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奢侈品牌投資者開始清醒看待中國市場

人民幣走軟對歐洲頂級奢侈品牌的增長前景構成直接威脅,這將迫使投資者更加認真地看待奢侈品行業過度依賴中國市場的問題。

根據《股聞天下》(Heard on the Street)欄目編纂的包括10家奢侈品公司的指數,歐洲奢侈品公司股價從上周五早盤至今已跌去7.5%。同期的歐洲斯托克指數僅下跌4%。此前奢侈品公司曾在一段時期內表現出相當強的韌性:儘管中美關係緊張,年內迄今《股聞天下》的奢侈品指數仍上漲24%。

人民幣兌美元周一跌破7元大關,為2008年以來中國央行首次允許人民幣觸及該水平。這次不捍衛人民幣7元關口的決定緊隨幾天前美國總統川普(Donald Trump)發出的關稅威脅,當時川普宣稱要對另外價值3,000億美元的中國商品加征10%的關稅。此外,中國還要考慮如何應對香港發生的暴力示威活動。就奢侈品購物而言,香港是全球最重要的城市之一。

截至最近,投資者本來還認為可以不必在意中美關係的惡化。因大多數歐洲設計品牌都在接近本土的地區進行生產,可以免受直接的關稅衝擊,與寶馬汽車(BMW)等汽車生產商截然不同。並且,向中國出口手提包也不會構成所謂的國家安全威脅,不會像美國半導體產業那樣受到此類衝擊。此外,奢侈品公司自身的財報也安撫了投資者,他們上個月發布的季度業績報告顯示,來自中國消費者的購買需求強勁。

但人民幣貶值則不同,貶值直接侵蝕了中國消費者的購買力。中國買家的消費佔全球奢侈品總消費額的三分之一,也為奢侈品消費貢獻了絕大部分增長。中國遊客在海外的消費將會減少,各大品牌最終可能不得不決定是否要在中國大陸提價。2015年人民幣貶值後,整個奢侈品行業的增長陷入停滯。

北京,一名男子行經一家Louis Vuitton精品店。圖片來源:THOMAS PETER/REUTERS

香港的動蕩對所有在當地支付過高租金的品牌來說也不利。鐘錶股歷峰集團(Richemont)和斯沃琪集團(Swatch Group AG, SWGAY)的風險敞口最大,因為2019年上半年,香港是瑞士手錶在全球的最大市場。

事實證明,奢侈品中的所謂“避風港”並不像投資者想像的那樣具有防禦性,這或許是因為它們之前的表現如此強勁。LVMH Moet Hennessy Louis Vuitton是歐元區斯托克50指數成份股中跌幅最大的個股之一。LVMH旗下擁有迪奧(Christian Dior)、Celine及LVMH同名品牌。Birkin手提包製造商愛馬仕(Hermes)的股價跌幅超過義大利品牌Salvatore Ferragamo(SFER.MI)。

即使經過了最近幾個交易日的下跌,歐洲奢侈品股的預期市盈率的平均水平也達到了26倍,遠高於22倍的五年平均水平。投資者尤其需要密切關注人民幣匯率。在估值如此之高的情況下,奢侈品行業似乎很脆弱。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楚天 來源:華爾街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