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生態 > 正文

綠色情報員:紅色造壩運動 要命的洪水猛獸(上)

入夏,中國洪汛頻頻拉緊報。根據國際水力發電協會估計,2000年以來,全球新建水壩有一半位在中國。中國不只是全球水壩界的“壩主”,潰壩率更高居世界第一,一座座大壩有如洪水猛獸般,正在吞噬中國。

中國的造壩運動,打從1949年,築起一道分水嶺。擁有德國工程博士的中國學者王維洛指出,在這之前,中國只有23座大壩,當中還包括台灣在內,短短六十年,總計高達98,000座水庫,高危險群的水庫佔比相當可觀,中國水利部和國家防汛指揮部6月11日公布數據,現行病危水庫為16,000座,目前經過工程處理的有66,000座,這意味著82,000座大壩曾經列入“病庫”名單。

病危水庫遍布中國有如洪水炸彈

官方沒說的秘密是,修過的病危水庫,很容易又出毛病。去年夏天,山東壽光的猛爆洪災,箭頭即指向病危水庫。流經壽光的彌河,是一條很小的河流,兩百公里長的河道建了一百多座水庫,“最大的水庫是冶源水庫,還有兩座中型水庫,黑虎山水庫和嵩山水庫,冶源水庫兩度被列為病危水庫,卻都說修好了,而黑虎山也是一座病危水庫。”王維洛記憶猶新說,“當時黑虎山水庫的蓄水位達到臨界點,發現快要潰壩了,趕緊放水,泄洪量遠超過下遊河道的承受能力,所以造成水災。”

病危水庫頻頻潰壩,禍害殃及老百姓。

王維洛形容中國的水庫是“定時炸彈”,他表示,當年中共從蘇聯取經,為了防洪抗旱、廣建水庫,如今國家防汛抗旱總指揮部的首要任務卻是“保證水庫大壩安全度汛”,保護大壩擺在第一,中國網友說三峽工程非但不蓄洪,還反倒把水往下放,造成下游的湘江、鄱陽湖、贛江水位抬高,洪水災害跟著增加。

今年六、七月,一波波洪浪肆虐長江流域,“今年的雨下得多又急,很多水庫都在泄洪。”廣西桂林王先生抱怨手機一天要收到好幾次的泄洪通知,眼看著滾滾濁流淹沒農地家園,老百姓卻束手無策。

“事實上,我們看到三峽大壩完工後,中下游仍然常發生水患。”台灣成功大學土木工程博士賴明煌說,他多年參與防洪治理工程與水庫養護工作,“三峽大壩的壩體將近200米高,當水氣從東邊吹上來、往中上游輸送,剛好被大壩截斷,導致雲霧水氣沉降在中下游。”他分析華中和華南地區降雨集中的可能原因,“巨型工程產生的影響會更明顯。”

三峽大壩的防洪、抗旱能力均遭受質疑,設計疏失逐漸浮上檯面。

三峽大壩擋不了洪災,抗旱能力也付之闕如。王維洛指出,三峽大壩每年水位老是在145米至175米之間擺盪,因為洪水來了,水位要降到最低,而枯水之際,水位又要蓄到最高,以保證發電,這時候下游正需要水,大壩反而把水劫了,過去大家喊得響“洞庭湖、鄱陽湖縮小,變成大草原”,現在看不太到這樣的消息,因為聲音被封鎖了,而湖域的縮減依舊存在。

水庫高密度開發江河柔腸寸斷

中國採取梯級開發江河,無序廣建水壩,放眼望去,江河寸斷。“河流開發過度,是中國的一大隱患。”王維洛點出病灶,他引據瑞典水文專家撰寫的書籍《WATER》,“河流的開發程度最好不要超過5%,最高上限是15%。”他指出,開發程度指的是水庫的庫容量占年經流量的比例,或是佔整體河流水能儲藏量的比例,“中國的河流開發程度不是100%,就是80%,黃河、海河、淮河、遼河幾乎可以說是死了的河流。”

“長江流域有50,000多座水庫大壩,每座大壩不但開發程度大,而且強度也很高,每個大壩的距離都很短。”王維洛說,“在40公里內,中國可以蓋5座大壩,每座超過100米,有的河流一公里就有一座壩,生態循環功能徹底被破壞。”

有人說,中國沒有一條河流沒有水庫大壩的。賴明煌認為,中國河川遍布高密度的壩體,點和點串連出大規模的線和面影響,環境衝擊不容小覷,中國的水壩工程勢必影響鄰國,不能只從單一河川、流域來看,而要著眼廣域的整體效應。

中國潰壩率世界第一200多座集體瓦解

叫人捏把冷汗的是,中國的潰壩率高居全球第一,2011年水利部公布統計,從1954年有潰壩紀錄以來,中國總計有3,514座水庫發生潰壩。王維洛說,“每個統計數據不大一樣,中國每年潰決100多座水庫,應該是比較合理的估計。”

長江流域的水壩工程過度開發,洪災愈趨嚴重。

翻開歷史,中國多次發生水庫集體潰壩,有如骨牌效應。王維洛指出,1975年河南的板橋潰壩事件,當時潰了62座水庫大壩,1963年的海河潰壩事件則是潰決了200多座大壩,死傷人數迄今未公布。

王維洛認為,中國水庫潰壩的主因是工程問題,以板橋水庫來看,它屬於中型水庫,蓄水量為5億立方米,由於水閘門銹死、打不開,才導致潰壩,暴露長期未檢修,中國樹立的大壩失事碑文卻寫著“時值十年動亂”,把責任推給了時代因素。

金橋銀路鑽石壩貪污蝕潰水庫

中國崛起的時空脈絡,或許可以解釋高潰壩率,賴明煌分析,文化大革命以來,中國靠掠奪取得政權和資源分配,並非以科學主導工程建設,大壩設計疏失、偷工減料等問題層出不窮,反觀美國為全球水庫第二大國,水庫潰堤造成的傷亡人數有限,中國卻因水利問題導致幾十萬人的死傷。

王維洛感慨說,中國工程圈流傳一句話“金橋銀路鑽石壩”,蓋水壩的利潤最高。他特別分析六座水庫大壩的單位造價(每千瓦發電能力所需要的投資金額),三座為中國建築公司在緬甸、尼泊爾和厄爾瓦多建造的大壩,三座為國內大壩,國外的投資費用只要國內的三分之二至二分之一。

“腐敗是中國經濟發展的動力。”王維洛引用自媒體人九哥的評論,蓋水壩也成了經濟發展的動力,每一座水壩無可避免埋下“炸彈”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楚天 來源:RFA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生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