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王維洛:2019中共8.1建軍節 習近平插隊的延安潰壩了 什麼徵兆?

中國9.8萬多座水庫大壩,6.6萬多座水庫大壩曾經是病險水庫大壩,另外1.6萬多座是現行的病險水庫大壩,急需儘快除險加固。根據這個數據,曾經的和現行的病險水庫大壩一共是8.2萬多座,佔中國水庫大壩總數的百分之八十四。自從1949年以來,中國建造了大量的水庫大壩,目前水庫大壩的數量佔世界的一半。在這9.8萬多座水庫大壩中,曾經的和現行的病險水庫大壩佔百分之八十四,這是中國水庫大壩的平均年潰壩率是遠遠高於世界平均年潰壩率的主要原因。

8月1日上午,網友拍攝到延安市子長縣一處水壩潰壩場面,據現場拍攝者稱附近洗煤廠被淹。(視頻截圖)

8月1日,陝西延安子長縣桃樹窪村一小型蓄水壩發生潰壩。據網傳視頻顯示,潰壩發生後,水夾帶泥土淹到了周邊的街道上,有車輛被沖走,一名男子被沖走後被救起,但已變成“泥人”。

根據何曉燕、王兆印、黃金池、丁留謙的《中國水庫大壩失事統計與初步分析》,在1954年到2003年的五十年間,中國一共發生了3481起水庫潰壩事件,其中大型水庫潰壩2起,中型水庫潰壩123起,小型水庫潰壩3356起。中國平均每年潰壩約70起。何曉燕等指出,中國水庫大壩的平均年潰壩率為0.000818(萬分之8.18),大大高於世界平均水平。也有人說中國水庫大壩的平均年潰壩率是世界平均年潰壩率的四倍。何曉燕指出:中國水庫大壩的泄洪能力不足和質量問題是導致潰壩發生的主要原因。

根據墨菲定理,任何一個事件,它發生的可能性很小,但是只要發生的概率大於零,那麼它最終總會發生的。在中國,潰壩就如死人一樣,死人的事是經常發生的,水庫潰壩也是在中國經常發生的。

2019年八一建軍節中國發生了一件小事故,一個“水壩”潰壩。每年發生幾件潰壩事故是所謂的灰犀牛現象。只是此次潰壩事件發生的地方是中國革命的聖地——延安。習近平上山下鄉的梁家河本來屬於延川縣的,後來延川縣與子長縣都劃歸了延安市。2019年八一建軍節在習近平上山下鄉的延安市發生了一件小事故,一個“水壩”潰壩。

西部網訊的記者蘇靜萌報道:今天(8月1日)上午,延安子長縣桃樹窪村一水壩突發潰壩,附近洗煤廠及街道被淹。“從網上的視頻可以看到,從洗煤廠出來的黑色洪水淹沒了街道,沖走了停在路邊的小轎車。所幸沒有造成人員死亡。華商網訊記者劉永拓報道:”8月1日上午,網友拍攝到延安市子長縣一處水壩潰壩場面,據現場拍攝者稱附近洗煤廠被淹。子長縣瓦窯堡鎮桃樹窪村村民王先生告訴記者,他今天在外上班接到妻子電話說自己車被洪水沖走了,現在也找不到。他們村村民大概有五六輛車都被沖走了。目前,他只知道“發洪水”了,但是水流從哪裡來還不清楚。某著名保險公司業務經理告訴記者,今天上午陸續接到多起子長縣瓦窯堡鎮車主報案“車被洪水沖走”的情況。華商網記者從子長縣政府辦了解到,桃樹窪村有一處小型水壩,突發潰壩,子長縣主要領導和相關部門已經前往現場處置。目前沒有接到人員傷亡報告。

從上述報道來看,2019年8月1日上午延安市子長縣桃樹窪村的一處小型水壩突發潰壩,潰壩洪水淹沒了洗煤廠及街道,時間、地點與發生的事件都十分確定。

但是從後續的報道來看,根本就沒有什麼小型水壩突發潰壩,洗煤廠也不是潰壩洪水的受害者,而是人為洪水的製造者。

根據8月1日17時,陝西省延安市子長縣委宣傳部發布事件的通報:因近日連續強降雨,該縣瓦窯堡街道後橋村一家洗煤廠的兩處棄渣點形成了蓄水池,煤矸石等廢棄的物質組成了阻擋水流的堤壩,降雨形成的徑流在堤壩後形成蓄水。後來廢棄的物質組成的堤壩發生滑塌,形成“潰壩洪水”,洪水又造成下游魚塘溢流,形成更大的人造洪水。人造洪水湧入洗煤廠,攜帶洗煤廠中存放的煤炭,沿溝道衝進長縣縣城的秀延河,在2019年八一建軍節製造了一件徹頭徹尾的人禍。

2019年6月11日在國務院舉行政策例行吹風會上,水利部水旱災害防禦司司長田以堂介紹說,中國9.8萬多座水庫大壩,6.6萬多座水庫大壩曾經是病險水庫大壩,另外1.6萬多座是現行的病險水庫大壩,急需儘快除險加固。根據這個數據,曾經的和現行的病險水庫大壩一共是8.2萬多座,佔中國水庫大壩總數的百分之八十四。自從1949年以來,中國建造了大量的水庫大壩,目前水庫大壩的數量佔世界的一半。在這9.8萬多座水庫大壩中,曾經的和現行的病險水庫大壩佔百分之八十四,這是中國水庫大壩的平均年潰壩率是遠遠高於世界平均年潰壩率的主要原因。

不知道2019年8月1日陝西延安的這次潰壩事件會不會被統計在水庫大壩潰壩的數據之內?很可能不會,洗煤廠廢棄的物質組成阻擋水流的堤壩,它本身就不在中國9.8萬多座水庫大壩的數據之內。自從改革開放之後,中國的水庫大壩也實行了承包制度,除了幾百座超大型的水庫大壩屬於國家水利部管之外,其他的水庫大壩都層層分包下去了。承包單位或個人的經濟利益與水庫大壩的社會責任形成巨大的矛盾,無法解決,往往人為地增加了洪水災害的損失。後來中央政府對河、湖以及水庫實行所謂的河長制、湖長制,每一段河流,每一個湖泊,每一個水庫,都有具體的負責人,行政負責人,技術負責人,和日本人的保甲制度十分相似。但是執行了幾年,效果不好。中國9.8萬多座水庫大壩,百分之八十四是曾經的、或者現行的病險水庫大壩,讓9.8萬多位湖長對水庫大壩的安全問題負責,他們能承擔這樣的責任嗎?另外中國還有幾萬座尾礦庫,尚不在9.8萬多座水庫大壩的統計之中。它們的安危更加令人擔憂。

在2019年7月1日以來對三峽大壩發生形變以及安全問題的討論中,許多網友對一旦三峽大壩發生潰壩,受危害的地區有多大等問題很關心。

這裡先引用三峽工程可行性論證領導小組副組長、技術總負責人、兩院院士潘家錚的看法。潘家錚說,即使瞬間垮塌也只威脅宜昌。根據《百度百科》,到2017年底,宜昌人口413.56萬人。在潘家錚眼中,宜昌就是一個地名,宜昌413.56萬人就只是一個數字。

接著再引用原三峽集團總經理曹廣晶的看法。曹廣晶說,根據模擬潰堤試驗,即使三峽大壩瞬間崩潰,也絕對不會出現從宜昌到上海廣大長江中下游平原地區全部被淹沒的局面,惟一受威脅最大的只有宜昌市及江漢平原。按照曹廣晶的看法,受威脅最大的除了宜昌之外還有江漢平原。還是根據《百度百科》,江漢平原西起宜昌枝城,東迄中國中部最大的城市武漢,面積4.6萬餘平方公里。曹廣晶認為受到三峽大壩瞬間崩潰威脅的地區,比潘家錚大出了4.6萬餘平方公里,不但包括宜昌,還包括沙市、岳陽、武漢等。

兩院院士潘家錚是三峽工程可行性論證技術總負責人、曹廣晶是三峽集團總經理,是建設三峽大壩的總負責人。人們不禁要問:到底是潘家錚說的是對的?還是曹廣晶說的是對的?

中國老百姓對於水庫大壩潰壩的恐慌,來自他們生活的實踐,來自70年來幾千座水庫大壩潰壩帶給他們慘痛的經驗教訓。中國老百姓對於三峽大壩潰壩風險的恐慌,來自三峽大壩信息的不公開,來自像潘家錚、曹廣晶這樣的專家、管理者的互相矛盾說法。老子《道德經》十七章說:“信不足焉,有不信焉。”意思是:統治者的誠信不足,人民才不相信他。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民主中國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