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生活 > 古詩古文 > 正文

詞中之龍 辛棄疾經典詞十首!

前言:辛棄疾是中國文壇豪放派的代表,平生以氣節自負,以功業自許,人稱詞中之龍。他擅長以文為詞,其詞藝術風格多樣,沉雄豪邁又不乏細膩柔媚之處。他的作品題材廣闊又善化用典故,既能抒寫愛國熱情,傾訴壯志難酬,也有不少吟詠祖國河山的作品。任何風格他都信手拈來,詞史上與東坡齊名,而他的人格與文采,盡在以下十首為代表的長短句中!

《青玉案·元夕》

東風夜放花千樹,更吹落、星如雨。寶馬雕車香滿路。鳳簫聲動,玉壺光轉,一夜魚龍舞。

蛾兒雪柳黃金縷,笑語盈盈暗香去。眾里尋他千百度。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

這首詞從元宵節絢麗多彩的熱鬧場面入手,反襯出一個孤高淡泊、超群拔俗、不同於金翠脂粉的女性形象,寄託著政治失意後,不願與世俗同流合污的孤高品格。辛棄疾欲補天穹,卻恨無路請纓。他滿腹的激情、哀傷、怨恨,交織成了這幅元夕求索圖。

《破陣子·為陳同甫賦壯詞以寄》

醉里挑燈看劍,夢回吹角連營。八百里分麾下炙,五十弦翻塞外聲。沙場秋點兵。

馬作的盧飛快,弓如霹靂弦驚。了卻君王天下事,贏得生前身後名。可憐白髮生。

在詞中作者用創造雄奇的意境,生動描繪出一位披肝瀝膽、忠一不二、勇往直前的將軍形象。在結構上前九句為一意,末一句另為一意,一句否定九句,前面的寫得酣恣淋漓,正為加重末五字失望之情。“壯詞”瞬間變成“哀詞”,陡然下落,戛然而止,無限悲憤不言中。

《永遇樂·京口北固亭懷古》

千古江山,英雄無覓,孫仲謀處。舞榭歌台,風流總被,雨打風吹去。斜陽草樹,尋常巷陌,人道寄奴曾住。想當年,金戈鐵馬,氣吞萬里如虎。

元嘉草草,封狼居胥,贏得倉皇北顧。四十三年,望中猶記,烽火揚州路。可堪回首,佛狸祠下,一片神鴉社鼓。憑誰問,廉頗老矣,尚能飯否?

作者登臨懷古,借古意以抒今情。上片稱頌英雄,然而英雄已逝,唯留“斜陽草樹,尋常巷陌”,更增悲壯。這首詞中用典雖多,然而這些典故卻用得天衣無縫,恰到好處。詞風豪壯悲涼,義重情深,意深而味隱,正是志士登臨應有之情。

《醜奴兒·書博山道中壁》

少年不識愁滋味,愛上層樓,愛上層樓,為賦新詞強說愁。

而今識盡愁滋味,欲說還休,欲說還休,卻道天涼好個秋。

此詞通篇言愁,上片描繪出少年涉世未深卻故作深沉的情態,下片寫出滿腹愁苦卻無處傾訴的抑鬱,通過回顧少年時不知愁苦,襯托“而今”深深領略了愁苦的滋味,卻又說不出道不出,寫出了兩種截然不同的思想感情的變化。表達了內心無限的痛苦之情。

《水龍吟·登建康賞心亭》

楚天千里清秋,水隨天去秋無際。遙岑遠目,獻愁供恨,玉簪螺髻。落日樓頭,斷鴻聲里,江南遊子。把吳鉤看了,欄杆拍遍,無人會,登臨意。

休說鱸魚堪膾,盡西風,季鷹歸未?求田問舍,怕應羞見,劉郎才氣。可惜流年,憂愁風雨,樹猶如此!倩何人喚取,紅巾翠袖,搵英雄淚!

這首詞通過寫景和聯想抒寫了作者恢復中原國土,統一祖國的抱負和願望無法實現的失意的感慨,深刻揭示了英雄志士有志難酬、報國無門、抑鬱悲憤的苦悶心情,極大地表現了誠摯無私的愛國情懷。一波三折、一唱三嘆,抒慷慨嗚咽之情,別具深婉之致。

《西江月·遣興》

醉里且貪歡笑,要愁那得工夫。近來始覺古人書,信著全無是處。

昨夜松邊醉倒,問松我醉何如。只疑鬆動要來扶,以手推松曰去。

這是辛棄疾廢退閑居時一首有名的小詞,詞中借醉酒而大發牢騷。一個“且”字,就從字裡行間流露出這“歡笑”比“痛哭”還要悲哀,下片的一片醉態正是借酒消愁。不拘形跡,其實也是在反抗現實。歡之可貪,正因為它暫得之不易。

《摸魚兒·更能消幾番風雨》

淳熙己亥,自湖北漕移湖南,同官王正之置酒小山亭,為賦

更能消、幾番風雨,匆匆春又歸去。惜春長恨花開早,何況落紅無數。春且住。見說道、天涯芳草迷歸路。怨春不語。算只有殷勤,畫檐蛛網,盡日惹飛絮。

長門事,準擬佳期又誤。蛾眉曾有人妒。千金縱買相如賦,脈脈此情誰訴。君莫舞。君不見、玉環飛燕皆塵土。閑愁最苦。休去倚危欄,斜陽正在,煙柳斷腸處。

這是一首憂時感世之作。詞中表層寫的是美女傷春、蛾眉遭妒,實際上是作者藉此抒發自己壯志難酬的憤慨和對國家命運的關切之情。全詞托物起興,借古傷今,融身世之悲和家國之痛於一爐,柔中寓剛,沉鬱頓挫,寄託遙深。

《鷓鴣天·壯歲旌旗擁萬夫》

有客慨然談功名,因追念少年時事,戲作。

壯歲旌旗擁萬夫,錦襜突騎渡江初。燕兵夜娖銀胡觮,漢箭朝飛金僕姑。

追往事,嘆今吾,春風不染白髭鬚。卻將萬字平戎策,換得東家種樹書。

這首詞中,作者恨報國無門、壯志難酬。想辛棄疾當年五十騎劫營,何等威風;引兵南投,何等忠義;上書獻策,何等慷慨?最終卻終老鄉間不得用,如何不能心傷透骨?上片激昂悲壯,下片卻沉鬱蒼涼。人生長恨,盡在這悲涼如冰,心傷透骨的詞中。

《西江月·夜行黃沙道中》

明月別枝驚鵲,清風半夜鳴蟬。稻花香里說豐年,聽取蛙聲一片。

七八個星天外,兩三點雨山前。舊時茅店社林邊,路轉溪橋忽見。

單從表面上看,這首詞的題材內容不過是一些看來極其平凡的景物,不雕飾,不用典,平平淡淡。卻在看似平淡之中,有了稼軒詞於雄渾豪邁之外的另一種境界。一個個畫面,流露出詩人對豐收之年的喜悅幸福和對農村生活的悠然神往。

《清平樂·村居》

茅檐低小,溪上青青草。醉里吳音相媚好,白髮誰家翁媼?

大兒鋤豆溪東,中兒正織雞籠。最喜小兒亡賴,溪頭卧剝蓮蓬。

這首詞描繪了農村一個五口之家的環境和生活畫面,藉此表現人情之美和生活之趣。把這家老小的不同面貌和情態,以及他們的美好的農家生活被描寫得惟妙惟肖,活靈活現,具有濃厚的生活氣息。詞中全用白描,有聲有色、形象生動,呈現出一種清新、寧馨的風格。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宋雲 來源:唐詩宋詞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古詩古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