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鮮事 > 萬花筒 > 正文

30多歲的女人沒空矯情 女人奔四是一個美好的時間段!

最近幾年突然強調“儀式感”的人很多,說辭一套又一套,雞湯一碗接一碗,真的讓我彷徨過,覺得自己是不是活得太粗糙。後來我慢慢對“儀式感”有了些新的認知,也不知道對不對。

30多歲的女人沒空矯情

今天是我正兒八經的生日。

我不怎麼研究星座,有人說:獅子女是太陽花,她明艷動人,熱愛交往,活得非常跳躍,覺得人生充滿變數和神奇......嗯,真是說得太對了!

還說:獅子女比較虛榮,喜歡聽讚美的話,耳根子軟,看起來精明其實內心十分脆弱......切,簡直一派胡言!

倔強的獅子女又老了一歲,昨天經人提醒我才想起了這件事。近十年來我幾乎不過生日,有時是被提醒或“被過生日”,我自己是沒這根筋的。

“少根筋”其實可以大大提升我們的生活質量,我認識不少女人,整天琢磨著這些儀式感,生活不一定反饋給她很多,結果失望和失落倒是常有。

知不知道為何30歲之後女人越來越不想過生日,因為萬一自己戲挺足,周圍卻沒有一個人記得……神經病啊,我們不要面子的啊。

最近幾年突然強調“儀式感”的人很多,說辭一套又一套,雞湯一碗接一碗,真的讓我彷徨過,覺得自己是不是活得太粗糙。

後來我慢慢對“儀式感”有了些新的認知,也不知道對不對。

1.生活的儀式感這種東西,就有點像小學生補習。

有人覺得多加點儀式感生活才算有味,這不就和有人覺得小孩必須多上點補習班才能不掉隊差不多麼。

有人靠補習撐著,像是得到了加持,不補習就覺得這孩子跟不上,瞬間乏味;而有人是從不補習,看著皮糙肉厚,但也沒覺得孩子差哪去,偶爾補一下還挺樂呵。

兩種是不同的生活方式,但要說哪一種更牢靠,也說不準。

2.如果愛情都不能當飯吃,儀式感又算老幾呢?

我總覺得用儀式來衡量生活品質的人可能內心不見得強大,真正日子過得舒坦的,從不玩兒形式,更不想讓中間商賺差價。

3.“沒有儀式”本身難道不是一種儀式嗎?

這是最高級的、大愛無聲、大象無形、大繁至簡的儀式感呀(快編不下去了……)

我們都忘了生日,忘了紀念日,忘了各種名目繁多的儀式,這不就是生活的最高儀式么?

最偉大的儀式就是把平淡無奇的生活都能有滋有味地過下去,不靠調料。

你跟吳彥祖在一起,你跟潘長江在一起,哪一種更讓人相信你大愛無疆呢?所以啊,幸福不一定是光鮮的,更多是土味的。

4.中年人的儀式感其實不拘於形式。

我同事她們每天早上起床時都坐在床邊很有儀式感地默念一百遍“水逆散去”;買回來新面膜拆開之前都很隆重地搞個儀式感覺是在開啟變美之路;考試前她們都很有儀式感地把手機屏保換成“逢考必過”;報班刷卡時在密碼器上狠狠地按幾下算是對功德的祭奠......

這些大大小小的儀式,也是儀式,只不過很低調。

去年的8月初,我帶著朋友參加了澳洲旅遊局的活動,在凱恩斯大堡礁吃晚飯的時候,她說“明天是你生日哎”。

我問她:“你怎麼連這個也記得啊?”

她拿出了手機,備忘錄里寫了幾個重要的人的生日——她老闆,老闆的太太,最大的客戶,女兒,張學友,和我。

當時有種被寵上了人生巔峰的感覺。

當我還是個少女的時候,想像著將來我的夢中情人駕著七彩祥雲來接我,把我高高地舉過了天際,我成為他的宇宙中心,名副其實當起了小公舉,那也許就是人生巔峰了吧。

後來發現,確實有個人駕著七彩祥雲來接我,接完之後,又把我放地上,他自己駕著祥雲到處溜達去了,我經常隔著一條銀河系呼喊他的名字:雲,雲……他的回應可能是兩道閃電,也可能是一聲驚雷。什麼小公舉,簡直是霹靂貝貝!什麼人生巔峰,簡直是隨時癲瘋!

於是我經常跟年輕的姑娘說:愛情誠可貴,婚姻價更高。

好的愛情不難得,好的婚姻就很費腦子了。

等悟透這一點的時候,幾乎都已經奔四了。到這時你會發現,讓一個中年婦女把你捧上人生巔峰的可能性要遠遠高於自己的老公。

老公也許能給你一個完整的家,但中年婦女卻更容易給你完整的存在感。

她們細心,善於觀察,世面見得多,也更懂事。當她們記住你的生日,慰問一下你的隱痛,關心一下你的情緒,誇一下你的娃,送給你兩套重點中學內部資料,再介紹給你一個靠譜的牙醫的時候,你會忘了生活帶給你的創痛,重拾對生活的感恩。

她們總是擁有並完全體會每個女人僅存的一點小心思,然後默默地互相成全。

去年,我對著生日的蠟燭許下一個很樸素的願望:願兒子的小升初順利圓滿。

後來我想了一想,應該趁生日的時候再多許幾個重要的願。

那時我正在膽結石和腎結石開始發作的煎熬階段,8月回國後就住進了醫院,早知道當時最起碼應該許一個“身體健康”的願。

可是我忘了。

中年婦女容易忘掉一些重要的事,那是因為更重要的事擺在前頭。在“兒子小升初”面前,身體什麼的好像已經不重要。

所以對於一個30多歲的女人來說,也不是什麼母愛偉大,也不是什麼大愛無私,其實愛還是自私的,愛的自私性表現得更現實更具體了,只需要解決眼門前最堵心的那件事。

只不過,眼門前堵心的事總是一茬接一茬,應接不暇。至於別的,只能說,我們沒空矯情。

30多歲的女人總是顯得比較淡定,其實內心慌得一比。

上周和一群90後們一起吃了頓飯,吃了兩小時,他們討論了一小時的生髮液,10個人居然報出了5種品牌,另外一小時她們聊超聲刀技術和護膚品牌的挑選。而我,就默默地看著她們為“爭取多年輕幾年”而努力。

也許她們在想:咦?這位大姐都不擔心頭禿啊?

30多歲的女人,很少扎堆討論生髮液了。大家都知道,努力的方向已經不是這些淺顯的表面,我們在對抗脂肪肝,血黏度,心臟和血壓,關節退化以及精神層面的問題,還要對抗孩子的學業,父母的健康,配偶的關係管理......

至於生髮液,不是我們不需要,而是我們對“變禿”的恐懼早就排到了後面。

那30多歲除了怕老,更怕什麼?怕等死。

我身邊越來越多的人,在奔四的時候,才開始雄起,覺得再不做點什麼,餘生就只剩等死了。

我一個朋友當了十年公務員,現在30多,本來在單位養老等退休。有一天她說:我想干點別的,能讓老公和兒子覺得很厲害的那種。

最後她決定去考個教師資格證。

她又問:“30多才學這個,太晚嗎?”

我30多歲開始做公眾號晚不晚,公眾號這種東西你去看吧,做這個的平均年齡是25歲,基本都是90後。我如果沒去做,再想想,那麼每多想一天,就更晚一天。我現在每一天都在慶幸:還好當時沒有再等。

30多歲還能幹啥,沒有什麼標準答案的。

唯一的答案是“想幹什麼千萬別再等了。”要乾的事還有很多,要解決的問題也不少,但是等我們去享受的勝利果實也時不時能出現。

其實女人奔四是一個美好的時間段,可以非常享受那種通透卻能隨時裝傻的小喜悅,有一種真實的勇敢。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寧成月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萬花筒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