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科教 > 正文

阿波羅登月的確鑿證據有力駁斥懷疑論

(NASA)

1969年7月20日,人類在月球上踩下了第一個足印。50年後的今天,人類已在規劃踏足太陽系內其它星球甚至去銀河系內更遠的地方。然而,有人不相信阿波羅(Apollo)系列任務真的造訪過月球。

美國天體物理學家西格爾(Ethan Siegel)近日在《福布斯》(Forbes)雜誌上發表的博文,列出四類證據以證明人類登月事件的真實性。

1.現在高科技相機拍攝的月球照片,仍能看到阿波羅任務多次登月留下的印記。在地球沙土表面上的足印最多幾小時後就消失了,而月球上沒有海洋、沒有空氣、沒有風,除非遇到外力撞擊,這些足印至少上百年都不會消失。

換句話說,如果阿波羅系列任務的確造訪過月球,今天高科技相機拍攝的月球照片上仍能夠看到那些印記。

美國宇航局(NASA)至今公布了月球軌道偵查器(LRO)近距離飛過阿波羅12、14和17號登月任務著陸地點時拍攝的照片,並對其中登月的印記做了註解。LRO上搭載的現代高級設備能達到每像素35厘米的解析度。

阿波羅12號登陸地點的照片。(NASA)

阿波羅12號登陸地點的照片中標註出了以下內容:

●登月艙著陸點,標註為“Intrepid Descent Stage”的地方,這是登月艙的名字;

●一個明顯而閃亮的L形物件,標註為ALSEP的地方,由於高度反光的線纜所致;

●阿波羅12號登月之前,1967年登月後留在那裡的探測器Surveyor3;

●還有幾條看起來像乾涸的河道一樣長長的灰線條,那正是宇航員們的步行線路。

ALSEP是“阿波羅月球表面實驗工具包”的縮寫。每次執行任務宇航員都會帶上很多設備,有一些沒有帶回地球而留在月球表面。這些工具設備很多由高度反光的材料製成,如線纜、供電站等,因此在照片中看起來很閃亮。

阿波羅14號登陸地點的照片。(NASA)

阿波羅14號任務因宇航員Alan Shepard在月球上擊出兩個高爾夫球而更加知名。名為Antares Descent Stage的登月艙著陸的地點一樣清晰可見,此外一樣有閃亮的ALSEP設備(這次是個供電站),和幾條更加明顯的人類的足跡路線。

阿波羅17號登陸地點的照片。(NASA)

阿波羅17號是迄今為止最後一次登月任務,登月地點看到兩條近乎平行的、距離較之前任務的足跡路線寬很多的路線,為什麼?因為最後的三次阿波羅任務用上了漫遊車(LRV),這讓宇航員在月球表面能夠探索更遠、更廣的範圍,留下了比前幾次人類步行足跡寬廣得多的線路印記,總長22英里,探索了最遠離登陸艙5英里的地點。

2.阿波羅項目組公布了很多珍貴的圖片和視頻。

阿波羅17號登月艙如何從月球表面起飛,把宇航員送回在月球軌道繞行的飛船,其視頻也是公開的資料。其使用的自燃推進劑不是只燃爆一次,而是在5分鐘內持續輸送1.6萬牛頓推力。

這樣的推力已足夠讓登月艙從月球表面起飛,每秒加速2~3千米,把宇航員送回飛船,但不足以離開月球軌道。因此每個登月艙在完成任務後都墜毀在月球上。

現在阿波羅12、14、15和17號的登月艙墜毀的地點在LRO圖像上都已找到。

登月艙墜毀的地點在LRO圖像上顯示為黑色的印記並伴有附近輻射狀的抹痕。(NASA)

此外還有參與阿波羅系列任務的宇航員們拍攝的大量照片。幾年前,NASA在照片社交平台Flickr公布了一系列相關照片。

乘坐飛船飛離和重回地球大氣層是一個很特殊的經歷。阿波羅8號的Bill Anders這樣描述他的感受:“能看到火焰和飛船外皮發亮、在燃燒,棒球大小的物體從後面飛離我們。這是一種奇怪的感受,像一隻在焊槍裡面的小蟲。”

有人說這些照片和視頻是假的,但在五十年前,還沒有能夠製作這樣資料的數據和技術。而且,這些資料和之後至今半個世紀以來其它渠道獲得的數據全都吻合。

3.歷次任務送上月球的研究設備為我們發回了大量資料,有的至今仍在使用中。

阿波羅系列任務可不是只有拍照而已,它們是人類造訪地外世界的里程碑。自第一組宇航員登月後,人類在月球表面安裝了很多科學設備,測量月球的各方面特性,主要包括:

●月震儀,由阿波羅11、12、14、15和16號安裝,向地球傳輸月球上地震活動的數據,最後一台於1977年報廢;

●月球激光反射測距陣列,接收從地球發射去的激光並反射,在地球上通過計算收到反射光的時間測量月球和地球的距離,能精確到1厘米;

●太陽風組成(SWC)分析,利用月球上既無明顯磁場又無范艾倫輻射帶(Van Allen belts)的環境,架設儀器分析抵達月球的太陽風粒子的成分;

●太陽風譜(SWS)分析,與前者一樣,只是分析的是太陽風粒子的能量譜;

●月表磁力儀(LSM),測量月球表面的測場,發現月球表面也有磁場,但整個月球各處並不相同。還發現月球和地球不同,磁場不是由中心內核控制;

●月球塵埃偵測器(LDD),最初是為了測量登月艙在月球表面揚起的塵埃對太陽能面板的損害情況,科學家發現高估了塵埃的沉積,後來用於準確測量月球塵土累積的情況。

登月任務帶去了科學設備。(NASA)

這些都是每次登月任務帶去的ALSEP工具套件。這些實驗測得的太陽、地球和月球的數據與其它實驗測量的數據相符。而且一些儀器至今仍在使用中,還在發回資料,這些都是登月行動的確鑿證據。

4.通過分析從月球上採集的土壤樣本,人類對月球地質、歷史的認知獲得了前所未有的進展。

阿波羅任務還帶回了不少月球上岩石和塵土樣本,在地球的實驗室進行了分析。這些分析結果讓人類增進了對月球和地球形成歷史的了解。

根據元素同位素的比例,科學家認為地球和月球有著共同的來源。

由於每次任務登陸地點不同,人類獲得了幾個不同地點的樣本。最後兩位登月的宇航員發現了橘黃色的塵土,讓他們頗為驚訝——在一個特定的地點,常見的那種月球灰色塵埃只是薄薄的一層,它的下面竟然有大量橘黃色的塵埃。

宇航員在月球表面發現橘黃色的塵埃。(NASA)

他們拍照、搜集數據,並帶了樣本回地球。分析顯示,這些塵埃是火山玻璃。2011年的分析結果還發現這些火山噴發物內有水的證據,這些玻璃粒子內含水的比例是月球普通環境的50倍。

裡面含有的橄欖石含水比例約為百萬分之1200,這些都讓科學家進一步確認月球和地球有相同的來源。◇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夏雨荷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科教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