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李鵬走了 百萬北京人背了30年的黑鍋何時可卸?

李鵬、江澤民

李鵬去世之後,《北京青年報》在刊登他逝世的消息下面,刊登了一幅青年學生手拿鮮花的彩色照片,有人認為這是別有用心,目前該報正在接受主管部門的嚴厲審查和追究。北青報的這一做法可能是無意的,也可能是有意的。北京的媒體人和全體市民不會忘記李鵬積极參与對北京屠城的滔天大罪。在六四30周年的時候,不允許媒體發聲,現在李鵬死了,正好有一個可以利用的發泄機會。如果是北青報有意為之,說明編輯們既有良知和膽識,又有高度的智慧。

李鵬死訊配“鮮花彩照”(《北京青年報》截圖)

當年北京市95%以上的人(包括絕大多數的高校師生、國家機關幹部、工人、媒體人,甚至軍隊各大總部的人)都支持學生運動。學生的訴求是反腐敗、反官倒,並沒有反對共產黨,也沒有反對鄧小平。在成千上萬張大字報和小字報當中,也有極少量反對共產黨和鄧小平的,這本來屬於正常現象,可是北京市委的領導李錫銘和陳希同等人把這些極個別的信息收集在一起,在趙紫陽出訪朝鮮期間,向李鵬主持的政治局常委會作了彙報。緊接著李鵬又向鄧小平彙報,聽不得一點批評意見的鄧小平被激怒了,把廣大學生的愛國行為定性為反黨反社會主義的動亂。根據鄧小平的指示精神,人民日報4月26日發表了社論《必須旗幟鮮明地反對動亂》,這又把愛國熱情高漲的青年學生激怒了,強烈要求收回這篇社論。鄧小平當然不答應,於是對抗就升級了。學生在天安門廣場靜坐和絕食,李鵬則宣布在北京戒嚴,大批軍隊開進北京市郊,受到廣大市民的阻攔。

為了聲援廣大學生的愛國正義行動,北京百萬市民舉行了聲勢浩大的遊行。這些市民幾乎包括了各行各業,尤其是首鋼工人的遊行隊伍最引人注目——幾十輛大卡車裝滿了鋼鐵工人,首鋼的大旗迎風飄揚,戰鼓雷動,氣勢如虹。遊行隊伍經過的地方,附近的老百姓和小商販主動免費送水、送飲料,情景極為感人,首都的各大媒體都做了報道。當時中央對北京的媒體短期失去了控制,所以戒嚴部隊不允許士兵看報紙,不讓他們了解真相,只對他們灌輸說北京有許多人反對中央,我們要去保衛黨中央。

在6月3日晚上開槍鎮壓之前,不論是在廣場上靜坐、絕食的學生,還是參加遊行的廣大市民,沒有發生過一起打、砸、搶、燒的暴力行為,學生和市民的和平抗爭進行得十分文明、理性。官府所稱的“反革命暴亂”完全是一派胡言,睜眼說瞎話,惡意污衊。在鄧小平下令開槍鎮壓、血洗京城之後,才發生打砸燒軍車的事情,那是因為北京市民的滿腔仇恨和怒火無處發泄造成的。官方的電視台先播放燒軍車和軍人的視頻,然後說北京發生了暴亂,解放軍不得不果斷鎮壓。他們把事件發生的先後次序和因果關係完全顛倒了過來,污衊北京百萬市民和青年學生髮動了反革命暴亂,企圖推翻共產黨的領導。

他們這麼一顛倒,把事件的性質完全弄反了。明明是士兵射殺在長安街兩邊圍觀的手無寸鐵的學生和市民,被他們篡改成射殺襲擊軍車和軍人的暴徒。這是明目張胆地顛倒黑白、栽贓陷害,無恥之極、可惡透頂!誰掌握了國家的宣傳機器,誰就可以肆意地歪曲歷史事實。許多外地人至今還相信官方電視台的宣傳報道。暴亂不應該鎮壓嗎?對燒軍車的暴徒不應該開槍嗎?所以把六四定性為反革命暴亂還有錯嗎?中宣部的詭辯術和無恥程度超過了戈培爾。

30年來真相一直被這樣歪曲著,善良的北京百萬市民和青年學生一直背著這口黑鍋,無處伸冤,一直憋著一肚子氣。你說他們對屠城的劊子手和栽贓陷害者能原諒嗎?能忘掉他們嗎?再過30年也忘不了!現在40歲以上的北京人都清楚地記得這件歷史大事。李鵬就是六四屠城的代表性符號,不會因為他的死而停止對他的清算。

六四慘案的發生,主要是因為鄧小平、李鵬等人在一幫小人的蠱惑下錯誤地判斷了形勢,用階級鬥爭思維和戰爭手段解決青年學生和人民群眾的批評意見和不滿情緒,造成了本來可以避免的大型流血事件,他們自己也成了千古罪人。趙紫陽先生對這次學生運動有比較客觀、清醒的認識,也有切實可行的對策,可惜他陰差陽錯地去了一趟朝鮮,讓李鵬之流鑽了空子,葬送了大好局面,製造了曠古悲劇,使中國出現了歷史大倒退。而李鵬除了參與屠殺北京人民之外,他頑固堅持修建三峽大壩也是禍國殃民的一大罪行,所以他是中華民族的千古罪人,死有餘辜。有人鑄造他的跪像,眾人對他進行鞭打,是他應得的下場。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華 來源:老貧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