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大陸 > 正文

重慶當局下令綁架維權人士公文流出

重慶維權人士晏祥菊、何艷母女,四個月前在重慶江北國際機場被暴力綁架、非法拘禁。近日,重慶市政府翠雲街道辦事處一份公文流出,裡面記載上級機關指示該母女為重點人員要開展穩控工作。

重慶當局下令綁架維權人士晏祥菊、何艷母女公文流出。(受訪者提供)

重慶維權人士晏祥菊、何艷母女,四個月前在重慶江北國際機場被暴力綁架、非法拘禁。近日,重慶市政府翠雲街道辦事處一份公文流出,裡面記載上級機關指示該母女為重點人員要開展穩控工作。

公文顯示對母女二人實施穩控

2019年8月9日,相關機關單位公文流出,還原了晏祥菊、何艷母女當日被綁架的真相。公文顯示,重慶當局將其母女二人定為重點人員。公文還說,重慶兩江新區翠雲街道辦事處和重慶市公安局兩江新區分局翠雲派出所是按上級工作要求對母女二人實施綁架、非法拘禁的。

4月24日,正值北京“一帶一路國際峰會”期間,晏祥菊、何艷母女準備搭機前往北京,在江北機場辦理登機手續時被翠雲派出所、翠雲街道、福安社區工作人員聯合綁架,帶至渝北區翠渝路的街道辦事處。在車上,何艷被駕車男子毆打、搶奪手機,後母女二人被非法拘禁5小時左右,才恢復自由。

當天,前往關注的維權人士陳明玉也被重慶兩江新區的公安楊文強行帶走,公安人員對其發出死亡威脅。

4月25日上午,晏祥菊母女重回案發地點江北機場報案,警方拖延出警並拒不履行法定職責出具“案(事)件接報回執”,拒不立案調查。

何艷透過公安局網站照片指認,實施違法綁架行為的有重慶市渝北區翠雲街道的武裝部部長(姓名未知)、吳開權,福安社區李福群,翠雲派出所員警楊文、葛小濤等人。

何艷向大紀元記者表示,“公文的流出,無疑說明中國重慶是一個法外之地,極權當局對維權人士隨意、惡性地侵犯人身、財產權是系統的、有組織、有策劃的,法律被這一些人關在了籠子里,肆無忌憚的背後,是各級部門的層層包庇,官官相護。”

陳明玉認為,這個公文他們不會主動拿出來的,應該是無意間流出來的。她向記者表示,“上訪人大多被列入重點穩控對象,我也是。只要他們認為你可能會去做對他們有影響的事情,你就可能成為穩控對象。”

重慶當局下令綁架維權人士晏祥菊、何艷母女公文流出。(受訪者提供)

財產被搶劫維權被打殘

晏祥菊是重慶市北部新區(現兩江新區)鴛鴦鎮涼井村人。2003年4月,重慶北部新區管委會和國土分局,在沒有簽訂任何協定的情況下,將其3.6畝土地強佔,強拆127平方米房屋。晏祥菊向重慶警方報警,警方包庇、袒護黑惡勢力。

此後,晏祥菊因維權被地方當局打擊報復,多次被綁架、非法拘禁、毆打,致多處骨折。多年後,國土分局為了了結案件,竟給她母女倆人安置42平方米危房,致使她母女倆至今無安身之地。

2008年9月,晏祥菊經營的“望海花市”門市部被黑社會敲詐不成,採取打砸搶,母女倆人向江北區觀音橋派出所報案,員警到場後,不但不抓捕犯罪分子,還將其中一名打砸分子陳維學放走了,公然成為黑惡勢力的保護傘。

2012年11月,晏祥菊在重慶龍頭寺火車站等車時,被街道工作人員綁架後,被非法拘禁在重慶市城口縣治平鄉長達10天,期間晏祥菊被這夥人毆打致胸部骨折當場吐血。這些人還威脅她:“就是把你殺了,扔在這裡也沒人會知道”。

2017年10月,晏祥菊在渝北區黃泥磅社區內,被不明身份人員暴力綁架、毆打致胸腔12椎體壓縮骨折,暴徒不顧其傷勢依然將她非法拘禁了9天之後,最後把她扔在醫院一走了之。

2018年3月10日上午9點多鐘,晏祥菊在北京一住宅社區內,被重慶兩江新區管委會余德全和六七名不明身份人員攔截,綁架至北京玉泉營高家場46-3號黑監獄內關押。翠雲街道維穩人員謝彥,以回重慶後帶她到醫院治療並解決其信訪問題為由騙回當地。

晏祥菊維權被打傷住院。(維權網圖片)

為了維護自身權利,晏祥菊母女倆開始了長達15年的逐級上訪,期間多次遭到重慶當地維穩部門打擊報復。

女兒何艷之前系一國營企業員工,因母親被當局多次毆打骨折致殘,為替母親討公道而維權,被當局打壓沒有了工作,成為“訪二代”。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時方 來源:大紀元記者李熙採訪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