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港台 > 正文

港警強力鎮壓周日反送中快閃抗爭 引發社會強烈反彈

香港反送中示威抗爭8月11日繼續在全港多地「遍地開花」,以「快閃」游擊方式展開。不過,警方鎮壓、驅趕和大規模拘捕的強度明顯增加,一些做法的合理性引發外界質疑,進一步加深警民對立關係,引發香港社會強烈反彈。

香港警察2019年8月11日在深水埠街區向反送中示威者發射催淚彈。

香港反送中示威抗爭8月11日繼續在全港多地“遍地開花”,以“快閃”游擊方式展開。不過,警方鎮壓、驅趕和大規模拘捕的強度明顯增加,一些做法的合理性引發外界質疑,進一步加深警民對立關係,引發香港社會強烈反彈。

在數以千計主張和平理性非暴力的市民周日下午在深水埗舉行被警方定為“非法”的遊行,在銅鑼灣維多利亞公園參加反修例集會之後,主張“勇武”抗爭的多數為年輕人的示威者,繼續在深水埗、尖沙咀、葵涌、銅鑼灣、灣仔、太古、沙田、屯門等地,以快閃方式與警方對峙。政府新聞稿稱示威者有“持續而且大範圍、不定時、不定點出現的違法及暴力行為”。

不過,警方在周日鎮壓行動中的一些做法引發外界質疑和關注,激發新一輪對示威者所稱的一些警員“濫權濫暴”的譴責和進一步的抗爭。

首次地鐵內放催淚彈

記者周日下午5點至5點半之間在深水埗警署近處的行人天橋上,目擊警員從警署內向天橋上沒有防護的大批圍觀街坊發射幾輪催淚彈,意圖驅散橋上的市民,許多人掩鼻躲避。

此外,網上視頻顯示及媒體報道,防暴警察在港鐵葵芳站到葵涌廣場外,施放催淚彈驅散示威者。而更有警員走入葵芳站內大堂,向閘內示威者開槍,現場煙霧瀰漫,留有催淚彈和橡膠子彈彈殼。許多一般乘客及地鐵站內的商鋪受到嚴重影響,葵芳站當晚被迫關閉。有受影響的市民批評警方的做法離譜,罔顧市民安全。據信,這是反送中抗爭以來,香港警察第一次在室內施放催淚彈,明顯違反催淚彈製造商有關“只得戶外使用”的安全指引。

據報道,葵芳地鐵站內周一上午仍能聞到有催淚煙氣味,有乘客認為警方違反守則。香港公共醫療醫生協會會長馬仲儀譴責警方在室內施放催淚彈,氣體擴散困難,如開槍殺人一樣,罔顧市民生命,行為魯莽,極不專業。港鐵周一凌晨發表聲明,表示非常遺憾,強調乘客和職員的安全是首要考慮,已向警方表示非常關注。

首次一兩米內開槍

此外,警方周日晚沖入港鐵太古站追捕一批示威者,有防暴警察在近距離的一兩米處從背後向示威者方向開槍,懷疑發射胡椒彈,並在扶手電筒梯揮動警棍從上追打示威者,試圖拘捕,有人在扶手電筒梯上跌倒滾落,包括長者等多人受傷。據信,這是媒體首次拍攝到警方在如此近距離向示威者開槍。

同時,一批示威者周日晚佔據銅鑼灣崇光百貨外的軒尼詩道。晚約10點,一批示威者打扮的戴口罩或防毒面具及黃色或白色等顏色的頭盔、穿黑衣的健壯男子,手持疑似警棍追打示威者,並與隨後趕到的警員一同制服和拘捕示威者,多人頭部流血受傷。這些黑衣男沒有表明自己是便衣警員,也無出示委任證,媒體追問,無論是著裝警察或這些黑衣警都拒絕回應,然後一起乘車離開。

美國之音駐港特約記者拍攝到,一位頭戴黃色頭盔的“黑衣示威男”左腿壓住一位被制服的示威者頭頸部。該示威者嘴流血,呼叫門牙已鬆脫,請警員不要再按他的頭。同時,有防暴警察試圖驅趕現場拍攝的記者,並威脅噴射胡椒噴劑。

首次喬裝示威者抓捕示威者

有目擊市民質疑警方卧底裝扮成示威者,從中製造衝突。民權觀察的王浩賢質疑疑似警員的“黑衣示威男”是否有煽動示威者情緒,要求警方必須要交代。他強調,如果只為拘捕示威者,根本不用刻意裝扮成激進示威者,一般便衣警員都能處理。據信,這是自反送中抗爭幾個月來,首次有裝扮成激進示威者的警員在抗議者人群中抓捕示威者。

香港警察隊員佐級協會主席陳祖光12日對中共喉舌環球時報說,這是一個非法集會,所有參加的人都是犯法。警察用便裝或被稱的“混入”,只要是依法執行,都是正確,就如同派卧底入黑社會一樣。

香港監警會前委員、港大法律學院首席講師張達明對媒體強調,警員行駛權力時,必須表明身份,及出示委任證。如果沒有委任證或警員編號,投訴、刑事調查等都無法跟進,批評如果警隊高層容許警員違反警例、不展示委任證,是罔顧法紀的表現。

社會強烈反彈升級抗爭

香港多所大專院校的學生會周一發表聯合聲明,呼籲市民即日起無限期“三罷”(罷課、罷工、罷市),直至“濫權濫暴”的警員受到法律制裁,政府回應五大訴求。還有網民呼籲市民即日起每天到機場參與集會。聲明表示,兩個多月以來,警察一直無視法律,使用暴力、毆打無辜市民和記者及進行無理拘捕等,形容周日晚的警員徹底失控,泯滅人性,強調絕不可以向暴政低頭。

香港反送中示威者2019年8月12日在香港國際機場靜坐示威時用黑布蒙眼,抗議警方一天前與示威者的衝突中使一名抗議者眼睛受傷。

數以千計的示威者周一下午起坐滿整個一號客運大樓接機大堂,高喊“五大訴求,缺一不可”等口號。示威者還呼喊“還眼”,譴責一位女示威者周日晚在尖沙咀被警方發射的布袋彈射中右眼和鼻樑,造成骨折及眼球損裂。機場管理局下午4點後表示,受機場集會影響,除了已完成航班登機程序的離港航班,以及正前往香港的抵港航班外,其餘當天所有航班全部取消,所有登機服務暫停。受

影響旅客請與航空公司聯絡有關航班安排。

警方記者會忙辯解

警方星期三召開記者會。警務處副處長鄧炳強,指責周日各地的示威者暴力行為。在場記者追問鄧炳強外界更關注的銅鑼灣裝扮示威者及葵芳地鐵站內施放催淚彈之事,警方則要求在做完相關說明後才回答記者提問。警方公共關係科總警司謝振中透露,警方在周末的驅散行動中,共拘捕149男女示威者。從6月至今,已有約700人被捕。

警方強調,有警察以喬裝不同身份人士,但沒有參與非法遊行,而拘捕示威者時也以警察身份做出拘捕,儘管媒體多次詢問為何拘捕時不出示委任證及表明警察身份。

鄧炳強表示,根據警察通例,警方會在合適情況下盡量展示委任證,至於周日的個別事件是否可以展示委任證,他說日後可以檢視情況,是否可以做得更好。

鄧炳強否認警員裝扮成示威者混入當中屬白色恐怖,辯稱銅鑼灣調查的對象並非普通示威者,而是持有致命武器的核心暴力分子。不過,媒體報道,當時示威者正坐在馬路中央地方休息。而警察公共關係科總警司謝振中表示,銅鑼灣拘捕行動中,共有15人被捕,警方在他們身上搜出丫叉、鋼珠、鐳射槍等。

另外,媒體拍攝到有警員將一段削尖的竹棍塞進一位已被拘捕的示威者的背包內,被質疑安置假證據。警方拒絕回應媒體公眾是否還能信任警方的誠信的提問,只是表示目前無法對此案做出結論。

媒體組織譴責親中者攻擊記者

此外,香港記者協會及攝影記者協會周一發出聯合聲明,譴責周一在港島北角聚集的親中的“福建幫”的人員暴力襲擊記者,並對在場警員未有上前制止及拘捕相關人士,表示強烈憤慨。包括明報、香港電台等媒體記者都遭襲擊。聲明要求警方交代,並作全面調查,向社會發出清楚訊息。

記者晚間9點半左右到北角,地鐵站里有許多示威者,但不敢出去。地鐵站外有大批防暴警察,英皇道兩邊人行道上則聚集有約兩、三百人主要是親中的人士。他們在現場齊喊支持警察、辱罵媒體為“黑記”等口號,明顯構成集會,不過,防暴警察只是勸諭他們離開,沒有進行驅趕或驅散。在警方要求大批媒體記者向銅鑼灣方向離開時,一位親中者對記者指罵,後一位警方傳媒聯絡勸記者離開。

此外,在荃灣凌晨有至少3位示威急救人員在港鐵站外被白衣人襲擊。防暴警察趕到後,白衣人已經逃逸。警方稱暫時無人被捕。

另外,有律師向警務處處長盧偉聰發表公開信,投訴被拒絕進入在文錦渡的新屋嶺拘留中心向被捕示威者提供法律援助,要求警方交代。公民黨立法會議員陳淑庄批評,警方的行為荒謬,又批評警方剝奪被捕人士權利。

香港政府發言人回應周日多區的暴力示威活動時表示,暴力示威者破壞公物、堵塞幹道;圍堵警署,以激光、磚塊襲擊警務人員;更有暴力示威者投擲汽油彈,令警務人員受傷。暴力示威者無法無天的行為嚴重威脅警務人員和其他市民的人身安全,對此感到憤慨,並予以最強烈的譴責。

年輕人受傷感心痛在香港周日多區發生的衝突中,有報道指共有40多人受傷。周六大浦遊行的申請人、發起絕食及守護孩子行動的傳道人星期天晚在銅鑼灣對美國之音表示,他對幾個月來如此多的年輕人被捕和大批示威者受傷感到痛心,希望政府政治問題政治解決。

他說:“香港的警方就是不讓你們成功地申請(遊行),全部遊行就是非法的。那他們就來全力拘捕你們。那麼你們看到昨天還有今天,警方用了過度的武力。我們在深水埗今天下午大概5秒中發了十幾或二十多催淚彈。你看到年輕人表達他們的需要、他們的訴求,但是你看到政府用全力,用暴力、用武力來壓制他們。年輕人有很多受傷,是很傷心了。”

由網友組成的民間記者會周一第三次舉行,他們質疑,警方涉嫌在銅鑼灣的示威活動中假扮示威者,是否想製造及煽動示威者與警方衝突場面,甚至自編自導自演種種激進行為。同時,“全港反送中聯席”召開記者會,批評警方周日以大殺傷力武器對待示威者,更將布袋彈及橡膠子彈射向示威者頭部,認為香港已出現人道災難,急需國際援手。此外,有網上群體發起眾籌,計劃在這個周末的星期六、日在全球登報,引起各國對香港警方周日“暴行”等的關注。眾籌的目標是100萬美元,摺合約780萬港元。約兩小時後金額已超額達到近197萬美元,目前已暫停接受捐款。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夏雨荷 來源:美國之音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港台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