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娛樂 > 國際娛樂 > 正文

全員惡人 但這電影簡直爽爆了

今天給大家聊的這部韓國電影,由壯漢演員馬東錫主演。在以往的作品裡,這位大叔經常扮演脾氣暴躁的黑社會或者警察。

比如《犯罪都市》里,他是一言不合就揮舞“熊掌”的鐵拳刑警;

在《鄰居》里,他又是氣場逼人的花臂黑社會。

不過,不論這些角色看上去多凶、台詞里有多少句“阿西吧”,馬東錫總能把“凶”演成“凶萌”。

最典型的例子,要數在他《釜山行》里飾演的摔跤手,不僅全程有勇有謀地打殭屍,而且兼具疼老婆的人設,全片有相當一部分淚點,就集中在這個角色身上。

正因為多次詮釋了性格層次豐富的人物,馬東錫給影迷留下了“馬可愛”的印象。

而最近,他主演的一部新片再次獲得了爆表口碑,咱們今天就一塊來看看——《惡人傳》。

這部電影在韓國上映後,不僅成為周票房冠軍,而且在韓國網站NAVER上的觀眾評分高達8.58,有46%的觀眾看過打出滿分。

原因之一,是馬東錫在片中飾演的黑社會老大張東書,還是那個“熟悉的味道”——

教訓人的時候,能自己動手就不麻煩小弟;

 

有人招惹到他,最輕的也是被他“徒手拔門牙”。

然而兇猛的同時,張東書內心也有善良溫柔的一面。

比如偶遇無處避雨的女學生,他會主動遞傘,瞬間變成“凶萌大叔”。

雖然人設很熟悉,但故事走向卻出乎意料,顛覆了傳統犯罪片的人物關係。

因為在片中,壯漢大佬張東書,是一起連環殺人案的受害者。

影片開場,城裡出現了一起駭人的命案。

凶手在半夜製造追尾事故,趁車主下車後放鬆警惕,便用刀瘋狂行刺,手段極為殘忍。

由於凶手沒留下任何有價值的作案痕迹,警方為此焦頭爛額。

但警察鄭泰錫卻看出了端倪,他覺得這起命案與之前的案子是同一個嫌犯所為,凶手是一個連環殺人犯。

然而,他的意見並沒有被上司採納。

不久之後,命案再次發生。這次的受害人,正是黑幫老大張東書。

他也是在半夜獨自開車,被凶手追尾,下車後便遭遇毒手。

雖然對方手法凶殘,但好在張東書平時一直在鍛(揍)煉(人),他幾經掙扎後刺傷了凶手,勉強躲過了一劫。

這件事很快被警方得知,也吸引了警察鄭泰錫。

他勸張東書跟警方合作,提供殺人犯的詳細信息,以便儘快破案。

一開始,張東書當然不想跟“臭警察”合作。

他一心想要報私仇,暗中派小弟收集線索,甚至找到了凶手使用的凶器。

但由於自己這邊無法鑒定DNA,幫派鬥爭又因為遇刺事件愈演愈烈,後來才不得不選擇跟鄭泰錫合作——

黑社會提供人力財力,警察提供技術支持,兩邊共享案件線索,誰先抓到,誰就有權決定如何處置凶手。

所以劇情到這裡,就變成了黑幫和警察聯手抓連環殺人犯。

而片名之所以叫“惡人傳”,是因為片中的主角配置,幾乎是“全員惡人”。

 

黑老大張東書不用多說,是個靠老虎機作弊發家致富的惡霸。

他表面上配合警察查案,背地裡利用自己收集的凶器證物,找人假冒連環殺手的手法,幹掉了敵對的幫派老大。

而片中的警察呢,也不是什麼偉光正的好人。

像鄭泰錫這樣的基層警員,辦案時囂張跋扈,為了讓張東書做證人,三天兩頭去他開的老虎機廳“查水表”。

而中高層警官,比如鄭泰錫的上司,則直接跟黑社會有來往。

只要手裡的案件涉黑,他就負責洗白,對於近期發生的連環殺人案,他壓根不上心。

可以說,整部電影的劇情,用片中的一句對白就可以概括——兩個壞人會抓住最壞的人。

基於這個共同的目標,片中出現了犯罪片里不常見到的情節,警察和黑社會各自發揮自己的優勢,聯手追捕變態殺人犯。

而諷刺的地方在於,有了黑社會的協助,破案效率節節攀升。

張東書的小弟們不僅發現了凶器,還找到了凶手曾劫持的一輛私家車,上面留有不明血跡。

根據DNA檢測的結果顯示,凶器上殘留的是受害者的DNA,而車上的血跡,則來自一個叫姜京許的男人。

等鄭泰錫查到這個人的住處,才驚訝地發現他就是製造多起命案的連環殺手。

按照韓國商業片的套路,後面的情節其實不難猜到,在黑社會和警方的聯手追捕下,殺人犯最終被活捉。

但這部電影的結局並沒有止於犯人被抓,它獲得好評的另一個原因,是展現了之後的審判過程。

姜京許被抓之後,情緒異常淡定,被審問時死不承認罪行,嘲諷警察沒有直接證據。而且還說,按照韓國的法律,即便被判了死刑也“死不了”。

短短几句台詞,就揭露了韓國的現狀。

理論上,韓國法律有死刑制度。但實際上,從1998年開始,韓國就沒再執行過死刑,基本被歸納到了“已經廢除死刑的國家”之列。

所以片中的姜京許,才會氣焰囂張地說自己“死不了”。

殺人犯的這副嘴臉,很容易讓人聯想到另一部經典影片《素媛》。

那個犯下駭人罪行的犯人,不論面對法官還是受害者的家人,都是各種裝無辜、裝失憶,即便證據確鑿,也是一副“你們等著我出獄”的囂張態度。

安排這樣的情節,並非《素媛》這部影片要刻意煽動觀眾的情緒,而是真實案件中的兇犯趙斗淳,被逮捕後就一直在否認罪行,把鍋甩給“酒後失憶”。

入獄之後,趙斗淳沒有任何悔過之意,反而一直惦記著自己出獄後的生活,那句“你就等我出獄吧”,讓人不寒而慄。

之後的故事,想必小夥伴們都有所耳聞,《素媛》上映後,促使韓國加強了兒童性侵犯罪的量刑標準,甚至開始實施“化學閹割法”。

但這些法律方面的修改,也無法改變趙斗淳的刑期。2020年他即將出獄,誰能保證擁有17次前科的他,獲得自由後能痛改前非、不再犯罪呢?

正是考慮到這一點,韓國媒體公開了趙斗淳的相貌,還了解到他出獄之後,很有可能回到距離受害者住處500米的家中。

很多網友紛紛為媒體的曝光叫好,但同時也出現了不同的聲音——這算不算侵犯人權?

這個問題,在今天聊的《惡人傳》里也有所體現。片中的警察鄭泰錫和黑老大張東書,就代表了兩種截然不同的立場。

鄭泰錫認為,抓到凶手後,應該通過司法途徑治罪;但張東書認為,到處亂殺人的變態,不痛扁致死,難道還留著過年嗎?

所以張東書率先抓到姜京許後,二話不說把人胖揍一頓,但最終被鄭泰錫中斷了施暴,犯人也被送上法庭。

為了將其治罪,作為受害者的張東書主動出庭作證,當場展示了被刺的傷口。

他的證詞,最終讓法官判定姜京許死刑。

而最讓觀眾熱血沸騰的是,在姜京許入獄後,張東書也因為老虎機作弊被判入獄,在他的要求下,跟姜京許成為了獄友。

因為這個大叔始終咽不下那口氣,誓要讓變態殺人犯得到應有的懲罰。

這個大快人心的結尾,讓扮演黑老大的馬東錫再次圈粉,甭管國內還是國外,不少網友都表示想看“馬東錫扇人”、“馬東錫暴打殺人犯”……

而這樣的感嘆聲音越多,也越能引發人的深思。

觀眾想要在電影里看到主角手刃變態、以暴制暴,並不是迷戀暴力和血腥,而是在現實生活中,我們目睹了太多正義得不到伸張的事件,小到霸座辱罵,大到埋屍操場……

每當這類事件發生,理智的人們總是希望法律能夠給出一個大家都滿意的結果。

但法律並非完美無瑕,這就導致很多人把希望融進了電影里,所以在《惡人傳》里,伸張正義的反而是“惡人們”。

然而,離開電影回到現實生活,我們依舊要對法律和正義懷抱信心,在目睹眾多罪惡時,更要看見這個世界善良的一面。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有部電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國際娛樂熱門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