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好文 > 正文

黎中:五星血旗拋入大海 人性尊嚴冉冉升起

1949年後,中共國一共降半旗52次,其中為中共領導人降半旗30次;為外國元首降17次,其中為中共的乾爹斯大林居然降了2次!為在國外的烈士降了2次。駭人聽聞的是唐山大地震,聯合國總部為遇難的24萬國人降下半旗,五星紅旗卻依然高高飄揚。

有人建議每周燒一面中共血旗,直到中共覆滅(網圖)

在浩瀚的宇宙中,人是最可寶貴的,人的生命是最寶貴的!與任何其他事物比,人的生命永遠擺在第一位!沒有人的生命,其他的一切都無意義!在人的生命面前,其他的一切都不能不失去應有的重量!五星紅旗算什麼?五星紅旗的名字算什麼?與人的生命相比,五星旗可以說什麼都不是,頂多只能算作是鮮血淋漓的一塊破布而已!五星紅旗,又怎能夠跟人的生命相提並論?2019年8月3日17時40分,香港示威者在尖沙咀天星碼頭拆走了海港城前面旗杆上的中共國旗,扔入海中。前特首梁振英懸賞100萬港幣緝捕扔旗者!5日19時30分,示威者又拆走了海港城前面旗杆上的5面國旗,扔入海中。

國旗與民主國家一樣,是近代文明的產物。從19世紀開始,國旗不再代表統治者,而是代表國家和整個民族。經過民國初年的國旗之爭後,最後確定青天白日遍地紅旗為國旗。民國國旗的圖案樣式與涵義都是國家民族文化特徵,而不是政權和政治意識形態特徵,符合現代國旗設計理念。

1949年中共以五星紅旗為國旗,這面旗用1顆大星代表中共,用4個小星代表工人、農民、小資產階級、民族資產階級;表示了新民主主義時期的四大階級。大星的外接圓直徑為小星的3倍,每顆小星各有一個星尖指向著大星的中心點,好似向日葵朝拜太陽,表達了群眾對黨的俯首稱臣!那顆高高在上的黨星告示人們,這個暴力集團凌駕於國家和人民之上,所以,中共張口就來“黨和國家”、“黨和人民”;這就意味著“國家”、“人民”永遠是黨的尾巴、僕從,只能跟在黨的後面。這面國旗表現的是黨大民小、民輕官重、一黨專政的黨天下;它絲毫沒有表現自由平等的普世價值,也沒有表現“人民最大”的民主理念。五星紅旗鋪天蓋地滿面紅,向人展示的是暴力流血——格殺勿論的紅色恐怖主義。它代表了中共的嗜血、殘暴、殺戳、獨裁、專制、謊言、洗腦、奴役與罪惡!

《紅旗飄飄》唱道:“五星紅旗,我為你驕傲······你的名字,比我生命更重要!”一面黨大民小的“傻旗”,一面由人民的鮮血染紅的“腥旗”,一面宣揚弱肉強食的“蠻旗”,國人有什麼理由驕傲?

五星紅旗,你竟然比生命更重要!一塊腥紅的、血淋淋的布,怎能比人的生命更重要?一個流氓政權的可恥標誌,真的比人的生命更重要?怪不得,為了建立紅朝,不惜大開殺戒地挑起內戰,數千萬同胞被殺戮;怪不得,為了保衛共黨政權,竟連綿不絕地害死了上億的人;怪不得,1989年天安門廣場,中共對手無寸鐵的人民殺得是那麼酣暢淋漓;怪不得,為了搶救一根被洪水沖走的電線杆大木頭,竟不惜犧牲人的寶貴生命;怪不得啊怪不得,原來是“五星紅旗,你的名字比我的生命更重要”!

《紅旗飄飄》無恥地表達了共產價值觀:人的生命不重要!中國人的生命更是不重要!只有五星紅旗最重要!中國人是歡呼五星紅旗沒有人權的豬!為了五星紅旗的高高飄揚、永遠飄揚,哪裡還有人的生命?哪裡還有生命的尊嚴和人權?為了中共黨權壓倒一切,就要砍掉遇羅克似的泱泱人頭、就要割掉張志新一樣說出真話的廣大喉嚨;就要封網關死劉曉波!在這飄飄然忘乎所以的歌詞里,只有五星紅旗最重要,而其他的一切,包括人的一切統統地不重要!《紅旗飄飄》表達了極端邪惡、醜陋的思想——蔑視人性、否定人生、戕害生命。這是超級法西斯的毀滅價值觀的狂妄叫囂!

所以,2002年浙江諸暨農民呂偉先在公共場合焚燒五星旗,被當地法院以“侮辱國旗罪”判處有期徒刑4年。1984年在美國得克薩斯州的共產青年約翰遜等多人在達拉斯市廳前,焚燒美國國旗,美國法院認定這是一種表達他們觀點的“言論”,無罪。

1949年後,中共國一共降半旗52次,其中為中共領導人降半旗30次;為外國元首降17次,其中為中共的乾爹斯大林居然降了2次!為在國外的烈士降了2次。駭人聽聞的是唐山大地震,聯合國總部為遇難的24萬國人降下半旗,五星紅旗卻依然高高飄揚。

2008年汶川大地震後,秘魯政府2008年5月16日宣布5月19日為“全國哀悼日”,以悼念中國遇難者。在外國政府率先降半旗的高壓下,中國政府不得不決定19~21日為下半旗的全國哀悼日,五星紅旗終於向普通國人低下了高傲的頭。2010年甘肅舟曲發生特大泥石流,1471人死亡,數千人受傷。國務院把2010年8月15日定為全國哀悼日,舉國降半旗誌哀。這天,央電視台說:“當五星紅旗緩緩降落時,人性的尊嚴冉冉升起。”此語一播出便激起人們的熱議:“當五星紅旗再次高高飄揚時,人性的尊嚴不知又跑哪裡去了。”“尊嚴?對誰尊?對誰嚴?”“生時如草木一樣低賤,死了倒有尊嚴,結論是生不如死。”“原來我們的人性一直在低谷。”

“當五星紅旗緩緩降落時,人性的尊嚴冉冉升起。”中國人已清醒,他們心裡念叨的不再是瞬息的降半旗,而是什麼時候降全旗,不是降一天、兩天,而是降下去了就永不升起。台灣作家三毛說:“我只認土地,不認旗子”。因為,五星旗把一黨專政標示於國旗,列之於法典,容不得異黨異派,那還和台灣人談什麼?五紅旗作為血腥獨裁的象徵性符號,最終會被國人民唾棄。唯其紅旗落地,改旗易幟,中國人民才有希望擁抱民主、法制、人權,才有希望獲得獨立、平等、自由、尊嚴。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