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鮮事 > 萬花筒 > 正文

有誰會想到 他寬恕了奪走妻兒生命的男人 換來了這樣的一個結局

試想像一下,幸福美滿的生活一下子跌落到痛不欲生的地步,自己卻無能為力改變這一切,這是如何令人萬般痛苦!

而這,正是發生在美國一位名叫埃里克男人身上的事情,但他隨後的做法引來了不同的輿論,甚至導致整件事情成為了媒體爭相報道的焦點。

一切,要從2005年開始說起。當時埃里克和妻子,瓊,剛生下了一個可愛的小寶寶,菲思。迎來第一個孩子,對於每一對夫妻來說都是那麼的幸福,埃里克自然也是,兩人早早就為了迎接這個寶寶做了很多的準備。

衣服,搖籃,奶瓶奶粉,尿布等等,雖然花費一下子增多,但為了孩子,這是值得的。沒有什麼,比看著孩子健康快樂成長更開心的了。

2006年,埃里克和瓊即將迎來了第二個孩子,這一次是男孩,擁有一子一女的美滿幸福生活,令這對夫妻更是難掩心中的歡喜。

但幸福的軌跡在10月2日開始發生了偏離。這一天埃里克的家門被人突然急速的敲響!原來是埃里克和瓊一直去祈禱的教堂的牧師:“你的妻子發生了車禍,現在在醫院。”

聽到這個消息的埃里克馬上前往醫院,但醫護人員的消息,無疑是噩耗般的。女兒菲思只有輕微的損傷,但妻子,還有在肚子里,連這個世界都未來得及看上一眼的兒子,就成為了這一場車禍的亡魂。原本色彩繽紛的美好生活,於埃里克來說突然變成了黑白。

車禍的起因也有一個令人唏噓的事實。這一樁事情的開端並非是因為醉酒等因素,而是一個20歲的年輕小夥子,馬特。

他是一位剛進入消防部門沒多久的新手消防員,因為這個職業的緣故,連續24小時高強度的工作並不鮮見。10月1日的時候正好是馬特執行完任務的一天。但沒有人料想到第二天發生的事情。

10月2日上午,馬特按平常一樣回家,但不知道是否前一天的高強度作業,致使他在路上突然疲倦來襲,他控制不了自己,睡在了方向盤上。最終離自己家只短短的兩英里處,他撞上了瓊當時駕駛的車輛,發生了這一起事故。

(馬特)

當埃里克探望女兒菲思的時候,菲思不明白髮生什麼事情,爬到自己的膝蓋處握著自己的手睡著了,此刻的埃里克,像個孩子一樣哭了。

另一邊,警察對馬特說出整件事情的嚴重性:“不知道是否有人告訴你,事故中的女司機沒有撐過去,而且,她當時懷孕已經七個月了,肚子里的寶寶也沒有了”。作為一個時刻將人民性命擺在首位的馬特,整個價值觀被毀滅了,他親手葬送了別人的幸福。

接下來就是等待著審判的馬特,馬特作為消防員的一生,決定權已經在埃里克手上。當然,此刻很多人會認為,埃里克就該狠狠的起訴馬特讓他為此承擔惡果,這也是本應該的事情。

由於起訴的原因,兩人不允許聯繫,但出乎意料的是,埃里克沒有馬上起訴馬特,而是暫時保留了這個權利,這讓所有人都為之驚訝。

雖然埃里克終日沉浸在悲傷之中,但他仍然會如常到當初和妻子一起去的教堂里,回憶起當初的一切。因為妻子也是牧師之一,這讓他也喜歡上了這裡。

埃里克回憶起和妻子討論過的一個問題:“在悲劇發生的時刻,你有機會表現出寬恕,或是進行明確的復仇”?當時的妻子,選擇了寬恕。那麼對於一個失去了妻子和兒子的埃里克來說,他能夠做什麼?

終日沉浸在怨恨和憤怒里?狠狠的懲罰馬特,讓曾經以幫助人民為自己目標的馬特毀掉一輩子來彌補當初的惡果?這或許都不會是在天堂的妻子想要的。於是乎在聽證會上,他決定不起訴馬特,而馬特,也只需要承擔社區服務和賠款。

但另外一方面,馬特自己也不好受,即使沒有被起訴,他一直走不出自己造成惡果的悲痛循環里,他希望了解埃里克的情況,向他表達自己的內疚,但馬特不允許接觸埃里克。

這個故事,似乎到這裡結束了。但正如一開始埃里克寬恕馬特一樣,這整件的事情,已經不再一樣了。

兩年後的一天,馬特正從雜貨鋪出來,他的手裡拿著一堆空白的慰問卡。這個時候一個男人正向自己走來,原來那是埃里克。此刻馬特的內心五味雜陳,被揍一頓?或是被辱罵一番?無論發生什麼,馬特都已經在內心告訴自己不會還手,這是自己應得的。

但出乎意料的是,埃里克沒有說一句話,他就這麼擁抱著馬特,而馬特壓抑已久的內疚,悲傷,後悔和絕望,一涌而出。

兩人選擇了一個地方交談,這一交談就長達兩小時。彼此分享了這兩年的各種情感起伏,也因為此舉,這兩個男人成為了別人眼中看不懂的朋友。

隨後兩人來到瓊的埋葬地方,埃里克將馬特帶到這裡並非是要他贖罪,而是要勇敢面對這一切,然後放下心中的愧疚,重新往前走。

哭過之後的馬特和埃里克,真正意義上的從新面對新的生活。

從最初的走出悲痛,到後來探討生活上的各種問題,埃里克成為了馬特生命中如哥哥一般的存在,而埃里克,也彷彿像是多了一個弟弟。

埃里克在接下來的十年里也見證了馬特墜入愛河,結婚,並且開始自己家庭的人生新階段。馬特成為一位三個孩子的爸爸,盡心盡責的丈夫。

而埃里克,也在後面的日子裡遇到一位不計較自己破碎家庭的愛人,他組建了一個新的家庭,並且生下了一個兒子。

重要的是,馬特從菲思那裡得到了救贖。雖然當時菲思只有兩歲不到,但是馬特後來親自向菲思說明了當時的事情,表達了自己一直以來內心的掙扎。

而菲思,看到父親和馬特之間的友誼,看到馬特幸福美滿的家庭,或許抱著寬恕的心才是在此刻最應該做的事情,因而菲思接受了馬特的痛苦,也讓自己心中一直解不開的心結,在這一刻得到了解脫。

菲思在往後的生活里,成為了馬特妹妹一般的存在,馬特,也盡自己的能力幫助菲思,愛護菲思。

雖然兩個家庭的地理位置距離很遠,但是埃里克和馬特依舊會時不時就聚在一起。值得慶幸的是,菲思和馬特的孩子能夠打成一片,沒有隔閡。彼此的妻子也能夠互相理解體諒眼前兩個男人悲痛的過往,互相扶持。

能夠有今天這樣幸福的畫面,誰能想到一開始居然是由一場悲劇演變而來的?

(“一家人”在玩耍)

埃里克和馬特之間的故事,經過十多年的醞釀,在今天成為了多個媒體還有紀錄片製作方的焦點。因為他們都希望將這個難以想像的故事呈現給更多的人知道。

他們之間化仇恨為寬恕,化悲傷為親情的結局,也成為了城中的熱話。

(兩人在採訪的現場)

是的,很多人覺得埃里克這樣的做法實在是太傻,對於奪走自己妻子和兒子生命的馬特也沒有必要原諒他。

但或許正是埃里克選擇了不同的做法,馬特對自己的所作所為真心的感到愧疚,最終才會讓兩個曾經破碎的家庭,變成今天這般洋溢著愛與幸福的“一個家庭”。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麗 來源:不能說的奇趣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萬花筒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