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軍政 > 正文

川普新關稅左右中南海博弈 北京下狠手刺激中國經濟 失業潮保守數字達幾千萬

川普新關稅若如期上路,將衝擊中國消費品和科技兩類產品。學者分析,更受傷害的可能還有中國供應鏈和民營企業。美企思科將上海部門全部裁員。因三駕馬車中的貿易和投資已然啞火,中共出歪招引誘中國百姓過度消費拉動經濟增長。中國經濟下行和貿易戰引發失業潮,阿波羅網評論員王篤然分析,保守的數字都是超過幾千萬人失業。白宮表示,關稅對美國消費者的影響“微不足道”。時事評論員陳破空分析,川普加關稅,反能壓制中共強硬派,妥協派留出生存空間。中共表態,不得不反制,但沒提反制措施。

王篤然保守分析:超過幾千萬人失業

7月24日,中金經濟學家易峘和梁紅髮表研報指出,自去年7月以來,中國製造業總就業人數減少約500萬,其中約180萬到190萬與美中貿易戰相關。

報告說,500萬個崗位流失佔全口徑製造業就業的3.4%,佔全國總就業人數的0.7%。

報告認為,就業下降不僅受貿易戰影響,還受到國內結構調整和周期性因素的影響。

該報告的數據截止於5月底,未納入美國對2000億美元中國商品稅率從10%上調至25%的影響,這意味著實際失業規模可能會更大。

中國失業率對於中共來說是一個政治敏感問題,由於中共刻意隱瞞,外界很難得知中國確切的失業率數據。

早在2018年10月22日,中國大型網路媒體“網易”曾披露消息稱,2018年上半年,就有504萬家中國大陸企業宣布倒閉。但由於內容過於“敏感”,數小時後被勒令刪除。

阿波羅網時事評論員王篤然分析,中金公司有中共建設銀行控股的資金背景,其公布的失業率數據將受到來自中共體制的審查,很可能是經過修飾的,對於外界而言,這猶如霧裡看花。

王篤然論述,網易透露的數據稱,2018年上半年就有504萬家企業倒閉,就算平均一家企業只有5個人,當時的失業人數也超過2500萬人。而中共官方的中金的數字是僅製造業就失去500萬,還不是全社會的失業,其實這兩個數字加起來,保守的講,都有3千萬以上。如果加上製造業的連帶產業的失業,加上全社會的失業,保守數字,也是幾千萬人失業。

王篤然預測,在川普的這10%加上之後,中國的失業潮會漲的更猛,還可能加速。

新關稅將衝擊中國製造的消費性和科技產品

圖說:川普總統在白宮南草坪(2019年8月2日)

據彭博報道,如果美國總統川普對中國3000億美元商品加征10%關稅,如期在9月上路的話,將波及先前倖免於關稅戰產業,包括蘋果旗下產品,以及各項消費性產品。

根據美國零售業領導協會(RILA)的說法,包括服飾、玩具、居家用品和電器將很有可能漲價;高盛則指出,在川普欲課稅的3000億美元產品當中,有62%是消費性產品。

美國新聞網站“Axios”也整理一旦關稅上路後,受衝擊的其他產品將有,乳製品、鮮花、樹木、蔬果、辛香料、料理用油品、傢具、酒精飲料、服飾、電器、槍枝、運動器材,還有其他雜項如咖啡、茶、嬰兒用品及辦公室用品等。

中國產業鏈和民企也將受重創

據《自由亞洲電台》報道,新關稅還將重挫中國的產業鏈和民企。

報道引述人在香港的中國大陸金融學者賀江兵的觀點稱,美國採取的新一輪關稅,將重創中國的產業鏈,民企也將受到打擊。

賀江兵表示,“這次對民企打擊比較嚴重。智能手機、筆記本電腦,打擊最大的是蘋果這一類高科技公司在中國的產業鏈,他們會受到重挫。”

關稅對美國消費者的影響“微不足道”

圖說:白宮首席經濟顧問庫德洛2019年8月2日走出白宮西翼辦公室

此次關稅將對中國經濟造成更重打擊,但對美國而言似乎沒有什麼。

美國白宮經濟顧問庫德洛周五(8月2日)對媒體表示,關稅對美國消費者的影響將是“微不足道”,最大的經濟負擔將落在中共身上。

圖說:2019年8月1日,美國總統川普宣布,將對餘下總值三千億美元的中國貨品加征10%關稅,9月1日生效

美國總統川普則說,就算中國完全不跟美國進行貿易,美國也沒什麼大不了。

美企思科上海部門全部裁員

中國多家媒體報道,美國在華企業思科宣布,上海部門全部裁員。

報道稱,周四(8月1日),思科上海部門一大早通知全部裁員。但讓人震驚的是,思科給予的補償是N+7,據員工稱,技術人員人均獲得100多萬元的經濟補償。

據悉,思科上海部門裁員,主要原因是對中國未來的前景不樂觀。

中國異議人士王愛忠對《自由亞洲電台》表示,“對整個經濟環境,經濟走勢的不樂觀,這應該是主要原因。當然也是長期面對國內企業的不公平競爭,包括中美貿易戰升級,可能會導致思科的出口造成影響。”

公開資料顯示,思科公司1994年進入中國市場,在中國多個城市設立了20多個業務分支機構,號稱中國區員工超過5000人。該公司在上海設有中國研發中心。

為刺激經濟,中共引誘中國人過度消費

據大紀元綜合報道,中國經濟持續下滑,曾經作為拉動中國經濟增長的三駕馬車中的貿易和投資也啞火,為了維持GDP,中共瞄準了百姓口袋中的錢,“製造”各類消費熱點,讓中國人變本加厲去消費。

7月15日,中共總理李克強在經濟形勢專家和企業家座談會上,要求“培育新的消費熱點和投資增長點”。如增加養老、托幼、教育、健康等領域供給,拓展“互聯網+生活服務”。

現在中共為了維持經濟增長,中國社會充斥著“有錢就花,沒錢就借”的思路。如“買衣服下館子,信用卡,刷!出國旅遊,信用卡,刷!網上購物,花唄,借!白條,打!”等說法在網上隨處可見。甚至在中國大陸網路上出現了“暴花戶”這樣的新詞。這是指本身沒有什麼錢但特別敢消費,經常莫名其妙就能花掉一大筆錢的人。這些人之所以這麼敢花錢,最主要的就是近年來中共引導鼓吹“花花花”。

上海、北京、天津、重慶、西安、成都、濟南等一二線城市競相促進所謂“夜經濟”,被視為中共刺激民眾消費的另一個手段。

大陸網路流傳的數據顯示,2018年底,為了消費(不包括房貸數據),中國人欠各種金融機構的錢超過12萬億,而這還僅僅是從各種可以統計的機構獲取的數據。

7月3日,中共央行公布了2019年第一季度支付體系運行總體情況。截至第一季度末,銀行卡授信總額為15.81萬億,環比增長2.67%;銀行卡應償信貸餘額為6.98萬億,環比增長1.79%。銀行卡均授信額度2.29萬元,授信使用率為44.13%。

央行公布的數據顯示,中國人應償信用卡的信貸餘額:2013年底為1.84萬億,2015年底為3.09萬億,2018年底為6.85萬億,2019年一季度為6.98萬億。中國人借錢總額在節節攀升。

銀行卡授信總額,2013年底為4.8萬億,2015年為7.08萬億,2018年底為15.4萬億,2019年一季度為15.81萬億。

中共:不得不反制;但沒提反制措施

繼美國總統川普宣布加征新關稅後,中共外交部以及商務部紛紛表示,“中方將不得不採取必要的反制措施”。但沒有提出反制措施。

美國紐約時報1日的報道提到,中共商務部長鐘山近期加入中方貿易談判團隊,成為首席談判代表一事使得美中貿易磋商複雜化。這意味著北京的“強硬派”正在政府內部有關改革的辯論中贏得上風。作為“改革派”的中共國務院副總理劉鶴,則對美國希望中國實施的結構性經濟改革持更開放的態度。

陳破空:關稅反能給改革派留出生存空間

時事評論員陳破空2日在美國之音分析,如果川普不這麼做,而是像小布希和奧巴馬時代那樣,只是反感而沒有行動去反制中共,那也不能達成什麼協定。中共越來越強。習近平他們就更有理由說,看,我們共產黨領導的這個體制有用,我們一黨專政就是要堅持黨的領導,黨領導一切就是有用。這樣改革派和開明派反而會失聲,沒有生存的空間。

反過來,中美全面對抗,形成了中共內部兩種思維的碰撞。究竟怎麼做?是跟美國硬碰硬地做,一套左的做法?還是說,確實要調整不平等的美中關係,遵守世界貿易組織的規則,回到承諾上來?

如果這兩條路線能形成,未必改革路線不會佔上風。因為習近平儘管掌握了黨政軍大權,但從去年到今年來看,高層的反習勢力仍然存在,政治老人中對他的批評也存在。所以川普這次突加關稅這個舉動,加上香港的複雜局勢,可能會讓習近平在接下來的北戴河會議上處於不利地位,這種情況下反而有可能使中國的改革派、開明派有一定的生存空間。

阿波羅網陸凡客報道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王篤若 來源:阿波羅網陸凡客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