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1959年 達賴喇嘛出走始末

1959年,達賴喇嘛被迫出走印度

開場語:1959年3月10日,數萬藏民包圍達賴喇嘛的夏宮羅布林卡,這次事件最終以中國軍隊強力鎮壓結束。以武力解決西藏問題,是北京不得已而為之呢,還是以毛澤東為首的中共中央由來已久的既定政策?達賴喇嘛是預謀叛亂,還是無奈出走?被解放軍稱為“叛匪”的究竟是什麼人?美國之音《解密時刻》繼續邀請西藏問題學者李江琳為您揭開1959年拉薩的歷史之謎。

北京得到報告:藏人要獨立,同中央決裂

畫外音:1959年3月10日,藏人擔心達賴喇嘛去西藏軍區看演出時被漢人扣押,因此包圍了達賴喇嘛的夏宮羅布林卡,阻止他前往。第二天,中共西藏工委向北京發出電報報告說,藏人開會決定“同中央決裂”,並將“為爭取‘西藏獨立’而搞到底”。的確,一些藏人代表在3月10號召開了一次會議。但是他們是否代表了全體藏人呢?他們在會上作出的主要決策只是要求獨立嗎?

李肅:拉薩事件以後,中共的西藏工委向中央進行了報告,說到藏人開會了,而且宣布要獨立,要同中央決裂。這個情況是中國官史里的說法,這個是不是符合事實呢?

李江琳:不完全符合事實。首先,它的情況遠比這個複雜。藏人所開的這個會議(的參與者)是包圍羅布林卡外面的。在3月10號那一天,他們選出來了大概幾十個代表,他們在一起開會。他們的代表性,只包括外面那一群人。第二,根據當時在場的藏人的回憶,參與會議的人,他們的回憶中,他們做出的幾個決策,其中還有一個,他們要組織一個代表團到中央去,向中央請求寬恕。但是由於這個事情的發展,他們沒來得及做,但是這一點也是在我們現在看見的資料中沒有的。

李肅:你指的是官史資料裡邊沒有的?

李江琳:對。在我看見這些資料中,我能夠得出的結論是,當時的情況並不是所有的人都主戰,也有人主和。

李肅:中央政府接到了西藏工委的這個電報以後,是什麼反應?

李江琳:我們現在看見的資料,這些資料很多並不是公開出版的,它是所謂內部出版的,但是你也能找的到的這些資料,我們可以看得出來的是,它立刻做的是軍事準備。

李肅:那麼他們說要打,是什麼理由呢?就是因為上萬人圍了羅布林卡嗎?

李江琳:有幾個理由。一個理由是說,叛亂了,對中央政府叛亂。還有一個是說你提出要獨立。還有一個是社會治安,說到處都在燒殺、強暴,甚至強暴尼姑,這個是沒有的。這些都是宣傳上的理由。

西藏問題:和平解決,還是武力解決

畫外音:中國的軍事準備只是為了處理拉薩事件而臨時安排的,還是中國領導層對解決西藏問題始終如一的想法呢?我們來看看拉薩事件之前的一些史實:

1950年1月,毛澤東從莫斯科給中共中央和解放軍西北野戰軍司令員彭德懷發出一份電報,電文說:“西藏人口雖不多,但國際地位極重要,我們必須佔領,並改造為人民民主的西藏。”

1950年10月,解放軍兵分四路,從四川、雲南、新疆、青海進軍西藏,並於隔年10月進抵拉薩。不久,西藏全部主要城市都有解放軍駐守。

1955年冬,毛澤東指示西藏工委“準備進行民主改革”,“必須在打的基礎上進行準備”。

1956年11月,毛澤東在中共八屆二中全會上說:“我們的西藏工委和軍隊要準備著,把堡壘修起來,把糧食、水多搞一點。”

1958年,時任中共中央書記處總書記鄧小平指出,西藏軍區在生產的時候,同時要把武器放在旁邊,時時準備作戰。而且還跟他們說,不要隨便打,要打就一定要勝。

1959年1月,毛澤東說:“幾年之後,例如三、四年,五、六年,或者七、八年之後,總要來一次總決戰,才能徹底解決問題。”

從1949年10月中國共產黨建政,到1959年3月開始的“西藏平叛”,在中共領導人發出的有關西藏的指示中,“打”、“戰爭”、“決戰”這樣的字眼屢見不鮮。

1959年3月10號,藏人包圍羅布林卡,中共領導人迅速做出反應:

1959年3月11日,中共中央在收到西藏工委有關拉薩事件彙報的當天便回電指示說:“西藏上層公開暴露叛國反動面貌,是很好的事,我們的方針是:讓他們更加囂張,更加暴露,我們平叛的理由就更充分。”

李江琳:“在這個過程中還有一個電報,毛澤東說:照目前的形勢看來,解決西藏問題有可能要提前。提前,也就是說明他遲早是要做的,只是3月10號這個事件給了他一個理由。大概是在3月10號的時候,他把黃克誠他們叫到武昌,去當面給予指示的時候裡面有一句話就是這麼說到的,形勢這樣非常好,總算等到了政治上的主動。”

李江琳:“從《丁盛回憶錄》,丁盛將軍,他是西藏和青海,還有1962年中印邊界戰爭的主要指揮官。他的回憶錄中裡面有一章,題目叫作《丁指部隊的西藏平叛作戰》。他說,他收到中央軍委給他的電報,命令他成為一個小型指揮部,稱為‘丁指’。是什麼時間呢?是1959年3月11號晚上11點。”

李肅:也就是在拉薩事件的第二天。

李江琳:對。而且是同時是三個電報,一個是發給西藏工委,一個是發給成都軍區,要成都軍區的副司令黃新廷,要他成立一個叫“黃指”,準備入藏平叛。

畫外音:1959年3月12日,藏人包圍羅布林卡不到24小時,毛澤東在武昌親自起草了一份電報。這份電報的內容至今尚未完全解密。在目前已知的電文中,毛澤東指出:“西藏工委目前策略,應是軍事上采守勢,政治上采攻勢。”毛澤東說:“如果敵人進攻時,在初期不要多殺傷,更不要出擊,最好使他們先得一些小勝利,使他們感到驅漢有望,才有大打一仗的可能,否則只會小打一陣,(使他們)倉皇逃走。當然這樣也不壞,但不如爭取大打一仗為更有利。”

李肅:他說在初期的時候不要多殺傷,更不要出擊,讓藏人得到一些小勝利,讓他們感覺驅漢有望。這是為什麼?

李江琳:這裡面說明幾個問題。一個問題是毛澤東知道,在拉薩要打這場仗的話,他是必勝的。並沒有後來宣傳中所說的,形勢非常嚴峻,叛匪多於我們若干倍。有一個廣為流傳的說法,叫作一千解放軍消滅了七千叛匪。這個是完全不符合事實的。這是後來製造出來的一個狀況。我在我的書里對當時的軍事力量對比是有一個詳細的統計。拉薩戰役是一場炮戰,不是短兵相接的這種戰鬥。藏人的說法就是,根本看不見一個解放軍,我們就被他們炸得一塌糊塗。所以他們(中國軍政領導人)一開始就知道只要打我們肯定就會贏。但是我們要做的是什麼呢?消滅得越多越好,把他們徹底給消滅了,免得打散了以後就很麻煩。所以就要把他們全部都吸引過來,這時候它所做的是,先假裝我們輸了。

李肅:示弱。

李江琳:對,給你們製造一個假象,然後我們能夠大打一仗。我對毛澤東這一點比較有興趣。他為什麼要大打一仗,而不是小打小鬧?我認為他不是想要把達賴喇嘛趕走就完了,而是要通過戰爭,徹底地把西藏的原有社會制度全部掃除。十七條協議中有一條,是西藏現有制度不改變。這一點和西藏必須改造成人民民主的西藏是矛盾的,是相對的。你既然要保持現有的制度和官員,就是說他們原來做什麼官還是做什麼官,你就不可能成為人民民主的西藏,這兩個是不可兼容的。在簽訂十七條的時候,藏人並不知道毛澤東真實的想法是要把西藏改造成人民民主的西藏。

《十七條協議》是方針還是策略?

畫外音:1950年,中國中央政府和西藏當局的和談陷入困境。藏軍試圖阻止解放軍進入西藏。當年10月,解放軍在康區首府昌都發動被稱之為“昌都戰役”的攻勢。結果8000藏軍不敵三萬解放軍,5700餘藏軍被殲。由原西藏地方政府噶倫、派駐昌都總管阿沛•阿旺晉美率領的2700餘藏軍被解放軍繳械。隔年5月,阿沛•阿旺晉美率領西藏當局代表團赴北京簽署了《中央人民政府和西藏地方政府關於和平解放西藏辦法的協議》,俗稱“十七條協議”,其中包括允許西藏自治,承諾西藏現行制度不變,維護西藏宗教,不強迫西藏改革。阿沛•阿旺晉美後來曾擔任中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

李肅:藏人對《十七條協議》其實抱著很大希望。

李江琳:對,他抱了很大的希望。

李肅:反過來中國上層對於《十七條協議》是怎麼想的?他簽的時候是怎麼想的?

李江琳:簽的時候,毛澤東有一個電報,是在昌都戰役之前。它裡面就講了,對昌都戰役我們現在採取一種策略,要安撫尼赫魯,讓他們不要緊張,爭取要讓西藏方面派人來談判,也就是談判“十七條”。以這個什麼為基礎呢?就是以鄧小平起草的十條為基礎。爭取這個十條成為兩方都接受的一個協議,這樣我們明年進軍西藏就會更加順利。

李肅:那就是說,簽“十七條”其實上是為了進軍西藏的一個手段,而不是目的。

李江琳:對,不是目的。

李肅:可不可以說“十七條”實際上是城下之盟?

李江琳:它本來就是昌都戰役之後簽訂的。簽訂的時候,作出了很多的承諾。這些公開發表的承諾和當時內部沒有發表的文件是矛盾的。矛盾的時候,如果不把《十七條協議》給取消,就不可能進行名正言順的社會改造。“十七條”是一個公開的、被國際社會看見的東西。你要取消它,必須要給出一個理由。最好的理由,就是毛澤東所說的,“政治上面我們爭取到了主動”。這句話是什麼意思呢?我對他的理解就是:好,你叛了,我來平叛。也就是從那個時候開始,一直到現在所宣傳的,是你們主動撕毀了十七條協議。這樣它的邏輯就完整了。所謂平叛、改革、建政就變成了順理成章的事情,而且是取得了道德上的高度,這個責任變成你的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美國之音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