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存照 > 正文

程曉容:香港最黑暗一夜背後的黑暗

元朗恐襲折射出的,是中共操控下的香港黑社會化,以及「一國兩制」承諾的騙局。中共操作的軌道,與維護普世價值和法治文明完全背道而馳。如此,香港民眾的權益難以得到保障,就連生命安全也在「愛國愛港」的名義下受到嚴重威脅。

7·21日43萬人反送中大遊行後,中共出動黑社會攻擊示威者。圖為香港白衣暴徒在元朗攻擊示威人士、記者,多人受傷流血。(視頻截圖合成)

7月21日,香港元朗發生了恐襲事件,震驚國際社會。當晚,百多名白衣人以棍棒無差別追打市民,遇襲者包括遊行後返家的示威人士、記者、議員、地鐵站內的乘客等,45人受傷。有評論指,這是“反送中”以來香港最黑暗的一夜。

連日來,香港各界強烈譴責元朗恐襲,質疑警黑勾結,對林鄭的處理手法表示遺憾和嚴重不滿。一批法律界港人在聯合聲明中形容此事為“數十年來對香港的法治和秩序,以及市民的自由最嚴重的衝擊”,是對香港法治的公然侮辱,要求對此進行全面獨立的調查。

今次黑幫出動,企圖以暴力威懾示威民眾,結果卻是充分曝光幕後黑手——中共的真面目。

中共本性嗜血暴力亂港

“反送中”大遊行期間,香港警察被指過度使用武力,涉嫌濫用胡椒噴霧、催淚彈、橡皮子彈等,有的警察狠命毆打無意對抗的平民。元朗恐襲夜,警察接獲報警卻姍姍來遲,更有警署落閘,不理投訴。在網上流傳的視頻里,有警察和“白衣人”友好對話的場景。種種跡象令人質疑,港警已然變質,淪為與黑幫為伍、放行暴力、無視人民安危的紅色維穩工具。

本次“白衣人”手持鐵棍等器械,成隊行凶,有人不戴口罩,面帶笑容,甚為囂張。事發當晚,親共立法會議員何君堯與“白衣人”握手交談,向其道謝並稱之為“英雄”。何君堯之前曾在臉書上表示,如果示威者敢到元朗,就找人打他個片甲不留。

據港媒報導,民主黨元朗區議員黃偉賢透露,7月11日,元朗十八鄉鄉事委員會舉行就職禮,中聯辦新界工作部部長李薊貽是一位發言嘉賓,“當時他講話講到一半,就放下手上的講稿,說聽到有人會去元朗搞連儂牆,他說相信元朗的居民一定不會給示威者進去元朗搞事。”黃偉賢認為,此舉相當於中聯辦下達挑起暴力的“動員令”。

在另一個平台,五毛網路放言:“該抓就抓、該殺就殺。危害祖國統一的壞分子必須清除乾淨!”

於是,在元朗地鐵站內,鮮血飛濺,慘叫不斷。一夜間,肅殺之氣瀰漫,多國對香港發出旅遊警示。恐怖和混亂,正是中共亂港勢力團伙的目的。中共眼見抗議聲浪高漲,眼見國際聲援之勢洪大,它氣急敗壞,唯有動用黑社會人馬,卻正凸顯自身的黑幫本色。

崇尚暴力,是共產黨的本性;濫殺無辜,是中共建政以來的軌跡:殺地主富農,殺“反革命”,殺“六四”民運學生,殺法輪功學員……收買黑幫,為其所用,是中共的慣用手段。在大陸,公安涉黑是公開的秘密。在美國紐約的法拉盛、曼哈頓大中央車站,在台北街頭和校園,中共操控的華人社團都多次“展現”了駭人暴力。在香港特別行政區,青關會早已臭名昭著。海外親共分子身居民主社會,完全無視法紀,猖狂地搖紅旗、打好人,成為社會公害。

元朗恐襲系紅色暴力的升級發作,因為暴徒針對的不是某個中共仇視的團體或個人,而是無差別地毆打市民,旨在製造全港範圍的恐怖效應。由此可見,中共要鎮壓和控制的對象,不止是大陸的維權律師、異見人士、信仰團體、訪民,也不止是抗議修訂《逃犯條例》的人群,而是在法治區域內的所有自由人。

7月21日晚間,香港元朗爆發嚴重流血衝突,白衣人群毆市民,外界質疑有黑道介入滋事。(授權視頻截圖)

中共滲透香港分裂社會

“反送中”活動開展以來,從特首漠視民意,到警隊的反常表現,再到傳媒報導的有失客觀平衡、親共人士的囂張以至黑社會悍然發動襲擊,這一切都顯示出:中共對香港的滲透,到了何種驚心的境地。

例如,親共媒體在報導抗議場景時,有意渲染衝擊立法會等衝突的情形,播放和平抗議的畫面卻明顯不足。再有,警方事先知悉元朗地區可能會發生暴力行動,卻反向行事,令市民求助無門。一位現場目擊者鄧先生說,下午就見到“白衣人”集結,晚上事發後,10分鐘後救護人員趕到,而半小時內仍無警員出現。

7月20日,建制派人士發起“守護香港”的撐警集會,《香港經濟日報》副社長石鏡泉在會上揚言,要向元朗鄉親、深水埗街坊學習,可用藤條及水喉通“教仔”,即打人,一時輿論大嘩。

7月24日深夜,親共議員何君堯發布一條視頻,對支持抗議行動的議員朱凱迪說:“前面的路,一條是生路,一條不生路,”“你要選擇的是哪條路,你早點決定。”他的言論被視作向朱發出死亡威脅。公開資料顯示,何君堯仕途升遷,一路得到中共扶植,人送外號“西環契仔”(因中聯辦地處西環)。

德國之聲報導,香港城市大學研究有組織犯罪的專家盧鐵榮向美聯社表示,是次襲擊的規模顯示,這或有可能是由黑社會組織、承諾有報酬、聚集鄉民參加的行動。他說,像7月21日規模的襲擊所需要的報酬可達1000萬港幣(約合128萬美元),實際參加者每人可能得到酬勞2000港幣(約合250美元)。

1993年,時任中共公安局局長陶駟駒訪問香港時公開講過,“黑社會不是鐵板一塊,當中有些人也是愛國愛港的”。當時他的這一招安言論引起一片嘩然,等於釋放了收編黑社會的信號。

在香港,凡是被中共收買、脅同,聽命於中共者,即被中共稱作“愛國愛港”,而敢於抗共的正義人士被扣上“港獨”或“反華”的罪名,成為政治暴力、實際暴力的攻擊對象。

中共經過幾十年的精心部署和運作,使得香港政界、商界、警界、傳媒和文娛界及地區社團等領域都被嚴重滲透,導致內部分化。本次“反送中”期間的警民對峙等衝突即是中共製造的民眾對立、社會逐漸分裂的一層顯像。

逾400名香港行政主任譴責港警失職,對政府處理反送中抗議手法表遺憾。(網路圖片)

結語

元朗恐襲折射出的,是中共操控下的香港黑社會化,以及“一國兩制”承諾的騙局。中共操作的軌道,與維護普世價值和法治文明完全背道而馳。如此,香港民眾的權益難以得到保障,就連生命安全也在“愛國愛港”的名義下受到嚴重威脅。

此等無底線的恐怖恰恰印證了香港市民堅決抗暴的正確和明智,也令外界看清“紅禍”之烈。中共想把香港攪個天昏地暗,但卻自曝其黑社會底牌。事實表明:中共才是世上最大的黑幫和恐怖組織。它的存在,註定帶來暴力、動亂、虛偽、仇恨,破壞安定與和平。#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存照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