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北美新聞 > 正文

中共推銷專制主義模式 威脅美國生活方式

美國朝野日益認識到來自中共的威脅。繼一名前情報官員呼籲川普不要成為第四位拯救中共的美國總統之後,國防部高級官員又警告:中共在威脅美國的生活方式。

“頭號重點是,中共作為一個國家,一個最大的國家,有能力改變我們在美國的生活方式,改變全球秩序。”據《Washington Examiner》報導,美國國防部政策次長約翰·路德(John Rood)7月20日在阿斯彭安全論壇上說。“安全問題思考者還沒有充分認識到,我們再次陷入了一場意識形態競爭。”

路德是國防政策高級顧問。他的這番話呼應國務卿蓬佩奧最近的警告:中共在北極和南美擴張影響力。

路德也告誡,中共不僅僅是一個經濟競爭者。“它在推銷專制主義模式,並且跟軍事活動密切掛鉤,包括戰略軍事活動和情報活動。”

正是出於這樣的意識,華盛頓對中國電信巨頭華為進行制裁。美國官員認為它是北京間諜活動的平台。

“中共在推銷國家專制主義……”路德說,“他們在全世界推銷那種哲學,我們看到它達到史無前例的程度。”

路德的這個警告在美國獲得越來越大的共鳴。今年三月,前白宮首席策略師班農(Stephen Bannon)推動成立了當前危險委員會,其宗旨是幫助美國公眾和政府了解中共對美國構成的威脅。在五十年代和七十年代,該委員會被用來宣傳蘇聯的危險性。

如果說幾年前,“中共威脅論”還是一種邊緣觀點,那麼現在,這種觀點越來越獲得川普政府的認同。《紐約時報》報導說,在華盛頓,對中共的懷疑和不信任佔據了上風。對中共的擔憂擴散到整個政府。從白宮到國會,再到聯邦部門,中共的崛起被毫無疑問的視為一個經濟和國家安全威脅,以及21世紀的決定性挑戰。

“這兩個制度是不相容的。”班農談及美中兩國說。“一方會贏,另一方會輸。”

在過去兩年,美中打響貿易戰。川普堅決使用關稅向中共施壓,逼其停止盜竊知識產權和強迫技術轉讓,停止補貼國企,向外企開放市場。

除了貿易戰,川普還加強打擊中共科技間諜和在美滲透行動。

四月份,休斯頓MD安德森癌症中心開除了三名亞裔教授。他們被控存在利益衝突和接受外國收入不上報。五月份,艾默里大學解聘了華裔神經科學家李曉江及其妻子李世華,理由是沒有完全披露來自國外的研究資金以及為中國機構工作的範圍。

去年六月,川普政府開始限制在敏感研究領域(比如機器人和航空)中國留學生的簽證。美國也開始禁止跟中共情報機構有聯繫的學者入境美國。

去年,美國國防部推出語言旗艦計劃,資助美國大學中文教學。美國國會在美軍支出法案中增加了一條修正案,規定凡是設有孔子學院的大學,都不能拿到國防部的中文培訓資金。該計劃的目的無疑是要將孔子學院趕出美國校園。

孔子學院被控是中共在海外拓展軟實力的工具,對中國留學生進行監督,在教學上則不準討論民主、人權、西藏、新疆和台灣等敏感問題。共和黨籍國會參議員克魯茲(Ted Cruz)說,孔子學院使美國的大學面臨間諜和知識產權失竊的威脅。

《紐約時報》報導說,反共情緒在迅速蔓延,共和黨、民主黨、工會領袖、福克斯新聞主播都在警告,中共擴建軍隊和先進工業的努力威脅到美國的全球領袖地位,美國應該積極回應。對中共的懷疑情緒瀰漫到中美互動的每個方面,官員們質疑中國在美上市公司、中國製造的地鐵車廂,以及中共收購美國社交媒體的舉動。

在過去幾十年,美國曾經試圖引導中國成為一個更加開放的社會,然而共產黨卻不斷的收緊對中國人民和經濟的控制。美國領導人現在面臨一個選擇:是繼續“接觸”之路——還是啟動一條決裂之路?

前情報官員、作家切特·納格爾(Chet Nagle)7月18日在當前危險委員會第七次簡報會上說,川普不應成為第四位拯救中國共產黨政權的美國總統。他所說的前三名拯救中共的總統分別是尼克松,喬治·布希和柯林頓。

“第一位拯救了中國共產黨的美國總統是尼克松。1972年他承認了中共政權,結束了其外交孤立,”納格爾說。

第二位挽救了中共的美國總統是喬治·H·W·布希。納格爾說,天安門大屠殺後,布希派了一個秘密的高級別代表團訪問北京,安撫中共說,美國不會迴避他們。去年他去世時,北京把他稱作“中國人民的老朋友”。第三位則是幫助中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的比爾·柯林頓。

華盛頓越來越多的人現在認為接觸政策已經失敗,美國應該同中共決裂。在四月份的當前危險委員會成立大會上,前白宮首席策略師班農、德州參議員克魯茲(Ted Cruz)、前眾議院議長金里奇(Newt Gingrich)共同呼籲警惕中共,贏得全場起立和熱烈掌聲。

他們稱讚里根總統對蘇聯取得的冷戰勝利以及他的“以實力求和平”理念。

班農站在講台上說:“這是我們時代的一個決定性事件。一百年之後,人們將因為此事而紀念我們。”

在五十年代和七十年代,當前危險委員會呼籲擴建軍隊、對抗蘇聯。在里根總統時期,該組織達到影響力的巔峰。十幾名該組織成員成為政府官員,包括國家安全顧問和中情局局長。但是隨著蘇聯垮台,該委員會漸漸退出政治舞台。

在2004年,該組織短暫復甦,這一次是警告伊斯蘭極端主義的威脅。然後在今年三月,隨著美中對抗加劇,該組織再次成立。

“他們(中共)不是蘇聯。但是這種政府控制、統治主義,永遠不可能長期存在。”白宮首席經濟顧問庫德洛說7月16日接受採訪時說,中共像蘇聯一樣崩潰的可能性一直是貿易戰當中的“暗流”。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楚天 來源:大紀元記者秦雨霏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北美新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