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娛樂 > 大陸娛樂 > 正文

終審判賠 趙薇的財富豈止是縮水後果很嚴重

2017年11月,因以空殼公司收購上市公司,趙薇黃有龍夫婦遭到證監會市場禁入處罰,從此拉開了投資者索賠的序幕。昨天,杭州中院終審判決了第一起索賠訴訟,上市公司祥源文化和趙薇等自然人需支付投資者賠償款、利息合計54535.83元。第一筆判決之後,還有數百起乃至上千起索賠等在後面,明星趙薇開始吞下當年“蛇吞象”的苦果。

嚴格地說,“蛇吞象”並不犯法。趙薇的問題在於她的龍薇傳媒在自身資金準備不足,相關金融機構融資尚待審批的情況下,以空殼公司收購上市公司,且貿然公告,嚴重誤導市場和投資者。

5萬多的賠償,對趙薇來說不多,無需多慮,但今年1月一審判後,趙薇等被告方不服判決,提起上訴,原因就在於判例的示範效應。接下來的544起訴訟,金額共計5700多萬元。再接下來,當看到先行的投資者們拿到了真金實銀,在萬家文化這隻股票上損失了金錢的大小股東們也會加入到訴訟的行列,趙薇們擔心的群體訴訟很可能大面積地到來。那麼,以趙薇夫婦的資產,他們能應付的了如此多的賠償么?

2015年,趙薇和黃有龍夫婦以50億元身家晉級“新財富500富人榜”,成為首個入榜的明星。儘管黃有龍和他的大漠金海集團神秘莫測,趙薇的投資脈絡卻有跡可循。小燕子也曾經是“韭菜”,2003年幫助趙薇打理財產的哥哥把大筆資金投入到重慶路橋,位列第五大股東,此後還逐步增持。可在2007年大牛市的前夜,她卻從十大股東名單中退了出來,隨後重慶路橋漲了5倍,趙薇因此還大吐苦水。趙薇入市可謂流年不利正趕上一場大熊市。

可她的學習能力和眼界見識豈是一般演藝明星可比。和范冰冰一道入股趙薇哥哥趙健等人成立的唐德影視,兩位大紅大紫的女星完成了從演員到股東的轉型。憑藉二人的演藝水準和人氣,唐德影視順利上市,她們從台前轉型到幕後,並坐享唐德影視上市後的150倍收益。從此以後,趙薇再也不會成為韭菜,搖身一變,她有了割韭菜的資質和實力。

趙薇的不同於凡人在於她的跨界,和神秘資本大佬黃有龍的結合使她走上了資本玩家的道路。2014年12月,趙薇夫婦斥資25億元買入阿里影業9.18%股權的大股東。到2015年4月份時,阿里影業較上市之初股價大漲,趙薇夫婦身家共計暴漲約36億元。趙薇因此獲得了女版巴菲特的美譽。可實際上,隨後一年多,趙薇夫婦不停地拋售套現,哪兒有一點價值投資的影子,無非就是投機賺快錢罷了。

這對夫婦似乎很享受自己的“股神”人設,並利用之。婚後,他們越來越高調地以資本高手的面目出現。2010年趙薇生女時,媒體爆黃有龍身家估計達4億人民幣,五六年後就順利地滾雪球般到了50多億人民幣。夫婦兩人的朋友圈裡儘是中國生意場上的頂級富豪,黃有龍忙於在海外不停地註冊公司,除了“神秘”,還以呼風喚雨的能量自帶流量和話題。他們的收購,也因為“點石成金”吸引了投資者的跟風追捧。

這一切都中止於2017年他們企圖以50倍槓桿撬動的對萬家文化的收購。尖峰時刻,胡潤《2018胡潤全球白手起家女富豪榜》中,趙薇以夫婦共有的63億元上榜。這一次,媒體梳理了黃有龍擁有的眾多公司,主要分為“大漠”系、“一帶一路”系和“雲圖”系等,其中的重頭公司是大漠金海,這是黃有龍試圖介入蒙古國業務,開採蒙古國礦產的公司。但外界都知道,短短几年中國際大宗商品的走勢急轉直下,蒙古國的礦產開採並不順利,這個國家都陷入了深重的財政危機。黃有龍營造的政商資源氛圍,在舉國唯“芯”,投資者追捧自主創新的氛圍中,突然間便魅力盡失了。

一眾演員中,趙薇演而優則導,顯示出了非凡的抱負。當導演處女作《致青春》票房勁爆突破了7億元,她卻不急於拍續集,可見其眼光之深之遠。拍電影賺幾個億聽起來是天文數字,可請演員用錢、製作用錢、宣傳用錢、票房裡一大半收入還要給院線。而真正通過一部片子賺大錢的反而是資本玩家,通過一部廣為傳播的電影,他們足以撬動輿論,將相關上市公司的股價拉幾個漲停板。而資本市場賺錢,動輒幾十億,還無需繳稅,和炒股比起來拍電影也只能算苦力活了。

但人算不如天算,正是以她的離奇的槓桿收購為標誌,中國資本市場發生了一場深刻的變革,先是影視業光怪陸離的上市致富風被喊停,繼之以槓桿收購的資金鏈條被斬斷,接下來影視業的偷稅漏稅被撻伐被整治,連霍爾果斯口岸這個避稅港灣也被關閉了,趙薇也註銷了她在該地的公司。“陰陽合同”發酵一年後,演員片酬降了,稅收高了,頗有一批知名明星補了稅。對於大明星來說,首要任務是趕工補虧空,對他們來說這應該是“戴維斯雙殺”般的艱難時刻。今年的《胡潤全球白手起家女富豪榜》中已經沒有了趙薇的身影。

根據司法解釋和處罰告知的內容,2017年的1月12日到3月31日期間,買入萬家文化的股票,並且在4月1日之後把股票賣掉,或繼續持有的股民都存在著被誤導的可能,都可參與索賠。當趙薇宣布收購時,萬家文化市值最高漲到150餘億元,宣布籌措不到資金收購失敗後,市值損失了40億元,而到了證監會《行政處罰及市場禁入事先告知書》這段時間,萬家文化的市值又損失了40億元。投資者當然不會都買在了最高點,但數十億元的市值損失卻是實實在在的。

當然,雖是趙薇提出的收購,卻是上市公司萬家文化(後來的祥源文化)發出的公告,趙薇不是唯一的犯錯者,也不是唯一的被告。但在她財富縮水,事業艱難時刻,杭州中院的一紙判決,對她而言可謂“屋漏偏逢連夜雨”。一代明星、名導和股神,財富和事業的雙重縮水不可避免。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麗 來源:三聯生活周刊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娛樂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