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存照 > 正文

程曉容:黃琦被冤判12年 中共司法與民為敵

圖為2018年11月12日,已85高齡的蒲文清女士與劉正清律師,到四川綿陽市看守所會見黃琦。(網路圖片)

7月29日,中國著名人權活動人士、“六四天網”創辦人黃琦被以“故意泄露國家秘密罪”及“為境外非法提供家秘密罪”判處有期徒刑12年。

黃琦多年來為訪民、異議人士、法輪功學員等弱勢群體發聲,因而觸怒中共。對黃琦的量刑是近年來當局對異議人士最嚴厲的判決之一。藉此,中共極權釋放出了一個信號:它會繼續與善良民眾為敵,繼續嚴密封鎖真實資訊,並以法律之名行犯罪之實。

中共為何視黃琦為眼中釘?黃琦創辦了關注中國人權狀況“六四天網”,該網站於1999年上線,被視為中國大陸網路異見的先驅。20世紀末,六四天網率先在網路上公開發布反映法輪功學員人權遭到侵犯的報導,率先在網上公開反映六四死難者的案例,並且披露了其它大量人權案件。

由於“六四天網”的內容批評時局,黃琦曾多次被中共公安拘捕及帶走詢問。2000年6月3日,黃琦被逮捕,理由是“為六四鳴冤、為民運吶喊、為法輪功叫屈,擬把天網辦成中國第一個人權網站。”

2005年6月4日,黃琦刑滿出獄,他把“六四天網”改組為“中國天網人權事務中心”,創辦了中國大陸第一家綜合性人權組織。2008年汶川大地震後,黃琦積极參与救災活動,在網上撰文揭露“豆腐渣”工程。同年6月10日晚,黃琦被不明身份的人帶走;7月,他以非法持有國家機密罪名被正式起訴,2009年被判處有期徒刑三年,2011年出獄。

黃琦堅持抗爭,不向暴政低頭。他曾表示,對法輪功群體的迫害不僅在中國大陸造成千百萬民眾的受難,也嚴重毒化了中國社會的倫理道德理念。

據黃琦在2011年介紹,“六四天網”作為第一個發出法輪功學員遭迫害致死消息的中國大陸網站,其受迫害程度非常嚴重。他說,“10多年來,我們有上百義工入獄獲刑、失蹤,上千名支持者遭受各種形式的打壓,多少天網義工的家庭因此而走向分崩離析。”

2016年11月28日,黃琦在家中又被警方帶走,被羈押於綿陽看守所,直至日前宣判。黃琦曾經明確表示,拒絕承認所謂“犯罪事實”,因為連事實都沒有。

2017年11月,黃琦的母親、84歲高齡的蒲文清女士從四川進京,向最高檢察院、公安部控告綿陽警察虐待和陷害她的兒子。蒲文清告訴媒體,警方對黃琦說:“如果你不認罪,我們要判你好多好多年”。老人要求當局立即釋放兒子,她說:“他既不殺人又不放火,什麼壞事都沒做,憑什麼判他呢?”

2018年10月,85歲的蒲文清女士透過視頻發出呼籲,希望國際社會關注黃琦的現狀。她哭訴道:“我兒子是為廣大中國老百姓說真正的話,說出他們的冤情,他沒有罪。對方故意捏造證據陷害……我想見見我的兒子,在我有生之時能見我兒子一面,死也瞑目啊。”

當時幫助蒲文清錄製視頻的張寶成發推文說,一個有一點點人性的執政機關都不忍令這種悲慘的局面發生。

蒲文清先後向中紀委、公安部、四川高院、最高檢、最高法遞交了申訴材料。可是,她的訴求如石沉大海。今天,86歲的蒲文清等來了兒子被冤判12年徒刑的結果。

就在法院對黃琦宣判的同一天,中共港澳辦發言人就香港民眾“反送中”抗議行動召開記者會,強調要懲治暴力,維護法治。發言人稱,修訂《逃犯條例》之所以受阻,是“由於不少香港市民對大陸的情況和法律制度、司法制度了解不多”。

黃琦的案例不僅為香港民眾提供了新的證據,更向全世界表明:中共就是一個人性全無、無視法律的暴政。這是一個在人間製造最多冤案、殘害人民最甚、最冷血和殘暴的制度。70年來,中共習慣了把謊言、歪理與法律結合,製造各種迫害人民的借口和罪名。所謂“泄露國家機密”就是揭穿欺騙宣傳、傳播真實訊息;所謂“煽動顛覆政權”就是仗義執言,堅持真理;所謂“叛國”、“反華”,就是揭露中共罪惡。

中共慣以莫須有的罪名和流氓手段來懲罰善良、勇敢的公民,將中國拖入了法制失序、善惡顛倒的漩渦,給國家帶來恥辱,給人民帶來災難。它沒有資格談人權和法治。

黃琦等勇抗暴政的中國人值得敬佩。有人希望北京最高當局能夠特赦黃琦。黃琦不是罪犯。無罪釋放黃琦以及所有被非法關押的無辜民眾,實際上是當政者為自己挽回未來的一條路。#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存照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