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北美新聞 > 正文

加拿大紅人曲婉婷母親貪污案新進展: 涉案3.5億

2012年,一首《我的歌聲里》讓大眾第一次記住了曲婉婷,2015年,由於和溫哥華市長羅品信公開戀情而讓她第二次揚名海內外華人圈,收穫事業與愛情的曲婉婷一時風光無兩,然而第三次讓她進入大眾視野里的竟是其母張明傑3.5億元巨額貪污案。

圖片來源優酷視頻

該案自從在2016年7月開庭審理後遲遲未能宣判,終於在今年8月12日(當地時間)哈爾濱市中級法院重啟庭審,原來這一次,檢方變更了罪名,將原有三項罪名(貪污、受賄、濫用職權)去掉貪污罪,變更為濫用職權罪和受賄罪。

貪污下崗工人安置款3.5億,檢方建議判死刑

張明傑案發前擔任哈爾濱市發改委副主任,是一名正局級幹部。在其擔任哈爾濱市道里區政府副區長期間,利用主管農村征地工作的職務之便,將哈爾濱市原種繁殖場的土地(估值10個億)以6160萬元的底價轉讓給東江農業科技開發有限責任公司(以下簡稱“東江農業”)。而隨後張明傑又與東江農業的法人魏某合謀,虛構原種場土地已經轉移的事實,騙取征地款3.4985億元人民幣。由於涉案金額巨大又拒不認罪,檢方建議判死刑。

圖片來源澎湃新聞

當初隸屬原種場的約154公頃土地,是國家繁育玉米良種的基地,黑土層厚達兩米,但如今,這裡只有一片停工多時的住宅項目工地“怡景·森林城”,開發商為哈爾濱先發置業有限公司(由張明傑與魏某共同控股),還有大片拋荒的土地。

曲婉婷微博聲援母親網友不買賬

自從母親張明傑被控貪污、受賄和濫用職權三項罪名被檢方建議判死刑,以及和溫哥華前市長羅品信分手後,曲婉婷似乎就鮮少出現在公眾視野里。

圖片來源新浪微博

不過在母親被關押期間,她至少兩次在微博發聲支援母親。第一次在2017年7月間。羅品信隨後也發聲支持她稱:“該案開庭至今已經快一年,我知道女友日前透過微博訴說心情,但曲婉婷有耐心等候最後宣判,她同時對中國的法律有信心。”但是網友顯然不買賬。

圖片來源新浪微博

2019年年初,就在大家快要淡忘這件事時,曲婉婷又一次在微博發聲稱“媽媽已被羈押4年多依然沒有判決結果心痛”,一時引髮網友鋪天蓋地的群嘲。

圖片來源新浪微博

不少網友直指她吃著“人血饅頭”賣慘。一段關於2009年哈爾濱原種場的下崗職工境況的描述更是激起民眾的憤怒。據了解,原種場被東江農業併購後,本應由張明傑主持的職工安置遣散款,被她違規轉給東江農業由其代發,致使1000多萬元人民幣的安置款至今未歸還。東江農業拒絕返聘職工,給出的遣散費也著實微薄。以一名工齡近20年的原種場老職工為例,其收到的遣散費不足兩千元

對此一為知乎網友的看法引發了網友的共鳴。

圖片來源知乎

曲婉婷在16歲就被母親送出國讀書,一年學費大概在15萬元人民幣左右。而那年,曲婉婷的母親張明傑雖然是個官,但秉承著“中國政府官員的薪資都不高”的這不成文的規定,那個時候張明傑的工資撐死也就1萬元人民幣,再加上曲婉婷爸爸只是園林局的一名美工師,在單位上班已經超過20年,收入也並不算高。

所以網友們就納悶了:在一個家庭根本不富裕的情況下,到底是怎麼能夠做到“送自己女兒去國外上了學,甚至女兒還毫無壓力地在那裡要什麼買什麼”呢?

雖然曲婉婷不止一次強調那些學費是母親向親戚借的,自己省下來的。並且張明傑的律師宣東也聲明曲婉婷早年來留學時並不被家人支持,母親還一度切斷她的經濟來源。但是,紀梵希的新一季衣服,全球唯一簽署自己名字的定製名貴吉他,最好的音樂器材、錄音設備,各大品牌的包,Tesla Model X座駕,成名前就買了的位於溫哥華Olympic Village、均價5000萬人民幣一套的豪宅......

這樣的消費能力,怎麼看都不像是出自於父母省吃儉用到處借學費的留學生可以擁有的。

在政治生命面前,愛情不過是調味劑

2015年1月時任溫哥華市長的羅品信跟結婚30年的太太離婚不到一年後,公開與曲婉婷的戀情,不少人當時猜測曲婉婷是小三。兩人早在2013年因工作原因相識,羅品信2014年與妻子離婚,6個月後,與曲婉婷在當年夏季末就開始約會交往。兩人曾在許多場合公開亮相秀恩愛:

圖片來源新浪微博

當時的羅品信忙於溫哥華可負擔住房問題,急需爭取到選民好感,與曲婉婷的戀愛無疑使他的政治生涯受到海外華人圈的格外關注。然而在曲婉婷母親張明傑受賄案開庭不到一年,兩人就宣布和平分手。不禁讓人懷疑兩人曾經的高調示愛有捆綁銷售的利益成分摻雜其中

作為吃瓜群眾,很多時候我們只關心一件事有沒有槽點,對於親身經歷事件的當事人很難有感同身受的理解。就像曲婉婷為母親發聲引髮網友群嘲,其實剝離掉她的身份來看,也只是一個女兒在情急之下的無腦昏招。她不發聲,會有網友說她花天酒地沒良心;她發聲,又會被嗆是吃“人血饅頭”。網友總能輕易的佔領道德的制高點。但是面對母親有可能判死刑,愛情又無疾而終,事業也陷入低谷。從12年的迅速崛起,到17年的慘淡分手,曲婉婷曾經所擁有的那些榮耀已經蕩然無存,像她的歌詞唱的那樣“好像是一場夢境”。而她本人並非貪污案的元凶,這樣的懲罰對她來說已經可以了。

最後,相信法律會還世間公道,我們做個合格的吃瓜群眾就好。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溫哥華頭條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北美新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