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生活 > 社會觀察 > 正文

美國拆壩運動的啟示 四個字引人深思

21世紀初是美國拆除大壩的“高峰期”,圖為拆除上艾爾瓦大壩。(網路圖片)

亞洲(中國)的水電支持者用到處建壩的美國作為推進爭議項目的例證。但實際上,美國如今仍在投入大量時間和金錢改正從前犯下的錯誤。

面對批評,亞洲(中國)等地區的水電支持者總會提出美國發展水電的例子為自己辯護。他們認為,美國都建了這麼多水壩,為什麼我們就不能?

“世界上有這麼多水壩,要是(這些水壩都)一無是處,幹嘛不幹脆都拆掉呢?”寮國能源與礦產部副部長維拉彭・維拉馮在今年十月一次論壇上談到該國頗有爭議的水壩項目時表示。

2012年5月,中國水力發電工程學會副秘書長張博庭回應外界對中國在水裡豐富的西南地區修建水壩計劃的批評時,也援引美國的例子證明修建水壩是正常做法,並(錯誤地)指出單美國田納西河上就有70座水電大壩。

在其長達一個世紀的建壩運動中,美國學到了很多經驗教訓。雖然很多項目在發電、防洪和灌溉方面做出了寶貴的貢獻,但外界的水壩支持者往往沒有看到的是,美國在挽救那些設計失誤的水壩所造成的損失上花費了多少資金和精力。

截至2011年,全美拆除水壩數目累計達到一千座,單在過去十年中就拆除了430座大壩。拆除水壩價格不菲——有時成本甚至高得驚人——但政府和環保人士一致認為,有些水壩為害太大,根本不能保留。

對於那些剛剛開始修建大規模水電項目的國家,美國科學家、環保人士和政府都發出了這樣的忠告:不要重蹈覆轍。

“在基礎設施建設方面,我們有很多慘痛的教訓。”美國一位前政府官員2012年7月在一次湄公河地區領導人會議上如是說。“老實說,我們犯過很多錯誤。”

歷史

美國是世界上水壩數量第二多的國家,僅次於中國。根據美國陸軍工程兵團的統計,美國全國共有約7.9萬座水壩,這還不包括那些規模太小而未列入統計名單的水電項目。其中,約有2500座水壩具有發電能力。

20世紀是美國水壩建設的黃金時代。時任美國總統的西奧多・羅斯福1908年寫道:“我們應該儘可能地利用每條河流的水力”,而接下來幾十年美國的建壩熱潮幾乎席捲了美國所有主要河流。

這一時期的建壩大潮中誕生了美國最重要的兩座水電站:1936年竣工、位於科羅拉多河上的胡佛大壩,以及1942年竣工、位於哥倫比亞河上的大古力水壩。這兩座水壩至今仍然是美國水力發電最重要的力量。(正如反對新建水壩的人們所說,這證明了適宜修建水壩的地址很久之前就已經被利用完了。)

但是自上世紀六十年代開始,建壩運動勢頭減緩。包括1968年出台的《自然與風景河流法案》以及1969年出台的《國家環境政策法》在內的一系列聯邦立法迫使開發者在展開水利設施建設之前考慮項目對河流的生態影響。

此外,隨著美國公眾對水壩工程的高成本越發敏感,環保意識日益提升,美國政府面臨的壓力也越來越大。

“我們經歷了1900年代初期和中期的建壩大潮之後意識到,‘啊,原來我們修這些大壩付出了這麼大的代價!’”環保組織美國河流組織女發言人艾米・柯伯爾表示。

水壩之害

從定義上來說,大壩的功能就是把河流變成水庫。這對生態環境影響重大。

土壤沉積模式的變化會影響到大壩兩側上前英里的土地。溫度變化幾度就可以破壞整個生態系統。魚類遷徙受阻無論對於這些物種本身還是對於以這些魚類為食的人類都會造成災難性的影響。

美國西北部太平洋沿岸的美國原住民部落有這樣一個傳說:艾爾華河裡曾經游滿了鮭魚,人們踩著魚背就可以過河。自二十世紀早期建壩之後,艾爾華河中的鮭魚種群數量已經減少了90%。

此外,雖然胡佛大壩這樣的大型建築看起來十分宏偉,但水壩的壽命實際上是有限的。水壩的維護有時十分昂貴——而且隨著時間推移,可能越來越難以確定到底是應該由聯邦還是由州或者地方部門負責維護水壩。

“有很多水壩最終失去了經濟價值之後便被遺棄。”曾參與化石溪水壩移除和恢復項目的北亞利桑那大學教授簡・C・馬克斯說。“很多河流都是這樣無緣無故地就被破壞了。”

拆壩

如果說上個世紀是建壩的黃金時代,那麼本世紀早期便是拆壩的黃金時代。

“這個國家想要對某些基礎設施的收益和成本進行重新評估。”美國墾務局局長邁克爾・康納表示。墾務局銅管美國的水務管理,並且主導了上個世紀的很多水壩建設項目。

眼下的拆壩潮始自美國東北部緬因州肯納貝克河上愛德華茲水壩的拆除。這座建於1837年的大壩兼顧發電和通航之用,但它破壞肯納貝克河中的魚類種群,把一個曾經物產豐富的地區變成了工業衰敗的象徵。兩岸的磨坊最終倒閉,水壩本就不大的發電能力就此徹底失去了用武之地。

1993年大壩的聯邦許可證到期時,環保組織、州級和聯邦機構聯合遊說聯邦政府拆除該壩。經過十年的法律糾葛,愛德華茲水壩最終於1999年拆除,肯納貝克河終於得以恢復原貌。

2011年9月,美國推出了至今為止最大規模的水壩拆除計劃——這項總價3.25億美元(20億元人民幣)的項目旨在拆除艾爾華河和葛萊恩斯峽谷上的水壩,希望能恢復奧林匹克半島曾經龐大的鮭魚種群。

但這並不是說現階段美國應該拆除所有的水壩。水電是美國第二大可再生能源,僅次於生物質能。康納說,墾務局目前已經不再尋找新的水壩建設點,而是試圖增加現有設施的發電能力。

現代科技使工程師得以修建更加智能的水壩,並在是否建壩的決策過程中比前人更為理智。

“那些考慮新建水壩用來發電的國家應該認真考慮水壩項目可能給當地環境和居民生活造成的影響。”來自環保組織水電改革聯盟的魯派克・沙帕里亞說。“雖然許多政府是出於善意,但他們的行動並不總是基於確鑿的科學論證之上,而這一點恰恰十分重要。”

過去一個世紀中,水壩的建設者們堅信人定勝天。如今,科學提出了一個大不相同的觀點,一個規劃者應該認真考慮的觀點:人定勝天還是人應順天

“中國和巴西等國應該學到的就是:要吸取我們的教訓。”北亞利桑那大學的馬克斯表示。“當今的發展環境已經與過去不同——我們已經意識到,資源是有限的。”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華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社會觀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