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言論 > 正文

北京可能出兵香港 五件事打破常規觀點

北京可能出兵香港,五件事打破常規觀點。

7月31日,中共駐港部隊司令員陳道祥罕見地表態:絕不容忍香港極端暴力事件。與此同時,大陸官媒放出駐港部隊鎮壓民眾的宣傳片《出征》,展示各警種從海、陸、空對暴恐、暴亂以及犯罪活動打擊的能力,驟然增加北京香港軍事干預的可能性。

先前一般認為,北京不會輕易出兵干預香港事務,這不僅可能毀掉香港,一旦軍事等於觸動“核彈選項”,後果難料也難以控制,最後危及中共政權,除非北京當局完全喪失理智才會出兵。

然而政論家們的推理是站在正常人的思維邏輯上,以理性來思考的,我先前在《北京進退兩難施詭計香港民眾有一個最好辦法》一文中也表達了相同的觀點。然而,隨著事態的發展,我們看到,政府每一步所為都與民意背道而馳。

所以這時,仍然用理性的觀點來判斷非理性政府接下來的行動,恐怕會出現誤判。接下來,要以五個例子來讓大家看到,中共即便是面臨滅亡,也完全有可能違背理性出兵香港。

蠍子烏龜

第一個要說的是烏龜背蠍子過河的那則寓言:

“蠍子要過河,苦於不通水性,在岸邊逡巡;忽然見到烏龜在水濱休息,遂上前對烏龜說情,希望烏龜能背它到對岸去。”

“烏龜一見蠍子,早已魂飛魄散,遑論要背它渡河,當下自然婉轉推辭;蠍子不僅其毒無比,而且聰明透頂,烏龜的反應早在其預料中,因此不慌不忙地請烏龜不必害怕,因為如果蠍子螫烏龜一下,後者固然會葬身河底,前者不擅泳,亦會同歸於盡。蠍子耐心地分析這種利害形勢後,對烏龜真摰地說:‘龜兄,你想我會做這種害人害己的蠢事嗎?’烏龜一想,對啊,蠍子為了本身利益,一定會破例不下毒手的。於是決定做一次‘善事’。”

“烏龜背蠍子過河,最初相安無事,和平共處;可是,不一會,烏龜尾部突然感到一陣劇痛,接著暈頭轉向,知道被蠍子螫了一下,已中劇毒,生命危在旦夕,但它不明白蠍子為何不顧本身安危,因為它們正處河心急流,龜死蠍亡,對誰都沒有好處,於是它要從蠍子口中知道真相,不然死不瞑目,哪知毒蠍的回答出人意外,它說:‘龜兄龜兄,難道我不知螫你一下我們就會一同葬身河底嗎?可是,這是我們蠍子的習慣,要改亦改不來啊!’”

賭徒心態

第二個想說的是賭徒心態。經常有賭徒表示,即便他們在一直輸錢,但是賭博帶來的快感也會將他們一次次拉回牌桌或者老虎機旁。

諾丁漢特倫特大學(Nottingham Trent University)專門從事行為成癮症研究的心理學家馬克・格里菲斯(Mark Griffith)曾以5,500名賭徒為樣本,做了一項調查,他發現,賭徒會出於一系列動機去賭博:賭徒最大的賭博動機是“掙大錢”,接下來的動機是“賭博很有趣”和“賭博讓人情緒亢奮”。

這說明,贏錢並非是賭博的全部,很多賭徒進賭場的目的和贏錢幾乎沒有關係。

賭博是一種自我打賭的過程,賭博會成癮,以致賭徒被癮好控制,難以自拔。同理,權力也會使人上癮,沒嘗過權力滋味的人也許難以理解,但是爬上權力高位的人卻會沉浸其中,體會權力的遊戲帶來的刺激。

充滿矛盾的複合體

美國記者赫德里克・史密斯(Hedrick Smith)曾經提到,他認識的一個蘇共少壯派官員。他描述說,看上去此人是充滿矛盾的複合體。此人一方面在和朋友談話中批評時政,儼然是個改革家,另一方面,又對本國的政治感到自豪。這人清楚知道斯大林時代的恐怖,但與此同時,又對斯大林靠強權建立起一個龐大的紅色帝國而驕傲。一方面,他樂意向別人顯示其思想開放,另一方面,又對自己善於掩蓋個人觀點,對自己在黨內會議上以善於發言著稱而得意。史密斯說,這正是蘇共末代官員的典型——無信仰的機會主義者。

這段描述和今天我們看到的許多官員都十分相似,這也讓我想起“六四”前的情形。趙紫陽在《改革歷程》中談到,當時學潮爆發,本來中共高層很多人是希望和平解決事件,不贊成鎮壓的,然而到了後來,不少人都改變了初衷。改變原先意見的原因,我想一些是因為坦克進城不敢再說話,另一些人則是因為政治投機。

無信仰的機會主義者確實是矛盾的複合體,他們不以理性來作為決策的依據,而是根據嗅到的機會來進行投機。

沉船計劃

近年來,大家都知道中共有個“沉船計劃”。據知情人披露,“六四”前,東歐劇變,中共政權極度危機,於是制定了“沉船計劃”。六四鎮壓前,鄧小平已做了兩手準備,其中B選項是萬一鎮壓失敗,將緊急飛往巴基斯坦。當時幾架專機停在西山隨時準備起飛,機內實載黃金、美鈔,北海艦隊的132艦(第二護衛群)則啟動一級警戒,隨時準備起航。

隨著鎮壓成功,逃亡暫時擱淺,但這項計劃保留下來,後來中共高層組建了秘密籌備小組,以備末日逃亡。

現在距當時已過去30年,中共高層早已在全球布局,準備隨時出走。很多人會希望以美國為首的西方陣營對中共高層實施制裁,但是西方自由社會內部也存在各種勢力,中共高官多年的經營會使他們認為自己是有後路可退的。

最後的倒霉蛋

據學者研究發現,蘇聯末期,對蘇聯體制主觀拋棄最早的,並不是源自民間,而是在上層官僚集團。

蘇聯的施騙者們是全國最早知道歷史真相的,他們早已沒有理想,但出於共同利益樂於維持現狀,並謀求自身利益最大化。更惡劣的情況是,由於每一個局中的人,都知道這遊戲的結果,因此更加瘋狂地佔有公共利益並以高壓維持“秩序”,從而更猛烈地製造各種社會矛盾。

每個當權者都希望平穩渡過掌權期,並“擊鼓傳花”般將權力和整個局傳給繼承者。每一個接到“花”的在位者只需要考慮兩件事,如何儘可能地多攫取利益、如何全身而退。當然,“花”不能永遠傳下去,最後一個倒霉蛋則要償還所有前任的欠債。

天滅中共的大潮和十九大後國家主席終身制決定了,中共的“花”落在習近平身上可能再也傳不下去了。先不說習近平自己的抉擇,那許多身上有血債的中共高官,巴不得把責任都推到習身上,讓習承擔所有,因此,他們會抓住機會千方百計誘習出兵,雙手染血,當那個最後的倒霉蛋。

後記:

香港人守護香港的勇敢,讓我無比感動,每一次局勢發生變化我都憂心忡忡,如今,中共出兵香港的可能性增大,我更加擔憂卻無計可施。想到中共出兵香港的可能性時,我心中希望這件事永遠不要發生。我想對勇敢的香港同胞說,黎明前的夜最黑,但天一定會亮,天亮前,很多人會一直為你們祈禱。堅持,加油!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看中國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