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鮮事 > 萬花筒 > 正文

你的生活 會塑造你的容貌與氣質

在信義路上,有一個賣貓頭鷹的人,平常他的攤子上總有七八隻小貓頭鷹,最多的時候擺十幾隻,一籠籠疊高起來,形成一個很奇異的畫面。

他的生意頂不錯,從每次路過時看到籠子里的貓頭鷹全部換了顏色可以知道。他的貓頭鷹種類既多,大小也很齊全,有的鷹很小,小到像還沒有出過巢,有的很老,老到彷彿已經不能飛動。

我注意到賣鷹人是很偶然的,一年多前我帶孩子散步經過,孩子拚命吵鬧,想要買下一隻關在籠子里的小貓頭鷹。那時,賣鷹的人還在賣兔子,攤上只擺了一隻貓頭鷹,賣鷹者努力向我推銷說:“這隻鷹仔是前天才捉到的,也是我第一次來賣貓頭鷹,先生,給孩子買下來吧!你看他那麼喜歡。”我這才注意到眼前賣鷹的中年人,看起來非常質樸,是剛從鄉下到城市謀生活的樣子。

我沒有給孩子買鷹,那是因為我一向反對把任何動物關在籠子里而且我對孩子說:“如果都沒有人買貓頭鷹,賣鷹的人以後就不會到山上去捉貓頭鷹了。你看,這隻鷹這麼小,它的爸爸媽媽一定為找不到它在著急呢!”孩子買不成貓頭鷹,央求站在前面再看一會兒,正看的時候,有人以五百元買了那隻鷹,孩子哇啦一聲,不舍地哭了出來。

此後我常常看見賣鷹的人,他的規模一天比一天大,到後來乾脆不賣兔子,只賣貓頭鷹,訂價從五百五十元到一千元左右,生意好的時候,一個月賣掉幾十隻。我想不通他從何處搏到那麼多的貓頭鷹,有一次閑談起來,才知道台灣深山裡還有許多貓頭鷹,他光是在坪林一帶的山裡一天就能捕到幾隻。

他說:“貓頭鷹很受歡迎咧!因為它不吵,又容易馴服,生意太好了,我現在連兔子也不賣了,專賣鷹。一有空我就到山上去捉,大部分捉到還在巢中的小鷹,運氣好的時候,也能捉到它們的父母……”

我勸他說:“你別捉鷹了,捉鷹的時間做別的也一樣賺那麼多錢。”

他說:“那不同咧!捉鷹是免本錢穩賺不賠的。”

對這樣的人,我也不能再說什麼了。

後來我改變散步的路線,有一年多沒有見過賣貓頭鷹的人。前不久我又路過那一帶,再度看到賣鷹者,他還在同一個街角賣鷹,貓頭鷹籠子仍然一個疊著一個。

當我看見他時,大大吃了一驚,那賣鷹者的長相與一年前我見到他時完全不同了。他的長相幾乎變得和他賣的貓頭鷹一樣,耳朵上舉、頭髮揚散、鷹鉤鼻、眼睛大而瞳仁細小、嘴唇緊抿,身上還穿著灰色摻雜褐色的大毛衣,坐在那裡就像一隻大的貓頭鷹,只是有著人形罷了。

短短一年多的時間,為什麼使一個人的長相完全不同了呢?這巨大的變化是從何而來呢?我努力思索賣鷹者改變面貌的原因。我想到,做了很久屠夫的人,臉上的每道橫肉,都長得和他殺的動物一樣。而魚市場的魚販子,不管怎麼洗澡,毛孔里都會流出魚的腥味。我又想到,在銀行櫃檯數鈔票很久的人,臉上的表情就像一張鈔票,冷漠而勢力早。在小機關當主管作威作福的人,日子久了,臉變得像一張公文,格式十分僵化,內容逢迎拍馬。坐在電腦前面忘記人的品質的人,長相就你量架電腦。還有,跑社會新聞的記者,到後來,長相就如社會版上的照片……

原因是這樣來的嗎?或者是像電影電視上演壞人的演員,到後來就長成一臉壞相,因為他打從心裡一直壞出來,到最後就無法辨認了。還有那些演色情片的演員,當她們裸裎的照片登在雜誌,我們彷彿只看到一塊肥膩的肉,卻不見她們的心靈或面貌了。

一個人的職業、習氣、心念、環境都會塑造他的長相和表情,這是人人都知道的,但像賣貓頭鷹的人改變那麼巨大而迅速,卻仍然出乎我的預想。我的眼前閃過一串影像,賣鷹者夜裡去觀察鷹的巢穴,白天去捕捉,回家做鷹的陷阱,連睡夢中都想著捕鷹的方法,心心念念在鷹的身上,到後來自己長成一隻貓頭鷹都已經不自覺了。

我從賣鷹者的面前走過,和他打招呼,他居然完全忘記我了,就如同白天的貓頭鷹,眼睛茫然失神,他只說:“先生,要不要買一隻貓頭鷹?山上剛捉來的。”

這使我在後來的散步里,想起了三千年前瑜伽行者的一部經典《聖博伽瓦譚》中所記載,巴拉達國王的故事。

巴拉達國王盛年的時候,棄絕了他的王后、家族和廣袤的王國,到森林裡去,那是他相信古印度的經典,認為人應該把中年以後的歲月用於自覺。

他在森林中過著苦行生活,僅僅食用果子和根菜植物,每日專註地冥想,忽然看到一隻母鹿到河邊飲水,隨著又聽到不遠處獅子的大吼,母鹿大吃一驚,正要逃跑的時候,一隻小鹿從它的子宮墮下,跌入河中的急流里,母鹿害怕得全身顫抖,在流產之後就死去了。

巴拉達眼看小鹿被沖向下游,動了惻隱之心,便從河裡救起小鹿,把小鹿帶在自己身邊。他從此和小鹿一起睡覺,一起走路、一起洗澡、一起進食,他對待小鹿就如同對待自己的孩子,自己的心念完全系在小鹿身上。

有一天,小鹿不見了。巴拉達陷入了非常焦躁的意念里,擔心著小鹿的安危就像失去了兒子一樣,他完全無法冥思,因為想的都是小鹿,最後他忍不住啟程去尋找小鹿。在黑暗森林裡,他如痴如狂呼喚小鹿的名字,他終於不小心跌倒了,受了重傷。就在他臨終的時候,小鹿突然出現在他的身邊,就像愛子看著父親一樣看著他。就這樣,巴拉達的心念和精神全部集中在小鹿身上,他下次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成為一頭鹿,這已經是他的下一世了。

這是瑜伽對於意念的看法,意念不僅對容貌有著影響,巴拉達因疼愛小鹿,因而沉進了輪迴的轉動。那麼,捕捉販售貓頭鷹的人,長相日益變成貓頭鷹又什麼可怪呢?

和朋友談起貓頭鷹人長相變異的故事,朋友說:“其實,變的不只是賣鷹的人,你對人的觀照也改變了。賣鷹者的長相本來就那樣子,只是習氣與生活的濡染改變了他的神色和氣質罷了。我們從前沒有透過內省,不能見到他的真面目,當我們的內心清明如鏡,就能從他的外貌進而進入他的神色和氣質了。”

難道,我也改變了嗎?

在這個世界上,我們的意念都如在森林中的小鹿,迷亂地跳躍與奔跑,這紛亂的念頭固然值得擔憂,總還不偏離人的道路。一旦我們的意念順著軌道往偏邪的道路如火車開去,出發的時候好像沒有什麼,走遠了,就難以回頭了。所以,向前走的時候每天反顧一下,看看自我意念的軌道是多麼重要呀!

我們不止要常常擦拭自己的心靈之鏡,來照見世間的真相;也要常常照鏡子,看看自己的長相與昨日的不同;更要照心靈之鏡,才不會走向偏邪的道路。賣貓頭鷹的人每天面對貓頭鷹,就像在照鏡子,我們面對自己俗惡的習氣,何嘗不是在照鏡子呢?

想到這裡,有一個人與我錯身而過,我聞到栗子的芳香從他身上溢出,抬頭一看,果然是天天在街角賣糖炒栗子的小販。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麗 來源:林清玄《你的生活,會塑造你的容貌與氣質》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萬花筒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