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鮮事 > 萬花筒 > 正文

為什麼我們擁有的多了 快樂卻變少了?

為什麼我們擁有的多了,快樂卻變少了?

因為,我們將自己的人生過成了“有限遊戲的人生”。

什麼是“有限遊戲”?

根據哲學家、宗教研究學者詹姆斯卡斯的定義,有限遊戲是那種以取勝為目的,不斷在邊界內玩的遊戲。比如:社會就是一個有限遊戲,社會發展的目的是為了獲得頭銜、攫取權力。戰爭也是一個有限遊戲,戰爭的目的是掠奪更多資源,獲得更多權力。

那什麼是“有限遊戲的人生?”

“有限遊戲的人生”是指以取勝或比周圍人更好為目標的,一直都活在社會主流價值觀邊界之內的人生。

這樣一種人生,恰是我們中絕大多數人正在過的人生。

在我們什麼都不懂的時候,就被父母和老師放入了一個名為“好好學習,努力考第一”的“有限遊戲”里,每一次遊戲都有排名,都有贏家。

後來,遊戲日益嚴肅,從小升初,初升高,到高考,每一次遊戲都讓我們和父母如臨大敵。於是,在這樣一輪輪日益嚴肅的“有限遊戲”里,我們終於忘記了自己對這個廣袤世界的好奇與探索之心,最後徹底迷失在了對遊戲輸贏的追逐之中。

上大學後,我們忽然有時間讀書玩耍談戀愛了。然而,在大三時卻再次發現,大學之外還有一個更加嚴肅的名叫“看誰能找到好工作”的“有限遊戲”正在等著我們。於是幡然醒悟,立刻投身於考研、考GRE、為筆試面試做準備的浪潮之中。

最後,我們總算是找到了一份看起來還算不錯的工作。可是,還沒等我們喘口氣,就開始了又一輪的“有限遊戲”,這個遊戲的名字就叫:“看誰升職早,看誰賺得多,看誰房子住的大,看誰老婆更漂亮,看誰孩子更聰明”。於是,我們就再也沒從”有限遊戲“中退出。

在我們剛開始玩遊戲的時候,時間還很充裕。

那時,我們擁有夢想、擁有對未來的期待,以及生命的無限可能性。然而,隨著時光流逝,或是被主流價值觀裹挾著,或是主動的,我們投入到一次又一次的“有限遊戲”之中,將自己曾經擁有的無限可能性變成了唯一的路。

選擇變得越來越重要,也越來越艱難,我們常有一步不慎,滿盤皆輸的危機感。

年輕時,我們能輕易便做出談戀愛、換工作、以及出國讀書的決定。然而隨著年齡日增,做出每個決定的機會成本都在與日俱增,我們認定絕不能繼續任性,而應該去過“應該......”的生活。於是,在離生命終點依然很遠的時候,我們中的大部分人就已決定了自己的最終結局。

在這個過程中,我們把人生過成了一模一樣,我們也慢慢活成了同樣一種人:那就是以取勝或以比周圍人更好為目標的,永遠處在社會主流價值觀邊界之內的人。

於是,我們就在非常難贏但絕不能輸的一個個“有限遊戲”里不斷輪迴。而這也是為什麼我們擁有的東西越來越多,但得到的快樂卻越來越少。

我們早已將自己的人生限定在了一個狹小的方框里,在這個方框里,就算我們常常掙扎、時而突圍,但終究無法一躍而出,獲得自由。

可是,這又是誰的選擇呢?

還不是我們自己?

如果想從人生限定的“方框”中一躍而出,我們又該怎樣過一生?

答案是:用“無限遊戲”的方式過一生。

“有限遊戲的人生”與“無限遊戲的人生”的最大區別是什麼?

·有限遊戲以取勝為目的,無限遊戲以延續遊戲為目的。

·有限與無限的本質是有無邊界。有限遊戲的參與者為了取勝,在有限的時間裡自願給自己設定了很多個邊界,主動放棄了自己的一部分自由。而無限遊戲的參與者則將時間拉長到一生,他們不以輸贏為目的,而是主動延續著各種無限遊戲,以達成根本自由的狀態。

·有限遊戲的關鍵在於:參與者對這些規則的認同,使得這些規則最終生效。規則是什麼?就是主流價值觀。

·遊戲是嚴肅的,無限遊戲是玩樂的。無限遊戲的參與者在所有故事中都不是嚴肅的演員,而是愉悅的詩人。

如果想用無限遊戲的方式過一生,就得做到以下三點:消除時空邊界、消除角色邊界,以及修改規則。

如果能以整個一生作為玩遊戲的時間限制,而不是將其限制在“一月”、“一年”之中,或是限制在必須要在30歲,35歲達成,又或是限制在“我只是大專畢業,所以只能怎樣怎樣”、“我是一個女生,所以應該怎樣怎樣”、“我必須要證明我自己”、”我必須要贏“的信念之中,你會發現,人生能做的事以及能夠成就的東西非常多。

如果我們真能做到擴展邊界、探索邊界,人生會變得非常不同。正如《有限的與無限的遊戲》的作者詹姆斯卡斯所說:有限遊戲是有劇本的,而無限遊戲是傳奇性的。

因為,人出生本就是一種創新,具有傳奇的性質。而如果我們想要續寫這種傳奇,就該活出自己,挖掘自己的寶藏,成為自己的天才。這時,我們的心態是開放的,不再執著於輸贏,也不再局限於各種邊界,而是期待被驚訝或者說驚奇所改變,最終實踐一種宏大的人生觀。

如果能夠擁有並實踐宏大的人生觀,那人生還有什麼難解之題呢?

這就是“無限遊戲的人生”,唯有它才能讓我們收穫到終極的自由。

我們該如何開始?

首先,我們要明白,有限遊戲的所有限制都是自我限制,是我們為了玩某種有限遊戲,在某種程度上屏蔽了自己的自由。所以,開始的源頭就是破除自我設限。

其次,為了擺脫早已習慣的有限遊戲,我們不但要將有限遊戲轉化成無限遊戲,也要為自己主動設計一些無限遊戲。

最後,我們要將這些無限遊戲真正付諸實踐,收穫一份宏大的人生觀。

下面就是我設計的5個人生的無限遊戲,歡迎大家繼續補充。

01

無限遊戲1:對知識的探索

羅素曾說:“三種激情,單純而極其強烈,支配著我的人生,那就是對於愛情的渴望,對於知識的追求,以及對於人類苦難痛徹肺腑的憐憫。”

總的來說,知識可以分為兩類,一類來自於書本,一類來自於實踐。前者依賴於“讀萬卷書”,而後者則依賴於“行千里路”以及“閱人無數”。二者密不可分,都很重要。

在知識的海洋里遨遊,學得越多,就越會發現知識沒有邊界,無論多麼努力,用一生時間去追求知識也依舊不夠。但這個過程卻是無比享受,令人難以捨棄。在對知識的探索中,我們會在不知不覺間變得謙遜,因為我們知道“一山還有一山高”,我們也會變得越來越廣博,因為學習不同領域的知識,就能擁有完全不同的視角。

於是,我們變得不再想做“有限遊戲”,爭奪第一,終日比較,我們只想比過去的自己更加淵博、更加豐盈。

02

無限遊戲2:對智慧的追求

智慧與知識並不相同。

古希臘諺語說,從你所經歷的一切中獲得理解。這種理解就是所謂的智慧。

那麼,智慧到底是種什麼樣的理解呢?

它是將智力、知識、經驗和判斷等綜合起來,並以某種方式形成融會貫通的理解。換句話說,一個人把所經歷的一切融會貫通,並形成自己的體驗和見解,就是智慧。

相比知識,智慧才是更難修的。因為沒了閱歷、思考與實踐,我們得到的永遠都不過是些零散的知識與方法論。當面臨重大問題與抉擇時,你會發現它們不堪一擊。

很多年前,我寫過一篇文章,名為《成為快樂的豬還是痛苦的蘇格拉底?》,文中論述了為什麼明知痛苦卻依然想要獲得智慧的原因。其實從那時起,我就清楚的知道,在通往智慧的路上,迷茫與痛苦不可避免,然而,與無知的快樂相比,我寧選前者。

這張圖是知識的不同層級圖,從最底層的“數據”層到最上層的“智慧層”,需要閱歷、思考與實踐的融會貫通才能通達。這無疑就是一種無限遊戲。

03

無限遊戲3:對美的嚮往

為什麼對美的嚮往也是一種無限遊戲呢?

因為,美無處不在,而對美的追求則永無止境。

藝術之美,是一種來自靈魂深處的顫慄,是自由自在的生命表達,是永不停歇的解放和突破。而自然之美,則是藝術之美生生不息的源泉,是生動鮮活的生命與力量。

每當我站在國外博物館和美術館裡,看著米開朗基羅的雕塑、波提切利的畫,或者是不遠千里去看一場中國書畫的特展,看趙孟頫的字,黃公望的畫,都會無比真實的感受到來自於靈魂深處的顫慄。現在每一年我都會花不少時間去各地看展,在這些展覽中,我與那些大師進行一次次的靈魂交流,感受他們對美的執著,對生命的熱愛,或者是對名利的淡泊、對生命的觀照。

這樣的交流與體會深深地影響了我的生命,讓她發生了質的改變,讓我對美更加敏感,更加熱愛,對生命也有了更加深入、更加生動的體悟。

所以,我會在春天到來之時,以“春至”為題,為自己插一束獨屬於春天的花。夏季,我會以“荷風”為題,給自己做一份有著人文氣息與寧靜意境的甜品。

而這樣一種嚮往與追求是真正永無止境的。

04

無限遊戲4:對自我的覺知與探索

克里希那穆提在《一生的學習》這本書里寫道:“無知的人並不是沒有學問的人,而是不明了自己的人。了解是由自我認識而來,而自我認識,乃是一個人明白他的整個心理。因此,教育(或者說學習)的真正意義是自我了解。所以人的終極目標是尋求對自我的了解。”

除自我覺知外,還要自我探索,因為“我”不是固定不變的,“我”的潛力與能量遠遠比我們現在所見的要更廣更深遠。

在多年探索以及持續學習之後,我發現了“認識自己”的兩種方法。

一是向內的自我覺知,二是向外的不斷嘗試與探索。意思是說:要通過一件件真實經歷的事、一次次向外的嘗試與探索,一次次的情緒反應,從不同的維度去進行自我覺知,逐步畫出“我”的模樣,了解到真實且多面的自己。

“向內的自我覺知”與“向外的不斷嘗試和探索”這兩種方法絕非孤立存在,相反,它們必須合二為一。如果沒有前者,後者的嘗試與探索就只能成為一種經歷,而無法沉澱為思考以及對自己的認識。如果缺了後者,前者就會變成“無米之炊”和“無水之源”。

我們認識的自我既是一個,卻又不是一個。因為這裡一共有兩個自我,一個是“現在的自我”,一個是“可能的自我”。“現在的自我”說的是“我是誰?”,而“可能的自我”說的則是“未來的我可能成為何種模樣?”

不論是前者還是後者,都值得我們用一生去探索。

05

無限遊戲5:對他人的幫助

《泛若不系之舟》的作者傅真曾去印度的“垂死之家”做義工,她在書中寫了一些真實故事:

“一位在美國讀書的香港女生先後來過七次加爾各答做義工,連大學都特地輔修了印地語。大學畢業後她終於再次回到此地長住,為一家NGO(非盈利組織)工作,在當地小學教書,她周一到周六都要上班,卻連唯一的休息日也不閑著,每個星期天都來垂死之家服務。她說:‘來這兒工作比在家休息更令我開心......’”

她說的很對,在幫助別人的時候,我們能感受到流動在我們與他人之間的能量。這種能量是如此的溫暖而美好,既能消除他們的疼痛,也能化解我們的不安。

平時,我也給來訪者提供一對一的教練輔導,在這個過程中,來訪者會感到被賦能,當我感覺到來訪者狀態逐步變好的時候,我也會被賦能,這種感覺真的很好。

這個世界上,有太多人需要幫助了,包括精神的和物質的、身體的和心靈的。確切一點說,應該是在這個世界上,沒人不需要幫助。所以,幫助別人絕對是一件可以用一生去做的事。

在人生的漫漫長途中,最令人畏懼的道路是通往自己內心的道路,但它也是最值得走一回的道路;最艱難的遊戲是無限遊戲,但它也是最值得一過的人生。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王和 來源:艾菲的理想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萬花筒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