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好文 > 正文

程凱:「愛國華人」作惡 美國華人瀕臨險境

中國留學生佔美國大學國際學生約三分之一,有三十五萬之眾,這在美國人的心目中,該是一支多麼龐大的間諜隊伍。美國聯邦調查局(FBI)局長克里斯托弗·雷在國會參議院作證時,發出對中國留學生、學者的間諜指控,他形容這種間諜是「非傳統意義上的信息收集者」;他指出,中國力圖通過向美國教育和科研機構安插間諜等方法來剝奪美國的世界大國地位。

去年八月,美國總統川普在新澤西州他的私人高爾夫球俱樂部宴請美國十三家大企業執行長,他在講話中說:“某個國家幾乎每個來讀書的學生都是間諜。”川普沒有點名是哪個國家,但他的話經媒體報導,美國上下都確信川普所指的“某個國家”就是中國。說每個中國留學生都是間諜,當時聽起來這話有點誇張,但川普說出這句話半年後,中國留學生,包括旅美中國學者,都為中國竊取美國的政治、經濟、科技、軍事情報,就被揭露出來的事實證明了。如今已不是川普一人如此認為,而是成了美國朝野的共同認定。

中國留學生佔美國大學國際學生約三分之一,有三十五萬之眾,這在美國人的心目中,該是一支多麼龐大的間諜隊伍。美國聯邦調查局(FBI)局長克里斯托弗·雷在國會參議院作證時,發出對中國留學生、學者的間諜指控,他形容這種間諜是“非傳統意義上的信息收集者”;他指出,中國力圖通過向美國教育和科研機構安插間諜等方法來剝奪美國的世界大國地位。

據美國國家公共電台報導,聯邦調查局正敦促美國各大學採取措施,密切監視與中國政府有關的機構派到美國的學生和訪問學者,特別要檢討有中國人參與、可能用作國防用途的研究計劃。聯調局也向數以百計的美國公司執行長簡報中國的間諜活動對美國安全構成的威脅。美國國家衛生總署(NIH)署長向全國一萬多個醫療衛生研究機構發出備忘錄警告說:中國在有系統的影響我們的研究工作。目前衛生總署正調查接受其資助的大學及研究機構有沒有與中國合作,或接受中國提供的經費,或是與中國研究人員分享研究成果。近年來,美國各大高科技公司,或公司的高科技研究項目,把中國人、包括已經加入美國籍的中國人,清理出去;同時,公司新招收的華人員工,不再安排進高科技或者敏感部門。美國各大學高科技和涉及敏感科技的院系,不再招收中國留學生。今年以來,大量中國留學生簽證被拒,一些正在就讀美國大學的中國留學生回國探親或度假,返回美國時發現簽證已被註銷。

中國留學生和中國旅美學者擔負搜集情報的任務,不是什麼秘密。中國駐美六間使領館,在涵蓋美國五十個州的各自轄區內,對每一間美國大學的中國留學生實行嚴格控制,他們通過建立由使領館提供活動經費的“中國學生會”,要求留學生隨時向他們報告獲知的情報信息,如有不從,或有反叛言行,便施加嚴厲懲處,包括威脅留學生國內家人的安全與生計。

美國華人為中國竊取美國的機密,也不是秘密。近二十多年來,美國聯調局逮捕的竊密者,幾乎清一色是華人,從當年在新墨西哥州核武器試驗室工作的科學家李文和,到近年在加州斯坦福大學教學和研究的科學家張首晟,無不是竊取美國機密者。最新的例子是蘋果公司華人工程師張曉浪,竊走蘋果公司無人駕駛汽車研究的三十萬條數據,蘋果公司向美國法院起訴張曉浪,但張曉浪已經帶著竊得的三十萬條數據在中國深圳小鵬無人駕駛汽車公司任職。尤其是中國近幾年施行的網羅美國華人科學家的“千人計劃”,華人科學家,不是竊密者,加入不了這個計劃。加入計劃的張首晟自殺身亡,加入計劃的喬治亞州埃默里大學生物學家李曉江的實驗室被關閉,他們為中國竊取和提供了多少美國的機密?查起來恐怕令人大吃一驚。

美國接收世界所有國家的移民。來自共產國家的移民,都反對他們祖國的專制政權:越南移民,沒有親河內派,統統是反河內派;古巴移民,沒有親哈瓦那派,統統是反哈瓦那派;早期的蘇聯移民,也統統是反莫斯科派,沒有親莫斯科派;唯有中國大陸移民,截然分成親北京派和反北京派。被中國駐美使領館緊緊操控的美國各地華人“愛國社團”,加上大學的中國留學生和旅美學者,組成了一支人數眾多的親北京的“愛國華人”群體。這些年來,“愛國華人”一年比一年囂張,鬧騰不休。他們有的出於愚昧,有的出於恐懼,主動或被動參加各種“愛國活動”,向使領館直接或間接提供各種情報信息,以此換取自己回國的自由和國內家人的安全。“愛國華人”舉辦諸如“十一國慶”這類活動,充當迎送訪美中共領導人的啦啦隊。凡有活動,他們都要穿統一制服紅馬褂、舉五星紅旗、拉紅色標語、唱紅色歌曲,並且辱罵現場抗議的不同政見者甚至大打出手。“愛國華人”中的五毛,見到海外網站批評中共的文章就寫一段使用粗鄙或下流語言謾罵的跟帖。“愛國華人”對中共在國內鎮壓異議人士、踐踏人權與掠奪國家財富視而不見,對中國損害美國經濟與向美國進行意識形態滲透的行為,無保留的讚揚和支持,同時對美國的內政外交橫加指責,對美國遭遇的天災人禍幸災樂禍。他們歡呼九一一恐怖襲擊,反對美國的反恐行動,反對美國與中國打貿易戰。“愛國華人”享受美國的民主自由和福利,卻為中共的專制政權張目,活像是中國政府派來美國的“第五縱隊”。美國人看華人面孔都一樣,分不清誰是“愛國華人”誰不是,這使得美國人以為所有中國大陸移民都屬於為中共專制政權服務,仇美、反美的族群。

“愛國華人”在美國的五百萬華人中,所佔比例越來越大。他們取悅使領館換得回國的自由,和國內家人的安全,都被中國使領館記錄在案,不被記錄在案者,便會上使領館的黑名單。前年八月一日,一位名叫張新的華人,槍擊洛杉磯中領館,然後吞槍自殺,就是因為他參加了一次中領館不喜歡的活動上了黑名單,張新多次申請回國探望父母被拒,一怒之下做出槍擊中領館後自殺的極端舉動。

旅美“愛國華人”利用了美國自由民主的社會制度,和美國對不同文化、不同意識形態、不同信仰的包容,充當中國的“第五縱隊”,做損害美國的事情。但不要以為美國人會永遠容忍自己的國家有一支中國“第五縱隊”活動。近十幾年來,隨著中國對美國的大外宣、孔子學院、貿易順差、竊取知識產權,動靜越來越大,再能包容的美國人也不得不奮起反擊。自上個世紀末,蘇聯東歐社會主義集團解體後,經歷三十年的時間,美國才從老布希、柯林頓、奧巴馬等歷屆總統對中國的綏靖政策中走出來,認識到危害人類百年的共產主義運動最後堡壘中共政權,與伊斯蘭極端主義一樣,是對西方民主社會和人類現代文明的最大威脅,這一認識已然形成美國朝野兩黨和政學兩界的共識。

去年九月二十五日川普總統在聯合國大會發表講話,他說:“幾乎所有的社會主義或共產主義都經過了嘗試,它導致了苦難、腐敗和腐朽。社會主義對權力的渴望導致擴張、侵略和壓迫。世界上所有國家都應該抵制社會主義及其給每個人帶來的苦難。”繼川普講話後,美國副總統彭斯和國務卿蓬佩奧也都發表公開講話,揭示和譴責中國對美國的侵害。彭斯去年十月四日在華府智庫哈德遜研究所發表演講,抨擊中國對美國的政治、經濟、文化侵害和軍事挑釁,以及對世界秩序和人類文明的危害。彭斯的講話宣示:美國摒棄了與中國合作的立場,不僅要在經貿上,而且在政治、文化、意識形態和軍事領域與共產中國對抗。美中兩個因不同意識形態和社會制度而不能共存於同一個世界的整體,通過一場較量決定誰戰勝誰,勢所難免,以貿易戰開啟戰端的美中新冷戰格局正在形成。未來,冷戰變熱戰,美中軍事衝突,並非沒有可能。此時就難怪川普把中國留學生都看作是間諜;也不難預料,受“愛國華人”拖累,所有美國華人都瀕臨一個危險的境地了。

這不由得使人想起二戰期間珍珠港事件後太平洋戰爭爆發之際,美國人發覺在美的“愛國日本人”中有日本間諜,決然把美國的所有日本人統統關進了沙漠中的集中營。正是“愛國日本人”把美國的所有日本人推入險境。如今美國的華人也該問一問:“愛國華人”,起勁的鬧騰,是不是也要讓美國的華人都被關進集中營才罷休?

處於險境的美國華人,該尋求自保、自救之道了。從現在開始,他們就應舉起反共的旗幟,與親北京的團體和人士切割。他們應該多去參加華人社區舉辦的諸如紀念六四、反對中共踐踏人權、聲援中國政治異議人士的活動,而遠離頌揚中共的罪惡,如“十一國慶”、“七一黨慶”、唱紅歌、紀念紅軍長征、支持武統台灣之類的活動。當然這很難,中共政權不但迫害政治異議人士而且迫害他們的家人、不但迫害海外異議人士而且迫害他們國內親屬,中共的恐怖從國內延伸到海外華人的每個角落。但即使再難,對中共的恐懼也必須排除,不然你就無法與“愛國華人”切割,你就一輩子匍匐在中共的腳下,成為“愛國華人”的隨葬品。

不久前,美國“愛國華人”組織、自稱為華人精英人士組成的“百人會”,在紐約開會,發表聲明譴責在美華人被美國政府認定是“潛在的叛徒、間諜和外國特工”。於是有網友在網上留言稱:“是不是應該先遣責中共往美國摻沙子滲透美國,然後再呼籲美國公正對待?”,“吃美國的飯,偷美國的糧,砸美國的鍋,不抓你抓誰?”由此可以想到,當此“愛國華人”作惡、美國華人瀕臨險境之際,美國華人不能不作出選擇了:是頓然醒悟、走出恐懼、自保自救,還是任由“愛國華人”把自己推進災難。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香港《前哨》月刊二零一九年八月號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