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動態 > 正文

程曉容:中聯辦欲與元朗襲擊割席 無法服眾

中共所稱的「愛國行為」,是無視道義,與黨保持一致、維護極權統治的行為。中共所謂的「守護家園」,實際上是守護中共以謊言和暴力統治的領地。在中共的強盜邏輯中,反對暴政,即是「反華」;維護香港的自由民主,便是「港獨」。而攻擊「反華」和「港獨」人士的暴徒,反成「英雄」。

2019年7月26日,香港,一群航空界職員在香港機場的接機大廳舉行集會抗議。圖為抗議人士表達心聲。(宋碧龍/大紀元)

日前,香港中聯辦通過中共半官方媒體表態,稱外界把中聯辦和21日元朗襲擊案聯繫在一起是“惡意抹黑”,還說“保留追究有關媒體和人士法律責任的權利”。

中聯辦此舉表明,它也知道,元朗襲擊突破了底線,觸犯眾怒,是一著臭棋。此時,它站出來譴責、闢謠,卻拿不出任何證據,很有些“此地無銀三百兩”的意思。

7月21日晚間,上百名白衣人在元朗毆打市民,被形容為香港幾十年來最惡劣的暴力事件。行凶者大規模有預謀、有組織而來,不是悄然,而是公然施暴,主要針對“反送中”示威者,而在出手時無差別地襲擊了大批其他市民。顯然,暴徒旨在嚇退抗議人士,製造恐怖氣氛,令人人自危。詭異的是,香港警察反應遲緩,甚至集體消失,眼見大批無辜民眾被襲而無動於衷。

對此,人人都會思考:誰最仇恨“反送中”抗議者?誰最習慣於使用暴力?誰與黑社會交好且有能力動用黑幫?誰有權力並膽敢令警隊放棄平暴的職責,反而與暴徒配合?

外界對於中聯辦在元朗襲擊案中角色的分析,系根據事實做出正常、合理的聯想和懷疑,並非臆斷。

7月11日,中聯辦新界工作部部長李薊貽在元朗十八鄉鄉事委員會代表就職典禮上說:“我相信這幾個月亦可以讓大家做一個充分的準備,亦不會讓示威者來到元朗搞事。”“即使有一班不理解的示威的人,真的是擲磚頭丶擲鐵枝的人,但還有我們一班堅定的丶有勇氣的,保護安寧丶守護我們家園的元朗的居民。”

在李發言10日後,示威者沒有去元朗“搞事”,反而是一班手持藤條、鐵棍的人沖了出來,見人就打。此外,“中聯辦的乾兒子”、親共立法會議員何君堯與白衣人握手並贊其為“英雄”的視頻流傳於網上,輿論嘩然。何君堯成為眾矢之的,卻拒絕與白衣人劃清界限,態度十分囂張。

自由亞洲電台報導,浸會大學新聞系高級講師呂秉權認為,中聯辦並未解釋李薊貽所言具體代表什麼,也沒有交代與何君堯的關係,只憑表態澄清,難以消除公眾疑慮。

河北維權律師張玉晨受訪時說,他仔細觀看了元朗打人事件的相關視頻,確信這就是中共的手法被搬到了香港。他表示,警察在大陸利用黑社會破壞維權行動,甚至冒充維權人員,製造混亂或暴力場面,給警方以鎮壓的借口,這種情形在大陸非常常見。

在海外,中共也策動了對持不同意見者的暴力攻擊。2008年5月,在紐約法拉盛,一批來自紐約華人社團聯席會、東北同鄉會和美國福建同鄉會等機構的人員在街頭圍攻法輪功學員。2008年6月,時任中共駐紐約總領事彭克玉在一段電話錄音中,承認策劃和操縱了這次暴力攻擊。

幾天前,7月24日,在澳洲布里斯班的昆士蘭大學,約50名支持“反送中”的香港學生在校園內和平靜坐抗議,200多名中國學生前去圍住了港生,用擴音器播放中共國歌,高喊中共宣傳口號,還有人撕碎了抗議者的標語,對其罵髒話。

7月25日,中共駐布里斯本總領事館發布公告,表示“肯定中國留學生自發的愛國行為”。澳洲外交部長潘恩(Marise Payne)回應強調,澳洲當局希望外國駐澳館處及其外交官員們,尊重澳洲國內的言論自由及合法抗議的權利,如果有任何外國的外交官員,試圖透過鼓勵暴力行為等方式來損害這些權利,澳洲政府會給予“特別關注”。

由此可見,中共所稱的“愛國行為”,是無視道義,與黨保持一致、維護極權統治的行為。中共所謂的“守護家園”,實際上是守護中共以謊言和暴力統治的領地。在中共的強盜邏輯中,反對暴政,即是“反華”;維護香港的自由民主,便是“港獨”。而攻擊“反華”和“港獨”人士的暴徒,反成“英雄”。

中共一邊耍流氓,一邊扮淑女,高喊對塗污中聯辦的“暴力和暴徒”“零容忍”,想要為鎮壓開道。豈料,它的顛倒是非的“愛國”與“英雄”說辭,在元朗恐怖之夜徹底露餡。目前,香港各界強烈譴責元朗暴徒,要求徹查此案。正邪分界愈加分明。外界看清,誰才是破壞香港法治、繁榮及發展的罪人。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動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