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人物 > 正文

中國大陸NGO遭遇「生死劫」 公益人寇延丁近期返回大陸嘗試擺脫恐懼

近年來,中共當局對意識形態的控制越來越緊,法治不斷倒退、公民話語權收窄。曾在中國大陸蓬勃發展的非政府組織(NGO)也面臨滅絕的危險。大批NGO工作者被迫離開中國大陸或者身陷囹圄,中國公益人寇延丁就是其中的一員。寇延丁在近日表示,出獄兩年後的她打算在今年8月底返回中國大陸,之前她已經在台灣休養了兩年,而她現在要做的就是擺脫恐懼。

公益人寇延丁

近年來,中共當局對意識形態的控制越來越緊,法治不斷倒退、公民話語權收窄。曾在中國大陸蓬勃發展的非政府組織(NGO)也面臨滅絕的危險。大批NGO工作者被迫離開中國大陸或者身陷囹圄,中國公益人寇延丁就是其中的一員。寇延丁在近日表示,出獄兩年後的她打算在今年8月底返回中國大陸,之前她已經在台灣休養了兩年,而她現在要做的就是擺脫恐懼。

中央社7月28日報導,中國公益人寇延丁曾參與農民維權。2008年汶川大地震後,從事受傷青少年救助工作,並探索發展在地化、可持續的救援組織,這在當年都是比較敏感的議題;除此之外,她也關注身心障礙群體,致力於推廣身心障礙美術家作品。

2014年,台灣發生太陽花學運,香港發生“佔中”運動,寇延丁正巧都在場,加上她在兩岸三地NGO里人脈很廣,當局以涉嫌“顛覆國家政權罪”將她關押了128天。2016年,她以訪問學者的身分來到台灣,繼續觀察台灣的民間團體,同時也療養身心。

寇延丁說,“我出來時就沒有想過不回去”。如果作個流亡者意味著要永遠把“會被抓”的恐懼放在心裡,這不是她要的;她很慶幸,即使被關押時,也努力做到不讓自己成為恨和恐懼的囚徒。

中國社會科學院大學日前發布報告指,中國社會組織面對近20年來最大力度監管、最嚴的登記審核。NGO現在被視為反動分子的溫床,成為掌權者眼中的敏感詞。

在當下中國大陸社會生態環境愈發糟糕之際,寇延丁回到大陸中共官方會不會繼續施壓?她表示也只能“聽天由命”。

寇延丁表示,自己回去後肯定不能像過去那樣參與公益組織了,但希望能過著種田的生活,讓這一年多來在台灣宜蘭深溝村身體力行友善環境的農業生活,繼續在家鄉延續下去,還要把對於開放性社群組織的體會帶到家鄉應用。她深信,避免威權決策的開放社群,是人類未來很重要的組織型態。

寇延丁這兩年在台灣出版或準備出版幾本書。除了《親自活著》這本關於土地、生活方式和食物主權的書,她的舊作《可操作的民主》也首次以繁體字版在台發行;書中將議事規則下鄉,打破了很多人認為“中國人不適合民主”的看法,證明基層團體也能實踐民主決策,不少地方政府都採購。

這些著作中,有香港中文大學教授、“佔中三子”之一的陳健民為其寫的序,其中有這麼一句“中國大陸是一個只有政府而沒有社會的社會”。

所謂社會,是指公民活動、參與所形成的公民社會。寇延丁說,公民組織的功能不僅在於釋放社會壓力,更是提升人的生命品質。

她的憂慮在於,當前的中共是強力的國家機器直接管理14億的個人,缺乏公民組織的自我管理和發展,“你(中共政權)不用擔心被顛覆,但遲早會被自己吞噬”。

關於中共的危機,她推薦閱讀作家王力雄的政治寓言小說《黃禍》。

王力雄在《黃禍》的前言曾寫道,中共除了政權以外,沒有任何因素可以在整體上對社會進行整合。政治反對派、意識形態、國家化軍隊、宗教、公民社會,這些任何完善社會所不可缺少的整體性整合機制,不是已經死亡就是被剷除,或是在壓制下無法生長。這種“穩定”之下,讓人感到最大的危機。

寇延丁認為,1949年後的中國大陸,不斷消解社會力量,雖然回到中國大陸能做的有限,但如果哪天機會來了、社會管制鬆動了,民眾還是要抓住機會參與社會建設,所以不能沒有預備。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時方 來源:希望之聲記者董筱然綜合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