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人物 > 正文

為了替李九蓮聲張正義 鍾海源被活體取腎

到了刑場,架到指定地點,副營長故意朝她右背打了一槍,然後由早已等候在那的幾個醫務人員,把她迅速抬進附近一輛篷布軍車,在臨時搭起的手術台上活著剖取鍾海源的腎,一縷縷鮮血溢滿了車廂底版,滴滴嗒嗒濺落在地上。也許是車廂里太滑,一位軍醫用拖把來回擦著底版上的血,之後又擠進一個塑料桶里,幾次之後,竟盛滿了半桶血。

在贛州市為李九蓮鳴不平的無數人中,有一個小學教師,叫鍾海源。她真正做到了為李九蓮兩肋插刀。

事實上,她並不認識李九蓮。

她在李九蓮大字報寫道:“李九蓮,您是我們女性的驕傲。”她自動找到調委會,請求為李九蓮的平凡干點事。調委會的人問她:“你知道不,陳司令員下了五點指示,來這裡工作,後果你不害怕嗎?”“贛州市那麼多人為李九蓮講話,別人不怕,我為什麼要怕?”鍾海源原是地區廣播站播音員,批林批孔後沒事幹了,才調到景鳳山小學當老師。

調委會的廣播,從早上一直響到晚上十點半。除了播音,一有餘暇,她還幫著刻鋼板,抄大字報。。當地委指示:“凡在調委會工作的人本單位一律停發工資”,很多人被迫離開了調委會。

鍾海源卻依舊天天來,帶著自己的兩歲女兒。

一九七五年五月,北京公安部批複:“贛州地區李九蓮問題調查委員會”是反革命性質組織。調委會主要成員一一被捕。

在四齣抓人的恐怖氣氛籠罩全贛州市的時刻,調委會的身影消失了。唯有鍾海源在自己家裡起草了《最最緊急呼籲》,《強烈抗議》,《緊急告全市人民書》等傳單,自己刻,自己印,自己到贛南劇院散發。

當局念她是個女人,又帶著個兩歲小孩,沒抓她,只把她收進了學習班,檢查交代。

不料,鍾海源態度死硬,堅持認為李九蓮無罪,拒絕檢查,於是被捕。一九七六年四.五事件後,她在監獄裡公開說“華國鋒不如鄧小平。”結果,她被判處十二年有期徒刑。

為了替李九蓮說話,她坐了牢,讓自己的獨生女兒失去了母親。

這還不算,在監獄裡,她仍然繼續宣傳:李九蓮無罪,調委會無罪!她不只一次,二次,而是數十次地與看守辯論。每次都遭受嚴刑拷打,但即使嘴巴被打出血,頭髮被揪掉一大把,還是不改口。

審訊她的公安不得不對其他人承認“這個女人好厲害!贛州女犯里,沒見過這樣的。”最後,她在被打斷小腿骨的情況下,居然站了起來,拖著沉重的鐐銬,在監獄的牆上寫下了“打倒華國鋒!”的反動口號。

公安部曾幫著江西省委鎮壓了為李九蓮奔走呼號的贛州人民,鍾海源本能地對公安部長華國鋒嗤之以鼻,即使後者當了中共中央主席。

於是在李九蓮被殺四個月後,一九七八年四月三十日,鍾海源也被判處死刑,立即執行,罪名就是“惡毒攻擊華主席”。

與李九蓮不同,鍾海源聽完死刑判決後,毫不猶豫地簽了名,然後把筆一甩,扭頭就走。法院的人喝住她,問她有什麼後事要交代?她平靜地說“跟你們講話白費勁,我們信仰不同。”昂首離去。看守們暗暗咋舌。

槍擊未死活剖取腎四月三十日早晨,鍾海源在死囚小號里,從從容容吃完生命中最後一頓飯:四個小饅頭,一碗粥,一碟小菜。她坐在地上的草席上,一口一口慢慢吃著饅頭,細細咀嚼,邊吃小菜,邊喝粥,把所有的飯都吃的乾乾淨淨。

之後,她拿出梳子,梳好了長發,將它們在腦後盤成一疙瘩,穿上一件挺新的花格呢短大衣,安詳的樣子讓人不可思議。

又是五花大綁,又是監獄裡批鬥,又是揪頭髮,彎腰低頭,又是掛大牌子遊街,又是背後插一個斬牌,又是用繩子勒住喉嚨,又是一長串威風凜凜的車隊……那場面遠遠勝過北洋軍閥,國民黨,日本侵略兵殺人時的排場!南昌九十二野戰醫院住著一位飛行員,高幹子弟,患腎功能衰竭,急需移植腎,且必須從活體上取。據說,女腎比男腎好,尤其是年輕女人的腎更好……

醫院通過部隊領導轉告行刑的一位副營長,不能一槍打死,要留活體取腎。

據行刑人員講:他把鍾海源提上卡車時,覺得她體重也就五六十斤,象個七八歲的孩子。因長期缺少陽光,她的皮潔白的幾乎透明,臉上淺藍色的毛細血管都能看見。

為了保護好她的腎,遊街時,一個頭戴白口罩的軍人示意押解人員按住她,從後面給鍾海源左右肋下個打了一針。那針頭又長又粗,金屬針管,可能是給大牲畜用的,直扎進她的腎臟……竟然連衣服也不脫,隔著短大衣就捅進去,鍾海源嘴被堵住,全身劇烈地顫抖。

到了刑場,架到指定地點,副營長故意朝她右背打了一槍,然後由早已等候在那的幾個醫務人員,把她迅速抬進附近一輛篷布軍車,在臨時搭起的手術台上活著剖取鍾海源的腎,一縷縷鮮血溢滿了車廂底版,滴滴嗒嗒濺落在地上。也許是車廂里太滑,一位軍醫用拖把來回擦著底版上的血,之後又擠進一個塑料桶里,幾次之後,竟盛滿了半桶血。

誰也不知道此時此刻的鐘海泉有沒有知覺,她的腦子裡在想什麼?中國人一判了死刑,這個人就不再是人,好象就成了實驗室的青蛙,老鼠,她的腎也和鐵礦一樣,屬於國家所有,國家可以自由支配。

鍾海源沒有父母,丈夫在她被捕的第二天就跟她離了婚。但她的遺體卻沒有暴棄在荒郊野外,而是被九十二野戰醫院拉走,供醫生們作解剖標本。

這是一九七八年四月三十日,光天化日發生在中國江西省新建縣的事。

鄧小平說:中國不存在人權問題,那活剖女犯鍾海源的腎是什麼問題?共產黨曾揭露日本當年搞細菌戰,用戰俘作實驗,解放軍九十二醫院從鍾海源身上活體取腎跟日本法西斯有什麼兩樣?這兩位有著中國人民最高貴品德,最堅貞的偉大女性,下場卻無比悲慘臭蔽,他們被人楸這頭髮,勒著喉嚨,強行下跪,弱小的身軀被子彈炸了個拳頭大的窟窿……一個被剜了女人那兩樣器官,一個被挖去了腎。而且,她們是背著四人幫的爪牙罪名被殺的。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白梅 來源:摘自紅色旅遊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