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里根曾對波蘭征300-400%關稅 習近平更像1979年的蓋萊克

習近平政權統治下,出現波蘭式民眾抗爭不太可能,但官僚體系垮塌已經是不爭的事實。當年,波蘭是中央漠視各省利益、中央部門漠視黨權核心,導致整個黨權體系腦梗死。而今,中共黨權體系的中下層軟抵抗非常普遍,使得習近平不得不以更高級的形式主義反對低等的形式主義。中共本身的政治崩潰已經發生,這是基本事實。

引言:反美,是巨大利益蛋糕

美國總統川普宣布,自九月一日起對中國輸美的三千億美元商品加征10%關稅。這令兩類人士非常激動。堅決反對習近平政權的人士認為川普絕對不會被迷惑,會繼續採取強硬政策,直至這個政權在經濟上垮台。

這似乎在印證曾一度流行的觀點:共產黨的統治終究會由經濟崩潰引發政治崩潰而完結。

第二類人士雖然是前一類的意識形態敵人,但是,他們比前者更興奮,因為他們可以更高調地反美。反美,在中國是話語權,更是巨大的利益蛋糕。從習近平執政以來,幾乎所有的大學都建立了馬克思主義學院,而所有的馬克思主義學院都是一塊反美陣地。它們的經費多到沒法開銷的地步。

一、貿易戰帶來的失業,是川普數據的147%

很多官僚因為揮霍機構經費被查處並曝光,但是,沒有任何一家馬克思主義教學、研究機構的人被查處。實際上,“馬院人愛雞(嫖娼)”是一些大學的公開秘密。不必過多關心馬院教授的私生活,重要的是:川普對北京的加稅會帶來什麼樣的明顯效果,或者,他說的那五百萬中國失業(在這次宣稱10%之前)是真的嗎?

答案是肯定的!而且,遠比川普的估計要嚴重,儘管中國媒體嘲笑川普“信口開河”,即這個五百萬數據不是從嚴謹統計得來的。

一位民間經濟學家做了獨立調查,他發現:其一,2019上半年失業純增量為一千七百萬,其中,環保因素的貢獻率是33.7%,投資失誤和後續資金不足因素的貢獻率是19.4%,貿易戰導致供應鏈中斷因素是43.3%,其他不明因素3.6%;其二,熱門行業(如機械總裝)開工率比去年同期降低了42%,同時,企業主新招工人的願望比去年同期下降了65%;其三,特低廉勞動生產進一步壓迫正常市場,直白地說,監獄產品(以服裝為主)比去年同期增加了600%——這是服裝行業總體衰敗的主要原因。

依據以上數據,中美貿易戰導致的上半年失業增量是七百三十六萬,為川普數據的147%。還有,企業開工率降低導致了許多工人處於半失業狀態。工人的半失業狀態持續下去,會對房地產市場造成嚴重衝擊。這一點,李克強政府已經非常清楚,所以,建議核心層儘快打壓房價,否則斷供潮將形成嚴重社會風波。

貿易戰必將深刻地改變共產黨中國。川普宣布九月一日加征10%的關稅之前,中國資深左派理論家、前社科院副院長李慎明在《世界社會主義研究》雜誌七月號發表文章,指出:“美國當局發動的貿易戰,絕不僅僅是經濟戰,更是政治戰,是企圖倒逼我國進行所謂‘結構性改革’,讓我國改變和埋葬自己道路、制度、理論、文化的前哨戰。”然而,此類的官僚學者大都是不學無術之輩,儘管他們的文章都很長,而他們的資深之積累都是官場經歷。他們不可能理性地看待波蘭共產黨垮台之類的歷史,所以,他們的以史為鑒僅僅在於維護自己的特殊利益,而不惜以整個社會為敵。甚至說,為了保住頂層利益而犧牲黨內的中下層利益。

二、前景惡化,100%關稅很有可能

共產黨波蘭遭遇過美國貿易戰作為波共垮台的一個重要因素,在過來沒有被重視,是因為在以往的相關研究中,研究者們偏重工人抗議、宗教介入兩大因素罷。現在,做全新含義的以史為鑒,是非常有趣事情——

里根政府對波蘭的貿易戰發生在1982年。

該年十月九日,團結工會被波共以議會法案形式解散;第二天,里根政府宣布對波蘭輸美商品徵收300—400%的關稅。很快,美國消費者不再問津波蘭產品;而在波蘭國內,本來失業狀況嚴峻、外匯儲備很低,這一下,“癆病鬼子喝鹽水”啦!失業逼迫使得本來在波共統治下一忍再忍的那些“豬玀人民”急眼了,跟著團結工會一起鬧。不僅城市居民鬧,農民也參與進來。

當時的波蘭外匯儲備極低,實際數據不超過二百億美元,而且還欠有西方國家大量貸款。1981年下半年,美國曾延長90%的波蘭到期債務五至八年。而當次年制裁發生後,波蘭國內經濟總量損失了五十一億美元。當然,里根政府選擇如此之高的關稅制裁還有“非波蘭因素”,那就是西歐國家反對里根政府“禁止美國公司及其國外子公司向蘇聯陣營出口高科技”(這樣可以阻止蘇建設通向西歐的石油管道),導致技術制裁禁令無法執行。

制裁波蘭,等於給了西歐盟友難堪。而今,在歐盟體系對中共全面綏靖的情況下,川普總統對中共的貿易戰之難度大於1982年。但是,也不排除“10%乘以十”的川普決策,對北京使用100%稅率。只要北京繼續“抵抗”,並有李慎明此類的極左繼續叫囂反美,事情完全有可能!

習近平政權統治下,出現波蘭式民眾抗爭不太可能,但官僚體系垮塌已經是不爭的事實。當年,波蘭是中央漠視各省利益、中央部門漠視黨權核心,導致整個黨權體系腦梗死。而今,中共黨權體系的中下層軟抵抗非常普遍,使得習近平不得不以更高級的形式主義反對低等的形式主義。中共本身的政治崩潰已經發生,這是基本事實。

三、底層嚴重受損,私下傾瀉憤恨之語

“太像1979年的蓋萊克!”前述獨立經濟學家在評述習近平的2019年處境時,如是說。

1979年的波共第一書記愛德華·蓋萊克為了應付動蕩時局,大幅度收縮黨內民主、削減民眾的憲法權力。而今,習近平給黨內民主貼上“妄議中央”標籤,使得改革派失去最後政治生存機會,而這導致了社會上溫和反對者的政治絕望。1979年是蓋萊克的“諾言不兌現年”,此前許諾的諸項改革沒有任何一項實質鋪開,而今,習近平喊了數年的“房是住的,不是炒的”之後,各地房價還是節節攀升,同時,城市貧民數量在幾何級增長。小業主、農民、計程車司機乃至於中下層官吏都在“罵習近平”,儘管沒人敢上街,私下裡傾瀉憤恨之語成為社會常態。

瘋狂的權力慾望加劇了社會仇恨、擴大的族群裂痕。與蓋萊克一樣,習近平竭力鎮壓宗教——社會上信教的人受到了嚴重歧視。即便是在黨內,決策與執行的矛盾幾乎明顯化:蓋萊克的私交、改革派副總理佩卡主張政府對抗議工人軟化立場、增加福利,並出面談判,但是,蓋萊克一揮手全部否決;同樣,習近平在中共核心權力層只喜歡阿諛奉承,對有利於最底層民眾的改革建議一概視為“收買人心,另有圖謀”,而不給其背黑鍋、當政治打手就被指責為“愛惜羽毛”。

社會矛盾積累重重,習近平政權已經回天乏術。習近平最後的個人結局能跟上蓋萊克就算不錯了,成為“王莽第二”的概率越來越大!

中國歷史上固然不乏低能低智的統治者,陷入國破家亡者不在少數,但是,像習近平如此之知識水平低下、個人道德粗劣者,幾乎絕無僅有。中共在中國歷史上有其勃興機會,端在於繼承了傳統墨學因素——少數精英不惜代價抗爭——這一點在體制內的研究裡面已經有結論。

結語:組建PRA,阻止習集團揮霍民族國家

習近平政治的文化本質就是毀墨而興儒——打掉所有抗爭精神,讓阿諛奉承稱為根本政治規矩。略有中華文化修養者,應該為出現習近平這樣的知識水平低下、個人道德粗劣之統治者,感到羞愧!!中共若想適應社會,必須實現黨的轉型,其如解散現體系而組建“再改革黨(the Party of Reform Again,PRA)”。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