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好文 > 正文

韓雪剛:常識 顛覆你對世界的認知

——托馬斯·潘恩和他的《常識》

來自英國的托馬斯·潘恩(Thomas Paine)以「一個英國人」的筆名發表了他窮其半生的思考結晶,也是人類思想向文明的方向最巨大的一次躍升宣言,那就是《常識》這本書,說它是書有點誇張,實際就是幾十頁紙的一本小冊子,這本薄薄的政論小冊子闡述簡單扼要,卻字字珠璣,思想的前衛和高度不僅在當時是驚世駭俗,就是在今天,也不是所有的人類都能企及;內容的確如書名,全是常識!而那些常識卻徹底顛覆了人們頭腦里世世代代固化的認知

······

“中國人民一向欽佩美國人民的進取精神和創造精神。我青年時代就讀過《聯邦黨人文集》、托馬斯·潘恩的《常識》等著作,也喜歡了解華盛頓、林肯、羅斯福等美國政治家的生平和思想······”

——習近平2015年9月23日(當地時間22日)在華盛頓州政府和美國友好團體聯合歡迎宴會上的演講

《常識》這部作品和作者為何會受到如此高的推崇?

要講清楚,還得從美國的獨立說起:話說18世紀,英國皇室為了防止北美地區的殖民地擺脫對母國的忠誠和依賴,政治上高壓管控,經濟上壓榨抑制,加上殖民地各級官員貪污腐敗,對殖民地居民巧立名目,橫徵暴斂,如1765年,竟然無厘頭地設立了《印花稅》,該稅法規定:凡殖民地的商業契約、廣告、文書、新聞報紙以及一切紙質文件,都必須貼上印花,稅額從幾便士到幾英鎊不等,違者罰款或監禁,如大中小學生的畢業證書上都要貼一枚,貼就要交錢,不貼就是非法的;1773年的《茶稅法》讓皇家關聯的東印度公司壟斷茶葉的經銷及價格,不允許公平競爭;管制和鎮壓殖民地人民反抗的皇家軍隊的開支也要殖民地納稅人負擔等等,多如牛毛的苛捐雜稅和剝奪自由的嚴刑峻法最終逼使北美殖民地人民“造反”了······

華盛頓的大陸軍

由十三個州民兵“起義”組成的大陸軍在當時和現在看來,都只能算是“烏合之眾”,武器服裝馬匹都是自帶的,家裡有什麼槍就帶上什麼槍,沒槍就帶把刀,扛一根木棍來的也有不少,裝備簡陋,衣衫襤褸,更沒有受過正規的軍事訓練。華盛頓曾經寫道:”士兵們衣不蔽體,夜無氈毯,腳上沒鞋,赤腳行軍,從他們腳上留下的血跡,就可以找到他們的行蹤,他們幾乎經常沒有糧食······”

而殖民地的皇家軍隊筆挺的紅色軍服,高筒馬靴高幫帽,軍容威嚴,裝備精良,訓練有素,給養充足,作戰時隊形整齊,排槍齊射,戰鼓如雷,不論從數量和質量上都佔壓倒優勢。

大英帝國皇家軍隊

但大陸軍都是為了反抗壓迫爭取自由被“逼上梁山”的,既然“造反”了,就沒了退路,也不想被“招安”,所以個個都似“拚命三郎”,作戰非常勇敢,加上天時地利人和,靈活機動,屢屢獲勝;而“皇軍”們萬里迢迢來到殖民地服役,大多是為了“撈錢”發財而來的,真要上戰場賣命送死,這個,這個,呵呵呵······士兵厭戰,加上中世紀的戰術,講究氣派,僵化保守,往往陷入大陸軍的包圍之中,幾乎逢戰必敗!

儘管在戰場上北美的軍隊和人民團結一心,不斷獲勝,但人們思想上的困惑和迷茫卻顯露了出來,因為在他們傳統的認知里,有一些意識是根深蒂固的!如“我們都是女王的子民。”,“我們都是英國人或英國人的後裔。”,“我們為自己屬於日不落的大英帝國感到驕傲。”······雖然現在被逼造反,但我們只是追求公平自由正義,反對猛如虎的苛政,驅逐和懲罰那些貪官污吏,也就是說我們“只反貪官不反皇帝的!”對勝利後怎麼辦更是沒有頭緒,搞獨立那可是背叛祖國,有人敢想也不敢說,再說就算獨立了,誰當國王不也差不多?連華盛頓這些軍隊的最高領導人在戰鬥的間隙喝杯酒時,祝酒詞都仍然是:“為女王陛下的健康乾杯!”殊不知女王陛下卻在調兵遣將圍剿他們呢。

這時,來自英國的托馬斯·潘恩(Thomas Paine)以“一個英國人”的筆名發表了他窮其半生的思考結晶,也是人類思想向文明的方向最巨大的一次躍升宣言,那就是《常識》這本書,說它是書有點誇張,實際就是幾十頁紙的一本小冊子,這本薄薄的政論小冊子闡述簡單扼要,卻字字珠璣,思想的前衛和高度不僅在當時是驚世駭俗,就是在今天,也不是所有的人類都能企及;內容的確如書名,全是常識!而那些常識卻徹底顛覆了人們頭腦里世世代代固化的認知,如書中寫到:英國王室和貴族們並不神聖,並非天生的“血統高貴”,他們的祖先也是平民,而且是平民中作惡多端的“壞人”,靠血腥的爭鬥獲得了土地和財富,後代便成了“貴族”;殖民地人民被殘酷地剝削和壓迫,根源就是君王,貴族和特權政體,驅逐和消滅了貪婪的總督們,再上任的新總督也絕對好不到哪裡去,為免除下一代的苦難,走獨立建國的道路是必須,殖民地的人民起來擺脫奴役,為後代爭取自由和權利,是光明正大的正義,“忠君”的意識是愚不可及!他大聲呼籲:“讓我們為憲章加冕!北美的法律就是國王!”,“推翻國王這一稱號,把它分散給有權享受這種稱號的人民!”。“只要我們能夠建一個權力歸民的國家形式,把一個與眾不同的由人民授權的政體留給後代,花任何代價來換取都是值得和便宜!”

在《常識》里,潘恩第一次用常識的邏輯把社會和政府的定義明確區分,並引入“天賦人權”的概念,潘恩認為,人人生而平等!人的各種權利是與生俱來的,在沒有妨害他人的天賦權利情況下,任何人(包括君王)不得以任何理由剝奪;人類天生是社會性的,人們的相互需求和分工組成了人類社會,而管理社會的公權力應該是由人們為了防止相互侵害,為了個人的權利得到保護而讓渡出來部分私權構成,建立政府的唯一目的是為了公平公正的保護每個人的自由和安全,人民和政府的關係是一種社會契約,政府是基於人民的信託而行使公權力,人民可以依據政府的表現隨時收回原本就屬於自己的權力,再重新建立新的契約政府。潘恩還提出了自己獨特的憲政觀念,他說:“憲法是一種先於政府的東西,而政府只是憲法的產物。”“一國的憲法不是其政府的決議,而是建立其政府的人民的決議!”

《常識》的出版發行,就像在暗夜裡突然點亮的一盞明燈,一下子照亮了北美殖民地人民的前進道路,也徹底顛覆了人們頭腦里世世代代“遺傳”下來的認知和觀念,一名記者在進行廣泛的民間採訪後在報紙上發出調查結論:“很多讀過這本書的人立即改變了態度,哪怕一小時前他還是一個反對獨立,有著效忠女王思想的人!”在短短的幾個月內,《常識》就銷售了五十多萬冊,要知道,那時北美的總人口才兩百多萬,幾乎達到每家一本,成了“平民的聖經!”當它傳到前方的大陸軍部隊里時,沒有任何人組織,從上到下都如饑似渴地閱讀起來,不識字的士兵集體央求長官讀給他們聽,華盛頓後來說,這本書“在很多人心裡,包括他自己在內,引起了一種巨大的變化!”軍官們喝酒時的祝酒詞再也不說“為女王陛下的健康乾杯!”了,而是改成了:“為勝利乾杯!為獨立乾杯!”

如果你把《常識》和美國建國的《獨立宣言》放在一起看,你就會發現,不論是自由思想理論和獨立精神觀念還是人權至上理念和民主法治原則,後者都明顯是“抄襲”前者的,而且前者的文字描述更加激情四射,酣暢淋漓;美國建國時的先哲-《獨立宣言》的作者們也坦陳《獨立宣言》的思想精髓取之於《常識》,並對此“引以為榮”!《獨立宣言》作者之一,第二任美國總統約翰·亞當斯說:“如果沒有潘恩的筆,華盛頓的劍舉得再高,都是白費力氣!”也就是說,作為美國建國的精神和思想領袖,是潘恩高舉起了美利堅奔向自由民主的指路旗璠並衝鋒向前!

托馬斯·潘恩不僅是美國獨立戰爭的偉大旗手和美國的思想之父,,而且作為一個英國人,他也將人類個體的自由第一次用超越族群和國界的思想以及自己的親自實踐來詮釋了“人權大於主權!”的理念,使他成為人類歷史攀登思想峰巔的過程中,至今為止尚未有人超越其高度的登山先行者和讓後世仰望的“世界公民”,潘恩的思想不僅開啟了北美人民的民智,掃除了人們認知的蒙昧,而且對於整個人類文明的發展史都是一塊重要的里程碑,《常識》也註定成為人類思想寶庫里最璀璨的一顆明珠。

常識,是自然界最基本的現象或規律,也是人類認知中最樸素最珍貴的財富,也代表著不受任何意識形態影響的事實真相和終極真理!但遺憾的是,人類對事物和世界的認知大多來源於第一次的信息或反覆的信息衝擊,或來源於囿於種種偏見的教育引導或無人敢質疑的“傳統”認識;使得很多反常識的觀念固化成思維定式,例如,有一個約定俗成的口頭禪:“大河有水小河滿,大河無水小河干!”不知當初“發明”者是個人對自然現象認知的混亂或是刻意的思維誘導,以至於以訛傳訛代代相傳!常識是:自然界里任何一條大江大河,都是由無數的涓涓溪流和潺潺小河匯聚而成,無一例外!常識告訴你:那句口頭禪是對自然現象認知的反轉!

常識,不需要“專家”的論證,也不需要理論的支持,常識也不理睬任何冠冕堂皇的說教,常識也絕不認可觀念的“從來如此”,常識就是常識!常識的高貴之處就是她敢無所顧慮地告訴人們:皇帝沒穿衣服就是沒穿衣服!

任何理論或觀念,判斷其是真理還是謬誤,用邏輯思維的方式讓它靠近常識去參照,就會原形畢露;常識,能解放人類思想的困惑,常識,能清除人類頭腦的反智,常識,能顛覆你對世界的認知。

讓我們高喊:為常識加冕!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