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存照 > 正文

李鵬既演了一個儍子,又演了一個惡人

——李鵬的生前身後評

該死的李鵬,咒他多次死了後,終於由官媒宣布:他真死了!

是被六四冤魂纏死、還是被三峽大壩變形嚇死?總之,他這六四鎮圧學生的大劊子手,三峽危險工程的大推手,他這一死,好像逃脫審判了。但美軍隨軍華人牧師熊焱說:按神學定義,人死後,靈魂,仍逃不脫審判。何況眼前,國內外、黨內外與網內外對他的聲討與譴責,我見不僅有30年前天安門的王軍濤、陳小平、鄧旭光等民主鬥士,還有揭露他在三峽工程責任的王維洛博士,與知情的李南央工程師,而網上民眾發聲,有如決堤洪水,甚至議論他火化後,他敢留骨灰嗎?或效鄧小平恐懼清算,撒骨灰下海呢。

鄧小平等六四寃案責任人,一個個離世,剩下李鵬,已成六四的符號。當下,他這死,便成為發泄六四沉寃與夙怨的出氣口矣!更因六四事件,由官方說它是“動亂”改說“風波”後,當下借發李鵬訃告,當局又改稱“暴亂”了。不管這是維穩之需,或警示當前香港局勢之用。我這耄耋老漢,見他們玩是非黑白,顛倒來顛倒去的,貫穿他們的那部黨史:

如劉少奇在九大,定成鐵案,叫叛徒、內奸、工賊還加中國赫魯曉夫,不又翻案為無產階級革命家嗎?康生、謝富治兩文革紅人,死時,封謚了多少偉大的頌辭,死後,又成了壞人,不僅開除黨籍,還趕出八寶山嗎?訃告上給李鵬作的歌功頌德,等於零,他在“六四”與三峽的罪責,抹不去,逃不了!

李鵬在香港出版他的那本《六四日記》及《三峽日記》顯然,已在推卸罪責。就曾引起陳希同質問:日記里說他是北京六四戒嚴總指揮,陳問:怎麼,現在才第一次聽到。現在李鵬死了,陳希同在陰間遇到他,不當面追問與扯皮嗎?總之,這筆歷史罪孽,由動亂改風波,再改暴亂,都是無用呵!以鄧小平、李鵬為首血洗天安門請願學生,屠殺“我以我血薦軒轅”志士後,他們就都釘在歷史恥辱柱上了。何況老毛對1976天安門那次清明四五運動,也未開槍,還說過:鎮圧學生沒好下的話哩!

六四殺的人,據英國情報部門調查,最近BBC公布的數字,竟達兩萬,超出袁木答記者的幾百,也超出戴睛報道的兩千數字的10倍,他們的數字,如鄧小平打的315萬右派,包括中右等,只謊報55萬一樣。甚至鎮反殺人,毛澤東規定按人口千分之一屠殺。不荒唐嗎?

1990年夏,我出行到北京,與商業部老段行至西單文化街,他是囯家計委原副主任段雲的親弟弟,稱64那天早晨,他上街小跑晨練到此,巳早晨9點了,還遇追殺一騎自行車學生,他見學生就死在這文化街口,離他幾步之遙。他還說:他鄰居也有孩子死於此鎮壓,然後長嘆說:這寃,不平反,行嗎?

已這年冬了,我胞弟受原志願軍同志之邀,赴京去取一部醫療器械,歸來告我:他買火柴抽煙,北京人聽他說四川話,竟怒聲回答:不賣!因為他們恨六四鎮圧劊子手,恰好鄧小平、李鵬與陳希同都是四川籍,一聽他四川話,就火了!對六四怨恨之深,於此可見。

而北京人哪知,這幾個北京紅色京官,怎代表四川?就在六四北京鎮圧幾小時後,當天上午,多少四川成都學生湧入人民南路廣場,在人民東路與軍警對壘,慘遭屠戮的事件,筆者還親眼目睹,三輪車拖著鮮血淋淋學生去一醫院。天安門亊件並非只北京百萬學生運動,而是全國幾十大中城巿,上千萬人的民主運動。四川與成都,是繼北京第二大被血洗的屠場。

那次鎮壓後,成都的民主派知識份子,怒氣怨氣的發泄,改用讀書會去迂迴傾吐,民間便找到李鵬作發氣對象,那時,李鵬在民眾口裡,他這屠夫角色,又變成儍子與小丑:

連中小學生在電視上聽李鵬念講稿,都笑他斷不了句,標點符號盡打到句子的腰桿上。又傳北京人以“李科長”稱他,說他那水平,只夠當科長,怨鄧穎超爭她的乾兒子李鵬做總理,太自私!

李鵬曾在成都實驗小學上過學。我聽這小學的教師說李鵬那年返校,請他題辭,他寫下“桃李滿天下”的桃字,左右兩點,寫成三點。俟後,他坐車過龍泉驛,見路邊小攤水蜜桃誘人,他去買,嫌報價高了,叫少一點,回答他的話卻是:你寫“桃”字,也愛多一點,怎麼買桃子,又要少一點呢?這段子,顯然是成都茶館茶客編來開涮他,以泄六四之憤呵。

人們編他最大的諷刺笑話是:東北洪水決堤,跳一排軍人未堵住缺口,再跳一連也未封住,有人說:李鵬來此視察就好了,他一人就可堵住,因為,他是天下第一大草包呀!他們又用笑聲,發泄了心中的惡氣。

俟後,人們對他的恨,又轉移到他力主三峽上馬,許多參予論證專家拒絕簽字,他也開工。建後未經驗收也發電。他的子女壟斷中國電力,李小勇李小琳被稱中國電力一哥一姐,也多嘲諷,互聯網上,很早就議論:在三峽大壩上,應塑下跪的三個罪人,除張光斗與錢正英,首先應是李鵬!

這話題未成現實,可是,美國加州塑的64紀念碑下,跪地的罪犯,李鵬巳在其中了哩。

可見,中國傳統說的:“青山處處埋忠骨,白鐵無辜鑄佞臣”,他們是逃不掉白鐵鑄的。

專制的北京中共,紙上訃告寫李鵬是64鎮壓的功臣,在民主的美國,塑的卻是罪犯,是紙上文字還是鐵鑄罪人,誰更經得起歷史的定論!還用說嗎?

蓋棺定論,筆者在李鵬的棺還未蓋就見到評他一生是:既演了一個儍子,又演了一個惡人,這頗矛盾的角色,似乎很奇葩。其實李鵬的儍子形象,只是某些局部,他的文化素質顯得劣,可在黨文化,應是高材生。據知情者云:他以遺孤身份而受到嬌貫,做孩童時便在政治局會議桌下穿來穿去玩,自幼耳濡目染黨棍們殘酷鬥爭無情打擊那些手段與風氣、可說是幼而學的科班生,深得其中三眜呢。

據李南央接觸李鵬的印象,她提供的歷史細節,對李鵬是入木三分之見:

因李銳任水利部副部長時,李鵬也是副部長。李南央說,開始,李鵬還是反對建三峽的,他畢盡學過水利專業,懂一些水利科學知識,也知弊大於利,他見鄧小平是主建派,立即拋棄反對立場,緊跟鄧小平。並成了籌建操作三峽工程領軍角色。甚至叫1/3反建三峽人大代表不參予投票,以只收到幾張反對票,便稱反對者很少而強行通過,投票程序不合法,其投票合法嗎?

當李銳任組織部副部長後,還兼青年幹部局長,組建接班梯隊時,李鵬與朱琳均愛上門來打探自已的終南捷徑。李銳曾給他吃定心丸說:既然你升上部長,必然就是總理人選了。他這從幼就受權力庇護豢養,深知權力是命根子,抓權掠權,應是內行老手。連趙紫陽這類政治精英,也遭他暗算,說他是儍子,不合實際吧?

照中共潛規則,應是會說紅話,卻擅做黑亊,嘴上說為人民,做的卻一切為上級為主子。你去做為民眾的事,必然被說你反主子即反領導,當然就是反黨了。李鵬正是緊跟權力與權威而爬上高位的“儍子”若用四川人的話評他應是:靣帶豬像,心裡嘹亮喲!

德國有個王蓉芬,上北京外語大學德語系四年級時,她看穿文化革命,竟上書毛澤東要求停止此害民禍國的運動人民,並宣布退團,後罪她反革命時,她帶上毒藥,到蘇聯大使館去自殺。被判20年徒刑。文革失敗,四人幫受審,王蓉芬平反出獄,後到德國成了社會學博士,現居德囯已幾十年。就這麼一位超越張志新女士的女英雄,我讀到他揭發李鵬蹊蹺生世的文章與證據:謂李碩勛犧牲後時間過長,李鵬才出生。1949年後,他與母親趙君陶很生疏,尤其趙任北京輕工學院黨委書記時,幾乎沒了來往。李鵬先叫鄧穎超為媽,後來又改稱大姐。王蓉芬以一貫對事認真進行人肉搜索,對李鵬到底是誰的兒子,提出質疑,立此存照,待歲月的逝水來水落石出,現出真像吧!

若你認清了中共國是逆淘汰的機制,便懂得為何趙紫陽、胡耀邦這類黨內精英,能被黨內姦邪陷害失敗,蠢笨其表,奸詐其里者,才是他人才〈奴才〉的選抜標準。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來源:HRIC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存照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