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毛通過「四清運動」轉嫁罪責

為了調動各級幹部的積極性,一九六二年四月中共中央發布了《關於加速進行黨員、幹部甄別工作的通知》決定對大躍進以來所有被拔白旗、被劃為右傾飢會主義份子的黨員、幹部進行甄別平反,為這些人摘掉“白旗”、“右傾機會主義份子”的帽子。據鄧小平在相關會議上稱:(被“拔白旗”和劃為“右傾機會主義份子”)全國估計總有一千萬,影響的人數(他們的家屬、親友、同事…)有數千萬。

儘管劉少奇、周恩來、鄧小平、陳雲等的“調整、鞏固、提高”的政策已經取得較為明顯的效果,幫毛度過了危飢,保住了毛的“皇位”,但毛並不買賬。毛在一九六二年八月主持召開中央工作會議,又大講階級鬥爭,嚴批“黑暗風(指認識到當前情況的嚴重性的看法)”、“單幹風(指自留地、開荒、包產到戶等)”和“翻案風(指為被拔白旗者和劃為右傾機會主義份子甄別平反)”。到這年九月廿四日召開的中共八屆十中全會上,毛不再提他那臭名昭著的“三面紅旗”,而是強調階級鬥爭要年年講、月月講、天天講。毛聲稱在建設社會主義這個歷史階段還存在著階級、階級矛盾和階級鬥爭;存在著社會主義和資本主義兩條道路的鬥爭;存在著資本主義復辟的危險。

此後毛還提出辦一切事情都要以階級鬥爭為綱,並聲稱只有綱舉才能目張。老奸巨滑的毛把事實上已經不存在階級鬥爭和社會主義與資本主義兩條道路的鬥爭提到路線的高度,就使得毛在今後的黨內鬥爭中可以輕而易舉的將“階級敵人”、“資產階級的代理人”、“走資本主義道路的當權派”這樣一些罪名強加到被毛視為潛在對手(劉、鄧、周、陳、彭真等人)的頭上,令他們死無葬身之地。而劉、鄧、周、陳、彭真等人不知里就,居然還跟著毛在全國大抓階級鬥爭。

在一九六三年全國經濟形勢已全面回升後,毛為了全面推卸自己造成國民經濟全面崩潰、餓死四千多萬人的罪責,和證實毛關於許多地區民主革命不徹底、全國有三分之一的政權不掌握在我們手裡,掌握在(階級)敵人手裡的無中生有的論斷。毛在一九六三年二月召開中央工作會議,決定在全國開展“四清”運動,試圖把農村刮共產風、浮誇風、強迫命令風、強拆農民房屋、打人罵人、打死人、糧食減產、吃不飽飯、餓死人的罪責全部推到“四不清幹部”和“階級敵人”頭上。

通過“四清運動”毛不惜忍痛把一大批“大躍進”時期,實行毛的胡亂指示最堅決、“五風”颳得最厲害、產量“衛星”放得最高、反瞞產運動最下得手、上調糧食最積極、餓死人最多的緊跟毛的積極份子(毛內心深處是非常欣賞、看重這些緊跟他的積極份子的,但為了推卸洗涮自己的滔天大罪,冷漠無情的毛毫不猶豫地把這些積極份子拋出來作為自己的替罪羊)打成“四不清幹部”、“階級敵人”。

因為這些人民憤極大,毛忍痛犧牲這些緊緊跟隨他的積極份子,就是要把毛的胡作非為造成的一切災難的罪責都推到這這些人的頭上。毛要讓農民們知道,是毛領導的“四清運動”才把他們從“四不清幹部”和“階級敵人”的欺壓下再次解放出來,毛這個造成國民經濟全面崩潰、和平時期餓死四千多萬人(其中主要是農民)的罪魁禍首又把自己打扮成了深受其害的中國人民的“大救星”。

毛的這一現在看起來不可能有效的十分拙劣的技倆,在那個信息閉塞的年代、在數以億計長期被中共洗腦、灌輸共產極權教條的中國民眾面前還十分起作用。這使得當時許多不明真像的民眾把“大躍進”、“人民公社”、“大鍊鋼鐵”、大辦公社食堂…造成的巨大災難遷怒於“四不清幹部”和“階級敵人”,許多人居然認為毛和中央的政策是好的,是下面的幹部把事情搞糟了。

為了整肅、威懾青年知識份子(中老年知識份子早已被“解放”後的一系列政治運動整得服服貼貼,不敢“亂說亂動”了),因為只有新成長起來的青年知識份子,他們有知識有文化,也就有判別是非的標準和能力。其中不乏憂國憂民的熱血青年,他們之中面對“解放”以來毛和中共的所作所為,特別是“反右運動”、“大躍進運動”對國家和中華民族帶來的深重災難感到痛心疾首。其中的先知先覺者,已對中共及其倡導的共產極權體制的正確性、先進性產生了懷疑。他們之中已有人在思考、探索救國救民的新的道路。這種狀況毛和中共當局,早已通過遍布全國各行各業、各單位的密探、告密者、線人而有所察覺。

毛和中共當局決定在高校的青年知識份子中(主要是全國各高校的應屆畢業生)開展一場整肅運動,其性質與目的和一九五七年的“反右運動”相似。毛指使周恩來與高校部、中宣部共同制定了一個《中共中央八十五號文件》(是一份關於在高等院校學生中,主要在應屆畢業生中查處一批所謂“反動學生”的中央文件),該文件要求全國各高等院校每年都要在應屆畢業生中,按一定的比例查處一批“反動學生”,並組織全校師生對他們的“反動思想”(對其中思想特別“反動”的典型要組織全省高校師生聯合進行批鬥)進行反覆的檢舉、揭發、批鬥,然後將“反動學生”遣送農場“勞動教養”、“勞動考察”,以此來殺雞教猴,震懾全體師生。該文件從一九六三年開始實施到一九六六年因“文化大革命”開始才停止實施。

毛號召各級幹部都要下到農村搞“四清運動”,開始幹部們不知毛的葫蘆里賣的什麼葯,擔心將來又招來“左傾”或“右傾”的罪名,所以各級幹部對“四清運動”並不積極。因為毛為達到威懾、懲處、操縱手下各級幹部的目的,同一件事毛可以根據自己的需要,一會兒把它說成是右的;一會兒又把它說成是左的;一會兒把它說成是好的;一會兒又把它說成是壞的。

你無論怎麼緊跟毛,毛總是能找到借口給你加上某種罪名,對你加以打擊、懲處,而毛自己總是對的、總是立於不敗之地。這讓毛的手下在毛的面前總是戰戰兢兢、低頭認罪、接受懲罰、哀求獲得毛的寬恕。更何況這場運動要懲處的對象就是各級幹部,所以受到各級幹部的消極抵制也是情理中的事。

見此狀況,劉少奇為討毛的歡心,為緊跟毛的“偉大戰略布署”以鞏固自己毛的“接班人”的地位,指示組識部長安子文,安排各級幹部下到農村開展“四清運動”。劉指示說:“不下去的不能當中央委員,不能當省委書記和地委書記。”於是全黨動員,省部級幹部下去一百八十多人、地市級幹部下去一千多人,“四清運動”在全國各地分批次轟轟烈烈地開展了起來。

這一狀況令生性多疑的毛感到自己的話不不如劉少奇靈了。毛認為這是大權旁落、自己已被劉、周、鄧、陳等人架空的徵兆。此事更堅定了毛要儘快除掉劉、鄧,以消除對自己絕對統治地位的威脅。儘管劉跟隨毛干“革命”數十年,劉居然沒有把毛的本質看透,毛哪裡是真正要劉當自己的接班人,毛是想要劉、周、鄧、陳、林彪等人輔佐自己建立的毛氏王朝千秋萬代永續下去。

毛髮起“四清運動”的目的是想把自己領導的“大躍進”、“人民公社”、“大辦公共食堂”、“大鍊鋼鐵”等一系列異想天開的胡作非為給民眾(特別是農民)帶來的深重而巨大的苦難的罪責推到“階級敵人”和“四不清幹部”的頭上。

毛開展“四清運動”的方式是典型的毛氏手法,即:挑動幹部與幹部之間、幹部與民眾之間、民眾與民眾之間彼此爭鬥,毛和中共從中操縱,以達到運動的目的。毛和中共先從一部份地區抽調一批幹部組成“四清工作團、組”到另一地區開展“四清運動”,發動當地的貧下中農對當地的各級幹部、階級敵人進行檢舉揭發、批鬥、處分。等這個地區的“四清運動”結朿後,又組識這個地區原來被批鬥的幹部組成新的“四清工作團、組”對前一個地區那些來批鬥過自己的幹部進行檢舉揭發批鬥。

全國各個地區依此輪番進行“四清運動”。搞得各級幹部人人自危、惶惶不可終日,許多幹部、“階級敵人”被批鬥、毆打致殘、致死或被迫自殺,許多家庭被搞得家破人亡。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民主中國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