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動態 > 正文

橫河:中共迫害法輪功 從一開始就註定失敗

其實還有很多,就包括後來政法系統的迫害者被清算等等各種,到後來法輪功建立的傳統的媒體,突破網路封鎖,恢復傳統文化,這些其實對中共來說的話,每一步都是致命的,但是中共又沒有任何一個手段能夠對付這樣的,是超出了中共的能力和超出了中共的想像力,所以我說這是一物降一物,中共就真正的無可奈何的走向失敗。

2017年7月香港法輪功反迫害遊行。

主持人:朋友好,《橫河評論》歡迎您。

橫河:我是橫河,大家好。

主持人:今年的7月20日是中共開始迫害法輪功20周年,也是法輪功反迫害20周年,在全世界各地都有相應的活動,其中規模最大的是在華盛頓DC的集會和遊行。

星期三,美國總統川普也在白宮會見了宗教自由的被迫害人士,其中就有一位法輪功學員。我們在節目中,以前也多次談論過法輪功話題,因為其他媒體比較忌諱,不願意涉及這個問題,所以我們就比較關注,我們今天就來談一談法輪功反迫害20周年帶給大家的啟示。

橫河先生,法輪功反迫害20年了,如果要您用幾句話來總結他們這20年的歷程,您會說什麼呢?

橫河:這個很難總結,從我的角度來看的話,很簡單,就是兩句話,一個是中共持續20年的殘酷迫害,不僅沒有消滅法輪功,反而在法輪功反迫害的過程當中日漸衰敗。這個你看我們在過去20年當中可以看到中共的上升期和下降期,現在已經很衰敗了。20年的歷史已經證明中共這個全世界歷史上極少有的極權暴政,在法輪功真正的信仰面前敗陣了。要是我說兩句話就這兩句話。

主持人:中共政權現在的確是處於一個四面楚歌的境地,我們以前也多次談論過。我們來看一下法輪功的反迫害,他是非暴力的抗爭。而且法輪功學員沒有罷市、罷工、罷買,而是創造了比較特別的那個講真相的辦法來揭露中共的謊言,我覺得這個是挺有意思的一點。

橫河:是。

法輪功的非暴力抗爭是採用了非暴力手段,它不是一種策略的選擇,而是來自法輪功的修煉原則,他的修煉原則和他的行動,就是採用的非暴力行動,是一致的,他完全是來自每個人的內心,這個就比外部的約束要強太多,而且比任何一個運動當中的策略選擇要強太多。

法輪功還有一個特點就是講真相,講什麼呢?他講的真相是講法輪功是什麼,中共是什麼,中共為什麼要迫害法輪功,這個講真相其實對中共的打擊要更大。雖然法輪功不跟中共斗,這一點是肯定的,但是他所採用的東西,我把它叫做一物降一物,它不是針鋒相對,而是一物降一物。

所以中共為什麼這樣子打壓?你像一個發傳單,我有一個朋友,他的家人發了三張傳單判三年,一張傳單一年,他發了傳單就判刑,在這種情況下,法輪功學員還是要堅持講真相。這和法輪功的修煉原則是一樣的,他自己是能夠解釋得很清楚,就是他的內心和他的行動一致的。

他的想法是什麼呢?就中共造謠,很多人不明真相,也跟著中共,也就相信了中共的造謠,就對法輪功產生不好的印象。從法輪功學員的角度來看,如果這些人不了解真相,甚至是跟著做了壞事的話,他會跟著中共一起完蛋,因為中共迫害信仰,最終它是要完蛋的。所以法輪功學員就是以修煉人的慈悲為懷,就是希望人們在了解真相以後做出正確的選擇,他並不是說替別人做選擇,而是告訴你真實的情況是什麼樣的,然後你來做出一個正確的選擇。

這是一個法輪功講真相很不同的地方,就從外面的人來看的話,這是一個非常新的方法;但是對於法輪功學員來說的話,這是一個自然的過程,並不是他創造一個方法,不是說從方法上他有什麼創新,而是說他的修煉和他所用的方法,就是講真相,是一致的,是這麼一個情況。

主持人:我不知道您怎麼看現在這個「送中」,而且我發現他們跟法輪功學員學了很多招數,比如在有人集中的地區遊行,讓世界各國的遊客看到了港人的訴求;而且在最近在世界各地的香港人也發起了各種的活動,也向路人去派發傳單,講香港的情況等等,是不是也都是受法輪功這種反迫害經驗的影響?

橫河:法輪功在中國大陸和全世界持續20年的抗爭,應該說絕大部分,因為法輪功已經在世界上,至少我知道已經一百多個國家都有了,這樣的話應該說是世界上絕大多數的人,至少有相當大的比例的人都耳聞目睹。對於不滿意中共的人們,特別是在中共控制達到了一定程度的這些地區國家,他無疑能夠起到很大的啟發和鼓勵作用,人們沒有注意到法輪功抗爭的有效和對此敬佩,如果說沒有注意到這一點是不可能的。

香港有一個非常特殊的地方,它既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部分,它又有自己保持了「兩制」,至少到現在為止還是,尤其是以各種自由和法治為特點,形成了一個非常獨特的現象,這個現象其實有一個最典型的標誌,就是在香港仍然可以公開修煉法輪功,而在中國大陸不行。

注意,我這裡講的不是說在香港法輪功還是合法的,因為在香港固然是合法的,其實從法律角度上,在中國大陸也是合法的,就是和全世界任何地方都一樣。中共的鎮壓是非法的,違反它自己的法律,這個以前我們討論過很多次了。

那麼法輪功學員在全世界都去講真相,而香港的法輪功學員長期以來他就是在面對中共的最前線,所以他們的經歷最多,他們的經驗也最多。中共非常頭痛,但是卻無計可施,所以才搞了一個「青關會」,就專門來搞破壞。這個已經持續很多年了,港人幾乎每天都能看到法輪功的真相點,都能看到後來青關會的破壞。

其實在香港的法輪功學員他就是港人的一部分,而這個青關會你可以看作是中共的一部分。這就形成了一個什麼情況呢?就長期以爭取普選,「真普選」和爭取維護香港自由和法治的港人和法輪功在互相支持和互相借鑒。我想這個就是互相支持和互相借鑒的一個過程和一個部分。

主持人:您前面講就是說中共在迫害法輪功這個過程中越來越虛弱.那麼我們也的確看到就是法輪功這20年堅持不懈的和平反迫害,是中共70年來從來沒有碰到過的對手,但是我們還沒有看到法輪功的勝利。那您覺得法輪功用這樣的方式,他們能戰勝中共的暴力機器嗎?

橫河:這個其實是概念不一樣。中共的暴力機器在法輪功學員面前完全失效了。所以很明確,就是中共在這一點上是失敗的。對法輪功而言,他跟一般的政治團體不一樣,因為法輪功沒有世俗的政治訴求,你比如說一般的民運它有一個目標,就是建立一個什麼樣的政權;這個法輪功沒有,所以他也沒有說戰勝中共這樣的目標。因此我們就不能用一般的政治標準來衡量是誰勝利了。

法輪功的訴求是什麼,他有沒有達到呢?我們可以從這個角度來看。就是20年沒有改變的對中共提出的就是停止迫害,追究迫害元凶的罪行,這個我想是沒有改變。我們不講中共有沒有回應,而僅僅是列舉事實。這個事實和當事人的意願不一定有關,也就是說不一定是主觀上有了回應,但客觀上有這個事實。

首先就是迫害無疑還在進行,而且有的地方還相當嚴重。你像每年披露到海外「明慧網」的非法判刑人數都在上千,這還僅僅是披露出來的。那「活摘器官」的罪行,根據多方面的調查顯示還在進行,人民法庭也做了判決。

但這個過程當中呢,我們看到了有兩大結構性的變化,就是剛才我講的,就有這個事實,但不一定是主觀願望。一個是,迫害法輪功最主要的工具,中共的工具,就是勞教系統,在2013年被廢除了。這個系統從1957年就開始,是一個法外的懲罰機構,就是它沒有法律依據的,它是一個行政命令,但是就可以把幾十萬人、幾百萬人剝奪自由。國際人權機構曾經估計過,在迫害法輪功最嚴重的時期,整個勞教系統關押人員,一半以上,很多地方達到三分之二,是法輪功學員。這個它後來就廢除了。這是一個結構上的變化。

另外一個變化就是「610」。「610」辦公室是專門為迫害法輪功成立的,而且它一直在主導這個迫害。這個「610」辦公室它從一開始就是偷偷摸摸的,最先被中共中央一級官方公布它的存在,居然是在中央「610」辦公室主任李東生被查處的時候,才公布了這個組織,正式公布這個組織的存在。而這個組織到了2018年的時候,機構調整當中就併入了中央政法委和公安部,它是一個迫害法輪功的象徵性的機構,它已經不再獨立存在了。無論是什麼原因,至少它表現出來就是說這個迫害法輪功已經難以為繼了,而且是一個失敗的象徵。這是第一點,就是客觀上有這個事實。

還有一個事實就是,一部分迫害的元凶和主要的指揮者、執行者已經被清算了,儘管他們被清算的理由不是因為迫害,而是以反腐的名義。但這一點其實很說明問題,就以這個周永康為例。周永康進入中共中央最核心,就是政治局到政治局常委,而且成為一個最有權勢的人物,他完全這個過程是因為迫害法輪功,沒有其它任何原因。

就是當時他只是一個省級的,雖然是個比較大的省級的一把手,但他是完全是外行,在公安系統裡面他是個外行。他之所以能夠完全以外行的身分調到公安部當部長,就是因為當時江澤民信任他在這個迫害法輪功當中已經起的作用和將要起的作用,就相信他能起到他要的作用才把他調去的。周永康在任公安部長期間呢,他就同時擔任處理法輪功問題領導小組的副組長。當然後來這個領導小組改了名字。

那個時候是2003年初,一直到2007年十七大,周永康就接替了羅幹,成為政治局常委和領導小組的組長,就讓他全面掌控迫害法輪功,和全面掌控後來由迫害法輪功延伸出來的針對更廣大人群的一個維穩系統。正因為如此呢,雖然他在常委當中排名第九,他卻是九常委當中最有權勢的。由於通過迫害法輪功,周永康掌握了幾乎是無限的權力。所以最後他又變成了反腐當中打倒的最高級的官員,級別最高,常委級嘛。

而且它這個系統從領導小組的組長,就是從他自己到這個領導小組的副組長兼中共中央「610」辦公室主任李東生,再到公安部的26局,就是公安部內部的「610」辦公室原局長張越,全都是這次反腐過程當中被打下來的。一個系統中央級的全部一網打盡,沒有一個例外,它絕對是有原因的,就不會是沒有任何理由的。

不信神的人呢,當然你也可以從政治當中去分析,就是說他們因為有了超級的權力,所以導致了超級腐敗,而成為反腐的目標。但是相信神的就知道,這個就叫「現世報」。就是他迫害法輪功、迫害修煉人,因為這些迫害,他作惡多端,就得到報應。所以說這個過程你可以看到,就是我講的,它不是一個勝利的概念。

主持人:對,您剛才講的這個其實挺有意思的,就是您剛才舉的這兩個例子呢,表面上看起來它其實都是現政府它做了一個決定的時候是跟法輪功沒有任何關係的,但是從您這個角度解讀呢,您就會把它解讀成是一個現世報的概念。

那麼您以前在節目中說過,就是說中共對法輪功這一場迫害從一開始就註定是失敗的。那您為什麼這麼說呢?因為在法輪功之前,共產黨迫害任何團體其實都是非常順利的,包括宗教團體。就是如果說宗教信仰是一個非常主要的原因的話。那以前中共迫害,比如說佛教、道教,也是非常順利的,那為什麼到法輪功這兒就不行呢?

橫河:先講一下它迫害其它團體的情況。就在迫害法輪功之前呢,所有被迫害的群體,還不僅僅是宗教團體,就是他整體上沒有一個主觀願望,就是一種自我意識,主動地去反迫害,他沒有這個意識。

一種情況就是說在政治鬥爭當中失敗了,你像「土改」當中被迫害的地主、鄉紳、「鎮反」當中的前國民黨軍政人員啊,當這個政權,就中華民國在內戰當中失利了,退守台灣以後呢,這些被迫害者,就是留在大陸的,他幾乎不可能再組織起有效的抵抗。就是說他們原來的支持他們的是一個政權的力量,就中華民國政權的力量,當這個政權失去以後,他們當然就很難再組織起來有效的抵抗了。

那後來到了「三大改造」、「反右」等等,這些人本來他就不是中共的敵人,他當然就沒有一種作為對手的一種自我意識,是中共把他們打成敵人,就是說他們本來就沒有組織,也沒有抵抗的意志。那麼作為個體的話呢,他最多就是在爭取自保而已。就是能夠形成規模的抗爭,你要有抗爭的目標和抗爭的意願,如果兩者都沒有的話就不存在這個抗爭。

宗教團體有一點不一樣,宗教團體,就中國傳統的佛教和道教它主要是兩個部分,一個部分是入世的部分,它主要是和儒教同時組成的中國傳統文化,是中國傳統文化的組成部分。那麼它在這方面的作用是維繫人對神的信仰和維護人的道德,它講究的是自我修煉和修養。如果說不考慮這個文化部分,那麼另外一部分就是佛道兩家修煉人他實際上是出世的,他到山裡頭、在廟裡面,他跟世俗的這個社會沒有關係,所以也不存在有系統的對抗中共。

那到了現在,宗教內部自己也出現了很多問題,就是佛道教內部也出現很多問題,所以很輕易的就被鎮壓了。然後中共又成立了全國性的組織,還有滲透到各個寺廟的官方協會就取代了比如說佛教協會、道教協會,就取代了,這樣的話實際上就不存在反抗的問題,或者是抗爭的問題。

而從西方傳來的宗教它有比較成熟的組織形式,你像教會這些,這樣的話這個成熟的組織形式就很容易被中共要就是把它徹底消滅掉,要就是把它收編了。當然,在這些宗教團里裡面確實有很多很堅定的,這些人有的就被肉體消滅了,有的就長期坐牢,所以實際上他們可能對教會已經沒有影響力了,就是說最堅定的。

中共一方面去消滅宗教領袖和骨幹,就是像教會裡面的牧師或者神父這些;另外一方面它培植自己的人成立三自教會。也就是說它把消滅和收編兩手同時在做,確實起到一定作用。但是需要注意的是,中共從來就沒有完全控制這些宗教,至今都沒有,特別是西方傳進來的宗教,到現在為止,這些宗教的信徒的反抗從來就沒有停止過。現在中國的家庭教會,被人稱為「地下教會」的,仍然在抗拒中共的收編;而中共最近又強化了對三自教會的壓制。最近我看到一篇文章(說中共)正在驅趕更多的人進入地下教會,就是說並沒有真正的達到中共的目標。

而法輪功有很多特點,這些特點使得中共系統的對付原來宗教的這些方法全都不靈了。我個人一直認為法輪功有幾個特點是使得中共手段不靈的,一個就是信仰,就是他沒有後來宗教團體的那種形式,而真正的是出自內心的信仰。在形式上他主要是大道無形和以法為師。就是說他沒有組織,中共就沒有辦法用消滅組織結構的方法來解決。

所以說中共就碰到了一個並不是對手的,就是法輪功肯定不承認中共是對手,但是中共卻沒有辦法對付的,這就是中共在鎮壓法輪功的時候所遇到的前所未有的這種困境。

主持人:那您剛才講說,中共面對法輪功它有一個前所未有的困境,您能舉幾個例子來說明您這個說法嗎?

橫河:有的,我可以從早期一些情況來說明一下。一個就是當時中共在開始要迫害法輪功的時候,它首先面臨的一個大問題就是法輪功學員沒有違法,所以它不能用法律的方式來消滅法輪功。那怎麼辦呢?它就重啟一個已經放棄了的大規模政治運動的模式。所以說迫害法輪功它不是法律、不是法治,而是說是政治運動。所以中共被迫採用政治運動的方式,從一開始就表明中共已經失敗了。

第二個,是第一步就走了一條失敗的路,它按照對付成熟的宗教團體、宗教教會的這種方式,怎麼說呢,因為法輪功有各地的輔導站、有輔導員嘛,所以它在720那天實際上是大規模的抓捕全國各地的輔導站的站長還有各級輔導員,用這種方式,它就認為組織機構被它一抓起來以後,然後還搞了一些人在電視上面痛哭流涕,這樣的話它就覺得解決了。所以它們一開始的誤判,就是說三個月消滅法輪功,就這麼個來歷。

結果沒想到,就是在這之前,它看上去有這個形式,但是實際上那只是組織大家一起學法和煉功的,這時候,因為沒有了站長、沒有了輔導員,每個人就必須從內心來決定自己該怎麼做,所以說這時候他這個沒有組織的形式就開始真正起作用了,這中共就對付不了了。

剛才你講到它計劃三個月消滅法輪功,這是原來的計劃,但是三個月以後它才發現,法輪功前仆後繼的到天安門廣場去抗爭,所以它就被迫改變了這個計劃。那麼這個計劃怎麼能證明呢?就是說事實上我們沒看到這樣的文件,但是我們從兩個角度來看,一個就是它的宣傳,大規模的宣傳只準備了兩個多月、三個月,所以後來宣傳它有一個起伏,後來到三個月以後又降下來,然後又升上去,到天安門自焚,它偽造了一個天安門自焚以後又上去。這是第一點。

第二個是一開始迫害的時候,它以為三個月就可以解決問題,所以就沒有考慮立法的問題。一直到三個月以後,才發現它所有的手段都無效了,這時候它就想起來用法律了,這時候就補充立法,是三個月以後的事情。

那後來法輪功學員因為這時候沒有組織嘛,大家都到天安門廣場去抗爭,那是中共建政以後從來沒有遇到過的挑戰。中共是把天安門廣場當成它統治的象徵的,遇到這種情況從來沒有過,所以中共非常頭痛。當時中國的民眾也不熱心參與迫害,再加上天安門廣場抗爭,中共就導演了一個天安門廣場的自焚偽案。這個案子,中共是想用這種方式轉移全國人民來加入它的迫害。

但是事實上這個期間,法輪功抗爭就發生了一個重大的轉折,從時間點來說,正好跟天安門廣場(自焚偽案)有相應的關係。這個轉折點是什麼呢?就是從到天安門廣場向中共提出訴求,轉向對中國人民講真相,這一下就把中共最拿手的宣傳工具給變得無效了。因為法輪功他有相當大的基數人數,所以他的講真相的活動又起了很大作用。

那麼因為時間關係,這麼多,其實還有很多,就包括後來政法系統的迫害者被清算等等各種,到後來法輪功建立的傳統的媒體,突破網路封鎖,恢復傳統文化,這些其實對中共來說的話,每一步都是致命的,但是中共又沒有任何一個手段能夠對付這樣的,是超出了中共的能力和超出了中共的想像力,所以我說這是一物降一物,中共就真正的無可奈何的走向失敗。

主持人:那麼這次節目因為時間關係,我們只能討論到這裡,雖然還有很多其它的問題在法輪功20年反迫害中還有很多其實我們可以討論的,但因為時間關係我們就先講到這裡,其它的問題我們看以後有相應的機會的話再跟大家深入討論。好,感謝您的收聽,我們下次節目時間再見。

橫河:好,謝謝大家,再見。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時方 來源:希望之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動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