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娛樂 > 娛樂評論 > 正文

捨棄金雞角逐金馬《少年問道》探索文化之根

中國紀錄片《少年問道》角逐金馬獎。(圖片來源:臉書擷圖)

第56屆金馬獎報名7月31日截止,由於去年金馬獎風波,中方為阻撓陸片參賽,今年刻意將金雞獎舉辦日期與金馬獎選在同日舉辦,對峙意味濃厚。一部描述4名修道青年展開一場600公里朝聖之旅的中國紀錄片《少年問道》卻一反常態,決定報名角逐金馬獎。

徒步走600公里尋道感慨傳統文化被忽視

少年問道》由北京電影學院出身的中國女導演朱昱掌鏡執導,影片記錄4名修道青年,於今年一月寒冬時節身著黑色道服,以徒步、乞行方式、自北京白雲觀徒步走到山東棲霞聖地,展開15天、行走600公里的問道之旅。

為拍攝《少年問道》,女導演朱昱也如苦行僧般,與4名修道青年同樣忍飢受寒,僅能“日中一食”,一路經由天津、滄州、濱州、維坊、萊州、青島、煙台,歷時15天終於抵達山東棲霞“太虛宮”,完成了這趟600公里的尋道之旅,展現極其驚人毅力。

導演朱昱感慨,源自中國的道教,現今反而最被中國政府嚴重忽視,有些地方甚至連最基本的焚香都遭禁止。(圖片來源:Adobe Stock)

女導演朱昱感慨透露,源自中國的道教,現今反而最被中國政府嚴重忽視,有些地方甚至連最基本的焚香都遭禁止。

值得一提的是,朱昱也對於同樣取材道教、正在中國票房大賣,已經衝破11億人民幣票房的動畫《哪吒》不以為然,重批該片“劇情荒腔走板,畫風妖氣衝天”。

對中共打壓“異教徒”的抹黑有了新思考

對於中共打壓“異教徒”的抹黑宣傳方式有了新的思考。(圖片來源:Adobe Stock)

出發前,他們四人熱烈探討“乞食”的必要性,畢竟他們也沒窮到需要行乞,但最後為考驗心志,四人決定放下尊嚴、空著肚皮上路,過程中他們飽嘗人情冷暖,除乞討屢屢遭拒,也偶有遇到盛情款待。

出乎意外的是,他們在乞食過程中,尋常百姓通常是拒絕的態度回應,奉以盛餐款待的,竟常是基督徒、穆斯林及佛教徒等“異教徒”,讓他們不勝感慨也倍感溫暖,對於中共打壓“異教徒”的抹黑宣傳方式有了新的思考。

導演期望能與沒經歷“文化大革命”破壞的台灣道教界進行交流,更希望未來能來台拍攝相關題材。(圖片來源:Adobe Stock)

正當不少大陸片都不願碰觸政治話題、選擇“自我審查”,而不來角逐金馬獎之時,朱昱發願,如《少年問道》能夠幸運提名金馬,她將率演員來台與台灣電影界進行交流,並與沒經歷“文化大革命”破壞的台灣道教界進行交流,更希望未來能來台拍攝相關題材。

據了解,在陸片方面參與本屆金馬獎報名的還包括:由婁燁執導在國際影展表現突出的《蘭心大劇院》、胡歌主演入圍坎城影展的《南方車站的聚會》,以及今年台北電影節的閉幕片《地久天長》等。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華 來源:KZG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娛樂評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