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北美新聞 > 正文

締造美國的故事(10):美國的共和與其它國家的共和有何不同

今天美國這個共和國,其實是一個奇蹟,它所建立的平衡,就象一個非常精密、非常奇妙的機器一樣,它可以在政治權力和人心之間,達成一種非常好的平衡。這種平衡、這種機制就反映在美國的憲法上。

美國憲法是一組非常系統的法律組成,美國是以成文法律來治理國家

美國不是一個自然而成的國家,她是一個有心有意設計出來、有序地打造出來的。

美國憲法學者、作家保羅•斯考森(Paul Skousen)教授,以及他的父親克里昂•斯考森(Cleon Skousen)先生,也是著名的憲法學者和作家,兩代人皓首窮經,歷經70年時間寫下了對美國當代極具深遠影響的兩部探究憲法內容和精神意義的著作:《跨越5000年》(The5000 Years Leap)和《締造美國》(The Making of America)。我們的系列專訪正是圍繞著《締造美國》展開。

先父們締造美國所遵循的古老原則是從哪裡來的?安格魯薩克遜人是怎麼回事?美國的共和與其它國家的共和有何不同?請斯考森教授繼續分享。

古希臘羅馬先哲的古老原則被美國先父們承襲

斯考森教授講到,當建國先父們設立憲法的時候,他們其實寫下的東西並不是什麼新東西,這些東西都是從古希臘到羅馬時就有的,都是從那時一些偉大的思想家那裡汲取來的。先父們考慮的是人性的特點,人性是怎麼樣的,所以他們認為一個最好的政府,應該是把權力做一個分割,做一個制衡,這就是我們後來見到的「三權分立」,也叫三權分開。

那麼所謂“立法”就制定規則,“行政”就去辦事,“司法”就是詮釋規則執行的情況,什麼是對的和什麼是錯的。這分制的三權就變成政府的三個機構,這些機構它們之間會產生非常有趣的一些衝突制衡關係,比如說兩個聯手就可以制約第三個。例如,總統可以和國會聯起手來對憲法做出修正,通過修憲來制約最高法院,以免最高法院作出錯誤的判決或裁決;如果總統做出違憲的事情的話,國會可以跟最高法院聯手,最高法院可以做出判決制止總統命令的有效性,等等方面。

所有這些東西,其實是源自於公元前三到四世紀,那個時候古希臘的政體,那個時候政府之間的關係,那個時候就有先哲有這方面的研究。

古羅馬的政治家西塞羅,他就是當時思路非常清晰的一個人,他就說,所有好的政府都是建立在個人責任這個基礎上的。現在聽起來象是一個常識,但是所有好的政府它的基礎就是自然法,而自然法就是上帝規定的律法,它存在於每個人的心中,每個人自己就知道那是自然法。

比如說,今天我一個手機被人家搶走了,我不需要學校教我說,你的手機是你的,別人不能搶。手機被搶,我就知道這是侵犯了我的權利的,這就是自然法。

西塞羅闡述得很清楚,個人的責任是如何帶來好的政府的,所以管理政府的人,他們心中要遵循這個自然法。因此一個是自然法,一個是個人責任,再有就是自由選擇政府的權利。這就是在當時,耶穌以前那個時期就已經訂立的這樣一個好的政府的原則。

民主的源頭:代議政治

然後從那裡又發展出叫做“代議政治”,就是選出民意代表來幫你治理國家。在古希臘的時候,那個時候還不是這樣的,它叫做民主,真正的民主就是一人一票,任何事情為了公平起見,所有的事情所有人都要來投票,包括判一個罪犯,7千個居民都來投票,最後就形成運行無效,再加上一個暴民政治,誰票多就按誰說的做。

怎麼給少數人權利,怎麼避免暴民政治呢?在摩西時代,摩西是在公元前1200到1500年之間的時間,那個時候,他領著以色列人離開埃及,那個時候差不多二、三百萬人吧,當時摩西面臨一個問題就是,找他解決問題的人太多了,排隊等著他解決各種各樣的糾紛,誰搶了誰的水啊,誰搶了誰的駱駝啊,排隊要排上3英里。他什麼都不用做,每天解決這些問題,時間就花光了。

所以在當時的《舊約全書》中寫到說,解決這個問題的辦法就是摩西的岳父告訴他,你不能這麼解決問題,你累壞掉也解決不了問題。就是把人民分成10個家庭一組,再下面就是500個家庭一組,1000個家庭一組。這10個家庭一組有任何糾紛,在這10個家庭就選出一個代表,在他那兒解決問題。以此類推,這樣就能解決管理的問題。

美國的建國先父們就接受了這樣一個主意,他們就想,也是把人分成不同的組,不同的群體,每一個群體都有一個看護人,看護人可以管理這個群體,看護人之間又可以對話。這樣的管理方式,在古英國或者叫做安格魯薩克遜人他們的社會中也得到過實踐。

安格魯薩克遜人的建國與亡國

安格魯薩克遜人,他們是歐洲大陸的人,早些時候來到英倫三島,然後他們在那裡開始互相打仗。後來,大概在四、五、六世紀的時候,他們開始團結在一起,最後就形成了一個國家,互相之間生活得挺和諧。

到公元800年的時候,他們之間又有一些衝突,在那個時候,他們就把他們的規矩和法律寫下來了,就是摩西當初用的這些法律。再到後來,他們在公元1000年左右的時候,古英國就消失了,他們就進入了封建領地的時代。

那些封建領主,就招一些窮人來做他們的農民,其實就是做他們的農奴,基本上說,你的收成的一半我得拿走,他們也願意。為什麼呢?因為這些封建領主他會建立成那種很牢固的城堡,一旦土匪或者別人來搶他們的東西的時候,這些農民可以跑到城堡里得到保護。互相之間就是這麼個交換條件。封建領主給農民提供安全,給他土地,另外一方面,農民就為領主創造財富。

這就是安格魯薩克遜社會的敗壞,他們慢慢就變成了封建領主,再後來就面臨侵略,在外族侵略的情況下,他們就亡國了。

發生在歐洲的君王與國會共治

治國的方法其實那個時候大家是知道的,可是卻沒有人有機會去做這個實驗,因為對各個國家的國王來說,他不會放棄他的權力給人們自由的。國王最後能做的事情就是容許建立國會,從國家的各地選出民意代表來和國王一起商量怎麼治國。如果民意代表們不同意國王的一些看法的時候,他們會要求國王改變,甚至有的時候會激烈到拔劍相向,逼著國王改變他的政策。

這種君王和國會共治的情形,基本上是在歐洲發生的,那個時候就有人會想說,我們是不是不要君王了?但是沒有人敢說話,因為君王還在那兒嘛。就是既得利益者他們就不會放棄他們已有的權利的。

美國的共和與其它國家的共和有何不同?

共和是什麼意思啊?用一個非常直白的話講,就是代表制,或者中文叫做“代議政治”,就是你選出代表來,讓他代表你從事政治的管理。

不同的共和國它的代表怎麼出來的?在美國發動獨立戰爭的時候,那時英國也算是某種共和國了,英國有上下院,都是選出來的代表。但是,那時候英王能夠做很多的任命,就不是代表了。他直接可以任命當時英國的法官,英國上院的議員,還加上其他的一些官員。所以說,英王的意志他是能夠得到一個充分地貫徹的。

那時候美洲殖民地人民就覺得這樣不公平,因為英國國會他們所做出來的政策,對北美殖民地是不公平的,因為很多的英國公民他們不用去遵守那些多出來的規定。所以美洲人民就決定說,我們來選另外一種共和國的制度吧。

什麼意思呢?就是當時北美所有13個州,都有絕對的獨立主權,每個州可以完全自己管理自己,完全有自己的一套,自己的法律,自己的人民,自己的稅收,自己的商貿規則,也就是13個州是各自獨立,各行其事的。

到了獨立戰爭時,美國當時的聯邦政府叫做大陸會議,他們決定對英國作戰的時候得要各州捐錢、捐武器、捐士兵、捐交通工具等等之類的。很多州就說,對不起,我很困難啊,我沒得給你啊。所以這樣的中央政府差點打敗了獨立戰爭,因為它沒有任何約束力,他們針對各州是一點權力都沒有,沒有辦法全國綁在一起來打這場戰爭。

而今天美國這個共和國,其實是一個奇蹟,它所建立的平衡,就象一個非常精密、非常奇妙的機器一樣,它可以在政治權力和人心之間,達成一種非常好的平衡。這種平衡、這種機制就反映在美國憲法上,這個憲法就規定,在上面高高在上的人,他們要為下面的老百姓負責,而下面的老百姓可以制約上面的官員。

怎麼制約呢?一種方法就是把你選掉,你就做不成官了;或者可以告訴他們,百姓需要是什麼,你要因之做出改變。而且憲法也設計出來了這種機制,讓老百姓要的這些個改變能夠發生。

美國這個共和國和其它的國家的共和國的區別是什麼?就是這個機制是設置出來的,叫做最下面那個投票的小老百姓,他有辦法最終影響到最上面的官員,而其它的共和國做不到這一點。好多共和國它的軍事領袖、政治領袖,把他們的狐朋狗黨弄到一塊來支持他們就可以了,下面的老百姓其實是拿他們沒招兒的。

美國的憲法就是一組非常系統的法律組成,但這些法律都是明明確確寫下來的,對於每一個美國人都適用,所以用法律來治理這個國家。有很多其它世界上的共和國,他們是由人來治的,就是說,他們的國會權力很大,國會說什麼就是什麼。所以美國是成文的法律來治理這個國家,而其它的很多共和國它是用人來治理國家。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王篤若 來源:希望之聲製作人方偉、記者子涵採訪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北美新聞熱門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