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軍政 > 正文

美國金融制裁劍指中國銀行

上海浦發銀行

在持續的美中貿易戰中,人們關注的主要是關稅或是華為公司的未來等問題。然而,還有一個領域可能受到重大影響,那就是中國大陸的銀行。

2019年6月25日,美國法官裁定,中國大陸三家大型銀行蔑視法庭,拒絕遵守違反朝鮮制裁調查的傳票,其中一家銀行可能會被凍結美元賬戶。

這三家銀行分別是中國交通銀行、中國招商銀行和上海浦東發展銀行。美國司法部指控這三家中國銀行與一家香港公司合作,為被制裁的朝鮮外貿銀行洗錢超過1億美元。

華盛頓郵報的報道說,面臨被制裁風險的可能是上海浦發銀行,若美方實施制裁,浦發將會被凍結美元帳戶,無法進行美元交易,相當於將銀行禁絕於國際金融體系。據了解,上海浦發銀行為中國資產規模第九大的銀行,該行在美國沒有分行,僅保留帳戶處理美元交易。

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耿爽對此表示,中共政府要求中資金融機構在海外的分支機構嚴格遵守當地的監管法律法規。然而“我們也一貫反對美方對中國企業進行所謂的長臂管轄”。

**金融制裁是把雙刃劍**

此次法庭裁決將使美國財政部長和司法部長有權根據美國愛國法第319條,終結所有浦發銀行的美元交易。這將意味著浦發銀行即使在美國之外也很難進行交易,因為大多數國際交易都是使用美元作為交易貨幣完成的。換句話說,在以美元為主的全球金融體系里,這無疑等於宣判了金融“死刑”。

“在制裁上,銀行比起很多其他中國公司來說都更加脆弱,因為他們需要美元和美國的金融系統來進行交易”,霍夫斯特拉大學(Hofstra University)法學教授古舉倫(Julian Ku)對美國之音說,

一般來說,為了讓一家違反美國法律的外國公司配合調查,司法部應當啟動司法互助程序,首先聯繫該國有關部門進行調查,並期許外國公司可能出現在美國法庭上。然而在過去,中共在司法互助程序方面並不與美國配合。

“美國實際上一直有能力使用制裁,但是選擇不這樣做,我想現在顯示美中關係以及進行合作的能力確實瓦解了。現在美國終於失去了耐心”,古舉倫說。

他表示,如果真的進行制裁,這不僅僅對於浦發銀行來說是金融死刑,對美中關係也將是巨大的打擊。但是他認為美國政府不到萬不得已,並不會真的施加這些制裁。

**應對中國全面戰略**

2018年2月,聯邦調查局局長克里斯托弗·雷曾將中共形容為“全社會方方面面的威脅”,需要美國“全社會方方面面的回應”。在這個概念之下,政府各部門也應當配合起來,解決美國境外有關國家安全的問題。

目前川普政府在處理中共貿易不平等問題上採用的是全方位回應戰略,也就是整合司法系統、執法部門、金融手段等各個方面進行回應。技術管制,金融規章,執法部門,貿易,都跟國家安全掛鉤。此項裁決給了川普政府針對中共的一個新的金融工具。

古舉倫認為,這種政策在一定程度上保護了美國很長時間沒有被保護的利益。處理的經濟間諜案件增多,長遠來看會產生威懾力,防止美國商業機密外泄。同樣的使用制裁,能夠警示中國公司不要再去繞過美國的制裁或出口管制。

“我想這會產生威懾效果,這顯示美國政府對此很嚴肅,中國公司在未來可能會更加小心,或者完全不去做這些行為。目前的情況也得到了中共政府的注意,也許中共政府以後會認真處理美國提出的要求”,他說。

他還說,過去一年美中關係冒出來的很多問題實際上已經長期存在,只是美國不想再等中共採取措施。現在美國一直在推動,部分原因是中共在這些問題上一直沒有進行合作。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時方 來源:美國之音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