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娛樂 > 娛樂評論 > 正文

迪拜王妃攜子逃婚:你的700億 我才不稀罕

在很多人的印象中,迪拜是一個遍地黃金、富豪如雲的國家。

豐厚的石油儲備,千萬億的奢華身價,顏值爆表的中東王子,以及人們無法想像的奢靡生活……

這些誘人的條件,令迪拜成為無數女孩心嚮往之的地方。

然而就在最近,一個在迪拜過著最奢華生活的女子,卻拋下所有身份地位不顧一切也要離開這裡。

她就是迪拜酋長的哈雅王妃。

嫁入迪拜15年,哈雅王妃一直過著錦衣玉食僕從滿園的生活。

丈夫是手握大權的迪拜酋長、阿聯酋副總統兼總理謝赫·穆罕默德,身家高達700多億人民幣。

可這一次,再多的錢和權都換不回哈雅王妃的心。

為了徹底與丈夫分道揚鑣,她先是向和迪拜關係不那麼友好的德國申請了政治避難,隨後帶著兩個孩子和3100萬英鎊(約2.6億人民幣)逃往英國。

一切安排得非常詳細周密,哈雅王妃是鐵了心要離開丈夫,離開迪拜。

這對於迪拜王室來說,無異於是莫大的恥辱。

很多人都不能理解,哈雅為什麼放著好好的王妃不做,富貴的生活也不要,非要冒這麼大風險與迪拜王室作對?

可是對哈雅王妃來說,離婚是她掌控自己命運的唯一出路。

在成為迪拜王妃前,哈雅也是約旦身份尊貴的公主。

她的父親是聲震中東的老國王海珊,哥哥是約旦現任國王阿卜杜拉。

哈雅與穆罕默德的結合,在外界看來就是一樁徹頭徹尾的政治聯姻。

初次相識時,穆罕默德就已經有了5房妻子(迪拜實行“一夫多妻制”),19個孩子,年齡上也足足大了哈雅25歲。

王室與豪門的聯姻,看起來更像是一場交易。

可對那時的哈雅來說,她只是單純地“嫁給了愛情”。

哈雅很小的時候就被送到了英國私立學校接受教育,讀書時開始接觸並愛上了馬術。

13歲那年,她就參加了國際馬術比賽,還曾代表約旦參加奧運會障礙馬術比賽。

因為熱愛馬術,哈雅對當時還是迪拜王儲的穆罕默德一見鍾情了。

儘管兩人的條件看起來是那麼不匹配,從小接受西式教育的哈雅,還是懷著對愛情的無比憧憬嫁了。

婚後的穆罕默德與哈雅,的確過了一段快樂似神仙的幸福生活。

雖然穆罕默德身邊有不少女人,可每次外交出訪,陪在身邊的都是哈雅:

世界上的各個角落,都留下了他們相愛的證據。

或深情對望:

或十指相扣:

兩人同框的畫面,簡直就是霸道酋長與小嬌妻的既視感:

對於丈夫,哈雅心中除了愛意,還有無限的崇拜:

我是個一點也不完美的人。我與丈夫的婚姻之所以能維持這麼多年,都是因為他能夠慷慨地容忍我的不足。

我每天都會為他所做出的偉大成就感到驚嘆,每天都會為自己能夠如此幸運地靠近他而感謝上帝。

婚後他們很快便育有一兒一女,一切看起來都是那麼的圓滿。

哈雅以為,那就是嫁給愛情最好的樣子。

我們常說,戀愛時全憑個人喜好,婚姻卻一定是看重三觀的。

要想婚姻走得長遠,三觀一致很重要。

三觀不一致的婚姻就像兩個往不同方向走的人,很難並肩作戰。

當愛情里的激情逐漸退去後,哈雅與穆罕默德婚姻里的各種問題也隨之而暴露。

畢業於牛津大學的哈雅,同時掌握了多國語言,是個集美貌與才華於一身的學霸公主。

2000年悉尼奧運會上代表過約旦參賽,2008年的北京奧運會上哈雅也曾擔任火炬手。

除此之外,她還是約旦唯一一個考取了重型卡車駕駛執照的女性。

一直熱心於公益事業的哈雅,還擔任著以她母親名字命名的聾啞人救助基金會會長的職務。

她創辦了約旦國際體育文化協會,同時是國際上多個婦女、兒童、藝術組織的名譽會長,在整個中東甚至世界上都享有很高的聲望。

就算不嫁給穆罕默德,哈雅的人生也能過得十分精彩。

可她身上的獨立與自由,在迪拜王室卻是不被允許的。

在男權環境里長大的穆罕默德,從小就過著被眾星捧月的日子,習慣了身邊女性以他為尊的生活。

對家庭有超強控制欲的穆罕默德,是一個十足的大男子主義者,身邊的人必須按照他的意願過生活。

哈雅為穆罕默德撐傘

接受西式教育十分開明的哈雅,遇上大男子主義又強權的穆罕默德,兩人在思想觀念上的差異,生活中的矛盾,都在一步一步殺死他們的愛情。

然而站在這場婚姻里的,從來都不止哈雅與穆罕默德兩個人。

這是兩個國家的聯姻,甚至還涉及了政治、經濟方面的宏觀命題。

直到穆罕默德的女兒拉提法公主出逃,哈雅才堅定了要離開這個男人的信念。

因為不堪父親的專制,拉提法曾試圖逃離他國避難,卻無奈終被王室捉回並軟禁起來。

拉提法公主出逃前錄製的視頻

在看到拉提法公主的下場後,哈雅骨子裡的自由獨立開始不斷提醒她:

千萬不要在婚姻里枯萎,你的人生有無限可能。

另一方面,對哈雅來說,這場婚姻困住的不止是她的人生,更關乎她兩個孩子的未來。

作為一名母親,她必須要給予兩個孩子一個健康自由的成長環境。

那些不美滿的婚姻,儘管都有著各自的不幸,所面臨的選擇卻是相同的。

要麼離婚,要麼忍耐。

有些女性選擇隱忍,大都是不敢,她們或是無法自立更是,或是無法相信自己一個人可以過得很好;

而哈雅選擇出逃,一是為了孩子為母則剛,二是她有足夠的底氣離開。

她的學識,她的獨立,都為這場離婚博弈提供了足夠的資本與底氣。

在哈雅的人生里,「王妃」的頭銜也只不過是一個可有可無的附加值罷了。

在男權主導的迪拜,哈雅的離婚官司最終會得到什麼結果,我們還無法預知;

但哈雅的舉動已經為全球女性做了表率:

無論何時,女性都不應該放棄為自己的人生爭取的權利。

離婚不悲哀,悲哀的是“離不起婚”。

生命對於任何人來說都是一場修行,而對於女性來說,這場修行格外艱難。

在必須接受命運的安排之下,怨天尤人不如自強,顧影自憐不如自我成就。

只有強大了,才有和世界談笑風生的資本。

願你有結婚的勇氣,更有離婚的底氣。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雨菡 來源:她刊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娛樂評論熱門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