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軍政 > 正文

聲援香港反送中 澳洲學者吁驅逐中共總領事

香港的和平反送中運動持續數月,舉世矚目。圖為6月16日晚,示威人群自動讓開救治傷者的救護車,被媒體稱為「現代版摩西分紅海「。(余鋼/大紀元)

香港的反送中運動受到世界矚目。然而中共無視百萬人的和平抗爭,不斷使用暴力打壓香港民眾,甚至不惜將謊言和暴力輸出到海外。在澳洲,由於當地學生的反送中集會遭到暴力破壞,有學者發起驅逐中共領事館總領事的簽名活動。

近日,紐西蘭、加拿大等多地中國大陸留學生破壞反送中集會、連儂牆的事件頻出。7月24日,澳大利亞昆士蘭大學校園裡香港學生和本地學生在聲援香港「反送中」集會活動中,遭到數百中國留學生的圍攻,並爆發肢體衝突。視頻顯示,大陸學生對示威者拳腳相向;搶奪並撕毀示威者的標語;並高舉擴音器播放國歌,壓制示威者的聲音。

中共駐布里斯班總領館發言人在7月25日發布的一份公告中,把昆士蘭大學的事件中國留學生的所為稱為「愛國行為」,稱此舉是針對「別有用心的人在澳大利亞昆士蘭大學進行反華分裂活動」。

對此,澳外交部長佩恩(Marise Payne)發表聲明說,澳政府希望外國外交官尊重澳大利亞言論自由和合法抗議的權利,「即使是在有爭議和敏感的問題上也是同樣」。

「如果任何外交官員的行為可能破壞這些權利,包括鼓勵破壞性或者有潛在暴力行為的做法,澳大利亞政府都將會特別關注。」

昆士蘭大學事件發生後,《澳洲人報》網(The Australian)報導,澳洲教育部長Dan Tehan警告公立大學,他們必須遵守《外國影響力透明度計劃法案》,而司法部長Christian Porter透露,他的部門正在審查大學是否遵守法律。

該報導還披露,昆士蘭大學的副校長PeterHøj是中共漢辦機構的長期顧問,該機構負責管理全球孔子學院網路。

中共輸出暴力民間發起簽名運動

悉尼大學的張曉剛博士在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表示,香港學生和本地學生組織靜坐聲援香港,同時質疑學校和孔子學校跟中國大陸官方的關係,受到200多名大陸留學生欺凌式的圍攻。很多澳洲人對此感到憤怒,這在澳洲是不允許的,違背了澳洲的價值觀。

他指出,澳洲是一個自由言論的國家,大家都可以批評任何一個國家的政權,不會有人會說「反澳」。澳洲人到其他國家批評澳洲的政府,也不會被人說家醜不可外揚,「反澳」。

據信,許多示威者相繼收到對其本人和家人的進行人身威脅的電話和郵件,7月31號再次舉辦的反中共影響力的和平集會中,就有很多人沒有敢出席。

張曉剛表示,中共實際上造成了暴力的威脅,這是一種輸出迫害,輸出恐懼。等於把中共的人權迫害、暴力恐怖輸出到民主國家,應該要予以反擊。

日前,張曉剛已經起草了一個簽名文件,要求澳洲政府驅逐中共駐布里斯本總領事。文件稱,「中共駐布里斯本總領事館的這些直接干預、壓制和破壞澳洲言論自由,直接在澳洲領土上煽動暴力欺凌、製造恐怖的行為,不僅與其外交使節身份極不相符,而且更是對澳洲居民人身安全進行威脅的輸出迫害輸出恐懼的行為。」

「為此,我們強烈要求澳洲政府將此行為的責任者,中共駐布里斯本總領事徐傑,作為『不受歡迎者』驅逐出境。」

「我認為澳洲外交部長的警告還不夠,應該驅逐他。雖然官方沒有這麼做,但是這個簽名運動可以讓老百姓表達意願。」他說,「昆士蘭大學的這件事情,不僅僅說是影響到中國學生的形象,而且對整體的華人都是一種負面的影響。這是中共一手造成的。」

破壞反送中集會中領館被指幕後操縱

澳洲公務員、澳洲價值聯盟發起人之一JP Cheng在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表示,按照過去的經驗來看,昆士蘭大學事件有可能有中國學生會或者中領館在後面,給他們出謀劃策。當然也有一幫人跟風的,出於簡單的民族主義、國家主義這種想法,參加這種活動。但是後面通常是有組織的。

JP Cheng表示,香港幾乎能動的人都上街了,現在香港公務員也出來表態,反對政府及警察的做法。媒體發言人也出來表態,支持反送中活動,反對政府的處理手法。這個是民心所向。

他認為,香港學生在澳洲的大學校園裡支持反送中的訴求,而中共把其故意解讀歪曲成反華。香港人要維護他的權利,這跟反華沒有關係。因為中共的司法不透明也不公正,大家有目共睹。在國內違背人權隨意對人綁架、監視居住,發生得已經很普遍了。

「那麼香港人對你不信任這是很正常的一種反應,而且他有自由表達出來,大陸人跑到紐西蘭、澳大利亞來去維護專制的這種統治,非常不可思議。」他說。

JP Cheng表示,按照其在澳洲多年的經驗,他相信肯定是有中共在後頭操縱。他舉例說,2008年堪培拉抵制中共的奧運火炬。「我當時正好是一個中國專業協會的主席,發現有消息從中領館傳出來,說要仗著中國人人多勢眾,到堪培拉去把反對奧運火炬的人壓下去。」

當時JP Cheng提醒傳遞這個消息的人,沒有權力不讓人家發聲,因此還被他們罵做賣國賊。

「而且當時我聽到一個朋友傳出來,這個朋友在中領館親耳所聽,中領館要幫去堪培拉的人租大巴車,因為去的人多,租巴士租不到,而且價格很貴。這些跡象都表明了中領館其實在背後操縱這樣的活動。」他說。

JP Cheng還表示,中共對澳洲的滲透是全方位的,在媒體、政治方面,還有在學術領域中共抓緊一切機會對西方進行影響,包括偷竊西方技術。一是西方政府一開始沒有意識到,他們好像在睡大覺一樣;第二,中共政府也好,中共操縱的海外社團也好,他們鑽西方民主社會的民主空子。

2018年,澳洲通過「反外國干預法」,成為非常重要的里程碑法律。「很多西方國家現在已經警醒過來了。但是從認識到問題到產生法律制約,這是有一個過程的。這是西方社會民主的一個代價。我希望他早一點會堵上這些漏洞。」他說。

了解中共的危險性各國共同遏制中共

香港的大規模反送中運動已經持續了2個月。近日,網上有消息稱北京將會對香港戒嚴。張曉剛分析認為,中共對香港採取強硬措施的可能性是存在的。因為中共這種極權政權都是非常顧面子的,絕對不能容忍在他們看來是丟了面子的事情。

他說,「在香港問題上中共做最終讓步的可能性不是太大,用任何方式總是要把面子挽回。可能原來寄希望於林鄭月娥能夠有些手法,想把責任都推到她身上,但是現在看不可能。政府又不肯認錯,包括林鄭一直不肯說把送中法案全部撤回。」

張曉剛認為,二戰的時候,不管是德國、日本都有這種情況,官方做出一種輿論,影響到民間,民間再反過來影響,互相的壓力就使得整個局勢越來越激進。

現在中國大陸也出現這種情勢,官方稱台灣必定要統一,最近海協會發出通知停止台灣自由行旅遊,已經在中國大陸的微信群里已經出現了一些叫囂,說要統一台灣了……也造成一種勢,要用武力。

張曉剛分析,如果先武力解決了香港,那就造成也武力統一台灣,反過來也是一樣。假設中共佔領了台灣,下一步關於釣魚島、南海群島要不要收回?馬上就變成必然的輿論壓力,這是收不住的。最後就可能是一場世界大戰。

「而且中共看來,任何的外國干預,他們都要強硬地回應,最後肯定要引起衝突。中共說『我們不怕原子彈』,最後會非常極端。所以我們應該向西方講清楚,指出這種危險,及早地遏制中共朝這個方向去走。用各種形式來遏制它。需要讓各個國家的民眾、政府充分了解中共的危險性,不要袖手旁觀。」他說。

責任編輯: 秦瑞   來源:大紀元記者李新安採訪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