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大陸 > 正文

周永康兒媳維權案律師陳建剛披露為何舉家逃亡

中國維權律師陳建剛在逃亡途中。(陳建剛提供圖片)

接受周永康兒媳、美籍華人黃婉委託、為其被禁止離開中國一事提供法律援助而遭地方官員人身威脅的北京律師陳建剛上周攜妻小經東南亞輾轉逃到美國。2017年5月3日,陳建剛一家與北京維權人士張寶成夫婦在雲南旅途中被持槍警察抓捕。今年4月1日,曾在709案中為當事人辯護的陳建剛律師前往參加美國國務院贊助的漢弗萊獎學金學術交流項目時在北京機場被攔截,警方稱他出境可能威脅國家安全。這位受到中國邊防重點監控的知名律師日前接受了美國之音電話專訪,談他為何選擇在人權組織幫助下舉家逃離祖國。

記者:你為什麼選擇走這條路?

陳建剛:為什麼選擇一定要離開中國,我主要有兩點的考慮。第一個考慮就是基於我家人、我太太、我孩子的安全。這是一個原因。因為這點我自從709之前我被限制出境,也就是2015年的春天,這四年多以來,那麼到了2017年5月3號,我在雲南被抓捕,我一家人被抓捕。他們居然拿著槍對著我兩個孩子的腦袋。我大兒子當時是6歲,我小兒子兩歲。他們就是中國共產黨的警察,或者說特務,就可以這樣干。這就是習近平的這幫人馬,他們就可以這樣對待我的孩子,我的家人。

而我們沒有任何過錯,沒有任何人給我一個罪名,連立案都沒有,就是不讓我到雲南旅遊,就這樣把我一家人抓捕。我孩子晚上高燒到42度,他們把我囚禁在派出所。大廳里鐵椅子上面,我兩個孩子就是這樣度過來的。

家人安全受威脅為了孩子生存

所以,現在我為什麼要出來?是因為共產黨殺人不眨眼。我要讓我的家人,我倆個孩子,我妻子,能夠落腳到一個能夠得到人身安全的地方。這是第一個原因。這件事情是叫我非常焦慮的。我幾年以來被他們囚禁著,被他們嚴密的監控著。但是最讓我不得安枕的是我孩子和我妻子安全的問題,所以這幾年國保、北京的特務他們監控我,常常向我威脅,我要考慮我家人的安全問題,我要為我的家人好,這是他們說的。說,老陳你要多考慮考慮孩子的問題。那就是說,我妻子和孩子在他們手中就是人質嘛。包括孩子上學的問題。他們曾經多次來干擾學校不能接受我們家孩子。就這種問題,雖然現在我在北京我人身沒有去坐牢,沒有多大的傷害,但是中國共產黨的他們這些特務一再向我表示我一家人在他們手中掌握著,他隨時可以收緊,隨時可以讓我們感到痛苦。也就是說,我孩子隨時面臨著各種人身威脅,我不得不為他們安全著想,選擇逃離中國。這是第一個原因。

人權律師屢遭打壓吊照

第二個原因,在當今中國,習近平掌握中國以來,對人權律師維權律師的打壓是逐步在加強,那麼他們的意思這幾年看是非常明確的,就是要把維權律師或者人權律師全部的連根拔起。從709以來,已經有二三十人,要麼坐牢,要麼把律師證給吊銷,或者註銷。通過各種卑劣無恥的手段。

發生在中國(8月)6號的事情,李金星剛剛把律師證給吊銷了。我可以這樣說李金星律師應該是中國國內在刑事辯護領域,最優秀的律師之一。他為了多少冤案,付出了最大的辛苦,取得的成績也是最高的。但是這樣一個人,為什麼中國共產黨一定要把他律師證搞掉呢?那就是這樣一個有能力的人,這些有能力有勇氣,又有愛心,願意奉獻,奉獻給這些受苦受難的當事人與家屬,這樣的人,共產黨一定是要把我們消滅掉,要讓我們沒有辦法施展個人這一點點的能力。李金星就是一個事例呀。其他很多人,無不是如此。比如,就像江天勇這樣的,像被搞掉律師證的隋牧青啊、劉正清啊。現在還有發生在陝西的常瑋平律師,面臨也是下一步要把律師證給搞掉。

尋找工作空間繼續追求民主自由憲政

我面臨的處境恐怕要更危險,我得到的威脅是要讓我失蹤,不是把律師證搞掉這種風險,也不是被逮捕,而是直接失蹤了。這是北京市司法局主管律師的副局長王群當面告訴我的。那麼在這種狀態之下,一個真正要做事情的律師在中國境內已經沒有生存空間。我實事求是的講,就是這樣。

這幾年以來人權律師也在分化,有一些人去坐牢了,有一些人律師證被吊銷了,或者通過其他卑劣的手段讓律師不得執業,再有一些人被迫銷聲匿跡,轉型了,不敢再做人權案件,或者迫不得已開始和官方合作,再有一些人,就是位置比較靠後的律師,有這個願望從事人權案件,但是面對壓力的時候就銷聲匿跡了。所以在國內我表達的就是,我們作為想維護人權、捍衛人權,在中國共產黨統治下的中國境內已經沒有工作的餘地,沒有發聲說一句話的空間。對於我來說,我是一定要說話的,我一定要做追求民主、自由、憲政這些工作的,現在我在國內沒有空間,當然我下一步要尋找我工作的空間,所以我選擇出來。

記者:有沒有想到萬一(出逃)不成功怎麼辦?

陳建剛:這個我想到過,2017年就是這樣。2017年的情況,他們就是在雲南抓捕我。相信在自由國家的人都能明白,為了自由還有什麼捨不得的?還有什麼風險不可以承擔的?我個人來說,為了自由,為了孩子們的人身安全,我願意去承擔一切風險。

(訪談內容根據電話錄音整理,受訪者觀點不代表美國之音)

陳建剛律師曾受聘於美籍華人黃婉,後者是曾任中共政法委書記的周永康的兒媳。黃婉在中國因職務侵占罪被判刑,刑滿後接受過社區矯正,之後被以涉民事經濟糾紛案件為由限制出境。她為爭取返回美國而聘請陳建剛為自己維權。7月初,陳建剛在網上公布的黃婉口述筆錄稱她在周永康落馬後被非法關押在北京的一個地點,其間曾遭受酷刑折磨。

黃婉在陳建剛一家成功出逃後發推披露,北京市司法局曾威逼利誘陳建剛,要求他退出黃婉案件代理工作。黃婉推特引述陳建剛指稱北京司法局副局長王群威脅說,“如果你繼續做這個案子,就讓你失蹤!”

美國之音目前無法聯繫到上述北京司法局人員就相關情況發表意見。

2017年初,陳建剛和另一位維權律師劉正清公布了會見709律師謝陽的筆錄。筆錄披露了謝陽口述審訊期間曾遭酷刑拷打等情節,引起國際社會和中共當局的注意。

今年4月10日,美國國務發言人摩根‧奧特葛斯(Morgan Ortagus)就陳建剛被北京機場警方阻止赴美訪學一事法推文指出,對不準人權律師陳建剛離開中國到美國參加交流項目感到不安。這位發言人敦促中共當局尊重陳建剛的行動自由,並將律師和維權人士視為通過發展法治來促進公民社會的夥伴。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夏雨荷 來源:美國之音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