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民意 > 正文

為什麼我不喜歡川普 但擁護川普總統?

在上次的總統競選初期,一個奇怪的現現象出現了:共和黨和民主黨的總統候選人,都把矛頭一起指向川普,所有的關於他的負面新聞和大家的嘲笑、謾罵、侮辱,像潮水般地出現在所有的媒體中。只要川普進行反駁或回擊,就又加碼說他是個種族歧視、不尊重婦女、分裂美國的危險人物。甚至於共和黨的領導人和大佬們都和他決裂,表示不支持他。結果,又一個奇特的現象出現了,川普一分錢沒花在為自己作廣告(也可能沒人願意給他作廣告)上,可別人花了大價錢用於貶低川普的廣告,卻促進了像我一樣的選民對他的了解。於是乎,民主黨和共和黨總統候選人的廣告越多,罵的越凶,川普的支持率越高。不得已,共和黨的所有候選人全部放棄競爭,共和黨大佬們也只好同意推薦川普代表共和黨與民主黨候選人柯林頓進行最終的較量。

兩人確定了競爭關係後,原來的老朋友都拉下臉來,互相揭短、取笑對方,都說川普這個二杆子沒戲,結果奇蹟出現了:川普贏了,差點把柯林頓氣死,幾次拼了老命的努力,卻敗在一個毫無政治資本的“壞蛋”手裡,不甘心的很吶。民主黨人更是氣急敗壞,於是一場史無前例的對總統的人身攻擊、侮辱、謾罵和挖老底,搞調查,隨著川普宣布獲勝的那一刻起,就沒有停止過,打到川普,也成立民主黨人的唯一任務。

在川普的支持率高出柯林頓的時候,有許多人發誓說,如果川普當選,他們就不做美國人啦,要去加拿大。但川普確實贏了,當了總統,他們又說,他不是我的總統。可笑極了,總統,從來就不是某個人的或是某些人的,只要法律認定後,他(她)就是全美國人的,你說不是你的,有球用。結果在接下來的幾年了,這些不要臉的一個都沒離開美國(我估計加拿大也不會要那些無賴),倒是有許多非法移民去了加拿大,太好了,歷史又一次玩弄了那些想玩弄歷史的人們。

過去,我只知道川普是一個成功的商人,是一個老網紅,是一個有爭議的人,現在我知道他是一個守信用、說話算數的政治家,是一個能幹大事的人物,是一個不拘小節、大事不糊塗的領導者。是把美國利益放在首位的美國總統,是第一個不要工資(我沒有查過歷史)的美國總統。他是一個全能人才,他會打棒球、橄欖球、摔跤;他受過軍事訓練,他獲得MBA學位;他是一個成功的房地產投資、建築設計師和娛樂老闆;關鍵的是他是一個喜歡女人的大男人,而不是許多生理或心裡有問題的基佬。一個心裡有病的人,一個低級趣味的人,怎麼能領導美國和美國人民?

我也不喜歡川普的一些性格,包括柯林頓說的“大炮嘴”,有時候會“胡說八道”,但我認為,他還是一個誠實的人,有啥說啥,有時候不過腦子,不服輸,啥都有爭高枝的好強的人,是領導者必備的特質。這些除了與他的經歷有關外,說明他不是一個政治油條,靠說謊騙去選民的偽君子。

儘管有許多人和我一樣不喜歡川普那個人,但都投了他的票,因為我們相信美國需要強大,美國利益第一是正確的選擇。許多人不敢公開支持川普,是因為那些反對他的人非常極端,對支持川普的人恨之入骨。從一開始,民主黨人就一直在謾罵、侮辱川普,這次女足獲勝的那一刻,有許多人不再高呼“USA”,而是大叫“FTrump”。正像人們指出的那樣,這幫下流、卑鄙無恥的賤民,恨川普的程度超過了愛美國。這次大選,民主黨的目的就是要幹掉川普,不惜犧牲美國利益,凡是川普擁護的,他們就反對,凡是川普反對的,他們就擁護。

民主黨喜歡用卑鄙無恥的手段,陷害他人。從通俄到邊界阻止非法移民,用栽贓陷害的手段,這次又用奧巴馬時期對待非法移民的照片,說成是川普政府在虐待他們的上帝,結果被查出是奧巴馬政府幹的好事,要是一個正常人,就會挖個坑,把頭鑽進去,或者鑽進驢屁股里,可是這幫無恥的傢伙們,繼續詆毀川普的移民政策。

呂端大事不糊塗,川普的個性雖然有缺點,但是一個全心全意為美國利益服務的好總統。他知道應該做什麼,如何做,美國人一定會再次支持他。我對一些民主黨人們說過,你們想要戰勝川普,不能只罵、侮辱他,更不能罵他的支持者。民主黨必須說服川普的支持者,並證明你比他好,才能贏得這些人的選票。這又不是武力奪取政權,叫罵和欺辱就可以獲勝,要把選票贏回來才行。

美國需要正確的領導者,川普是目前最理智的選擇,是美國利益和中產階級利益最大化的途徑和執行者,選川普不會錯!

我敢預言,川普將再次獲勝,現在所謂的民調,是因為許多人不敢公開支持川普,因為那些惡狗們隨時隨地大小便,污染環境,讓你噁心。所以,人們在最後一刻,都會把票投向川普,就像我上次見到的一樣。

美國需要再次強大,而民主黨沒有這種意願或者不是他們的主要目標。川普成為你我的最佳選擇。_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來源:萬維讀者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民意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