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生活 > 古詩古文 > 正文

宋詞到底憑什麼能與唐詩並稱「雙絕」?讀完此文 答案自然揭曉!

宋詞,標誌著宋代文學的最高成就,以奼紫嫣紅、千姿百態的神韻,與唐詩爭奇,歷來與唐詩並稱“雙絕”,代表著一代文學之盛。

那麼,宋詞到底憑什麼能與唐詩相提並論呢?讀完這10首宋詞,答案自然揭曉!

舊時月色,算幾番照我,梅邊吹笛?

《暗香·梅》

宋·姜夔

辛亥之冬,余載雪詣石湖。止既月,授簡索句,且征新聲,作此兩曲,石湖把玩不已,使二妓肆習之,音節諧婉,乃名之曰《暗香》《疏影》。

舊時月色,算幾番照我,梅邊吹笛?

喚起玉人,不管清寒與攀摘。

何遜而今漸老,都忘卻、春風詞筆。

但怪得、竹外疏花,香冷入瑤席。

江國,正寂寂。嘆寄與路遙,夜雪初積。

翠尊易泣,紅萼無言耿相憶。

長記曾攜手處,千樹壓、西湖寒碧。

又片片、吹盡也,幾時見得?

《暗香》《疏影》都是文學史上著名的詠物詞,曾被譽為姜夔詞的代表作。張炎在《詞源》中說:“詩之賦梅,唯和靖(林逋)一聯(指‘疏影橫斜水清淺,暗香浮動月黃昏’)而已,世非無詩,無能與之齊驅耳。

詞之賦梅,唯白石《暗香》《疏影》二曲,前無古人,後無來者,自立新意,真為絕唱。”

江山國家正是寧寂無生機,嘆思緒能否寄出,只怕遙不可及……姜夔詞的主要特點是清空、騷雅。清空是意境,騷雅是筆調。這首《暗香》便是一個有力的佐證。

世上許多事、許多人皆如此,錯過了就是錯過了,再也見不到了,再也不能重來了。

千金縱買相如賦,脈脈此情誰訴。

《摸魚兒》

宋·辛棄疾

淳熙己亥,自湖北漕移湖南,同官王正之置酒小山亭,為賦。

更能消、幾番風雨。匆匆春又歸去。

惜春長怕花開早,何況落紅無數。

春且住。見說道、天涯芳草無歸路。

怨春不語。

算只有殷勤,畫檐蛛網,盡日惹風絮。

長門事,準擬佳期又誤。

蛾眉曾有人妒。

千金縱買相如賦,脈脈此情誰訴。

君莫舞。君不見、玉環飛燕皆塵土。

閑愁最苦。

休去倚危欄,斜陽正在,煙柳斷腸處。

表面看,這首詞寫得“婉約”,實際上卻極哀怨,極沉痛,寫得沉鬱悲壯,曲折盡致。似乎可以用“肝腸似火,色貌如花”八個字,來作為這首《摸魚兒》詞的評語。

休倚危欄時閑愁已是教人斷腸,而憂國之心亦是無處可訴,只有自我勸慰將怨意化為凄婉,雖是纏綿婉約曲,亦有鬱憤英氣含而不露。

一懷愁緒,幾年離索。錯、錯、錯!

《釵頭鳳》

宋·陸遊

紅酥手,黃縢酒,滿城春色宮牆柳。

東風惡,歡情薄。

一懷愁緒,幾年離索。

錯、錯、錯!

春如舊,人空瘦,淚痕紅浥鮫綃透。

桃花落,閑池閣。

山盟雖在,錦書難托。

莫、莫、莫!

附:唐婉《釵頭鳳》

世情薄,人情惡,雨送黃昏花易落。

曉風乾,淚痕殘。

欲箋心事,獨語斜欄。

難、難、難!

人成各,今非昨,病魂常似鞦韆索。

角聲寒,夜闌珊。

怕人詢問,咽淚裝歡。

瞞、瞞、瞞!

詞的背後是陸遊與與唐婉的愛情悲劇,詞中情境,是兩人被迫分開後,在禹跡寺南沈園的一次偶然相遇,飽含著眷戀之深和相思之切,滿是怨恨愁苦而又難以言狀的凄楚痴情,催人淚下。

誠實地說,每個人對這個世界都是懷著恨意的,它總讓我們事與願違,得非所願。

但是愛總要比恨更強烈。

很多時候我們是無法戰勝現實的,但也不要屈服,因為現實是可以改變的,說到底,現實是由我們創造的。

你要相信自己有改變現實的能力,日拱一卒,功不唐捐。

如果現在沒有,那就做一個努力的人,以後會有的。若干年後,我們的人生,終會是我們想要的結局。

二十四橋仍在,波心蕩、冷月無聲。

《揚州慢》

宋·姜夔

淳熙丙申至日,予過維揚。夜雪初霽,薺麥彌望。入其城,則四顧蕭條,寒水自碧,暮色漸起,戍角悲吟。予懷愴然,感慨今昔,因自度此曲。千岩老人以為有《黍離》之悲也。

淮左名都,竹西佳處,解鞍少駐初程。

過春風十里,盡薺麥青青。

自胡馬窺江去後,廢池喬木,猶厭言兵。

漸黃昏,清角吹寒,都在空城。

杜郎俊賞,算而今、重到須驚。

縱豆蔻詞工,青樓夢好,難賦深情。

二十四橋仍在,波心蕩、冷月無聲。

念橋邊紅葯,年年知為誰生。

這首詞是姜夔的代表作,全詞洗盡鉛華,用雅潔洗鍊的語言,描繪出凄淡空濛的畫面,筆法空靈,寄寓深長,聲調低婉,具有清剛峭拔之氣勢、冷僻幽獨之情懷。

世事難料,當年美好繁華的日子一去不復返,現如今只剩凄清冷寂。

時光從不怕人,人卻怕時光把一切變得物是人非。

憑誰問,廉頗老矣,尚能飯否?

《永遇樂·京口北固亭懷古》

宋·辛棄疾

千古江山,英雄無覓,孫仲謀處。

舞榭歌台,風流總被,雨打風吹去。

斜陽草樹,尋常巷陌,人道寄奴曾住。

想當年,金戈鐵馬,氣吞萬里如虎。

元嘉草草,封狼居胥,贏得倉皇北顧。

四十三年,望中猶記,烽火揚州路。

可堪回首,佛狸祠下,一片神鴉社鼓。

憑誰問,廉頗老矣,尚能飯否?

這首詞中用典雖多,卻用得天衣無縫、恰到好處。用典多並不是辛棄疾的缺點,而正體現著他在語言藝術上的特殊成就。

全詞豪壯悲涼,義重情深,放射著愛國主義的光輝。

明代楊慎在《詞品》中說:“辛詞當以京口北固亭懷古《永遇樂》為第一。”

今宵酒醒何處,楊柳岸、曉風殘月。

《雨霖鈴·寒蟬凄切》

宋·柳永

寒蟬凄切,對長亭晚,驟雨初歇。

都門帳飲無緒,留戀處、蘭舟催發。

執手相看淚眼,竟無語凝噎。

念去去、千里煙波,暮靄沉沉楚天闊。

多情自古傷離別,更那堪、冷落清秋節。

今宵酒醒何處,楊柳岸、曉風殘月。

此去經年,應是良辰好景虛設。

便縱有、千種風情,更與何人說?

此詞將情人惜別時的真情實感表達得纏綿悱惻、凄婉動人,是抒寫別情的千古名篇,也是柳詞及婉約詞的代表作。

這首詞影響很大,是宋元時期廣泛流傳的“宋金十大麴”之一。

自古以來,表現男女離別之情的詩詞曲賦層出不窮,而獨有柳永的慢詞《雨霖鈴》經久不衰,傳誦至今。

這首詞的成功還在於其獨到的表現手法:層次分明,語意明確,鋪敘景物,傾吐心情,絕少掩飾;善於用“點染”法,反覆塗抹,渲染效果。

但願人長久,千里共嬋娟。

《水調歌頭》

宋·蘇軾

丙辰中秋,歡飲達旦,大醉,作此篇,兼懷子由。

明月幾時有,把酒問青天。

不知天上宮闕,今夕是何年。

我欲乘風歸去,又恐瓊樓玉宇,高處不勝寒。

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間。

轉朱閣,低綺戶,照無眠。

不應有恨,何事長向別時圓。

人有悲歡離合,月有陰晴圓缺,此事古難全。

但願人長久,千里共嬋娟。

從藝術成就上看,它構思奇拔,畦徑獨辟,極富浪漫主義色彩,是歷來公認的中秋詞中的絕唱。從表現方面來說,詞的前半縱寫,後半橫敘。它名為演繹物理,實則闡釋人事。筆致錯綜迴環,搖曳多姿。從布局方面來說,上片凌空而起,入處似虛;下片波瀾層疊,返虛轉實。最後虛實交錯,紆徐作結。

此詞思想深刻而境界高逸,充滿哲理,是蘇軾詞的典範之作。胡仔《漁隱叢話後集》卷三十九云:中秋詞,自東坡《水調歌頭》一出,余詞俱廢。

尋尋覓覓,冷冷清清,凄凄慘慘戚戚。

《聲聲慢》

宋·李清照

尋尋覓覓,冷冷清清,凄凄慘慘戚戚。

乍暖還寒時候,最難將息。

三杯兩盞淡酒,怎敵他、晚來風急?

雁過也,正傷心,卻是舊時相識。

滿地黃花堆積,憔悴損,如今有誰堪摘?

守著窗兒,獨自怎生得黑?

梧桐更兼細雨,到黃昏、點點滴滴。

這次第,怎一個、愁字了得。

劉乃昌《宋詞三百首新編》說:“全詞語言家常,感受細膩,形容盡致,講究聲情,巧用疊字,更以舌齒音交加更傳,傳達幽咽凄楚情悰,腸斷心碎,滿紙嗚咽,撼人心弦。”

無怪古人譽為“千古創格”“絕世奇文”(《冷廬雜識》卷五)。

待從頭、收拾舊山河,朝天闕!

《滿江紅》

宋·岳飛

怒髮衝冠,憑欄處、瀟瀟雨歇。

抬望眼,仰天長嘯,壯懷激烈。

三十功名塵與土,八千里路雲和月。

莫等閑、白了少年頭,空悲切!

靖康恥,猶未雪。臣子恨,何時滅。

駕長車,踏破賀蘭山缺。

壯志飢餐胡虜肉,笑談渴飲匈奴血。

待從頭、收拾舊山河,朝天闕!

這首詞表達出岳飛“精忠報國”的英雄之志,迸發出一種浩然正氣、英雄氣概,情調激昂,慷慨壯烈,充分表現出中華民族不甘屈辱、奮發圖強、雪恥若渴的精神,成為千古名篇。

人生如夢,一樽還酹江月。

《念奴嬌·赤壁懷古》

宋·蘇軾

大江東去,浪淘盡、千古風流人物。

故壘西邊,人道是、三國周郎赤壁。

亂石穿空,驚濤拍岸,捲起千堆雪。

江山如畫,一時多少豪傑。

遙想公瑾當年,小喬初嫁了,雄姿英發。

羽扇綸巾,談笑間、檣櫓灰飛煙滅。

故國神遊,多情應笑我,早生華髮。

人生如夢,一樽還酹江月。

此詞是蘇軾詞及豪放詞的代表作。全詞借古抒懷,雄渾蒼涼,大氣磅礴,筆力遒勁,境界宏闊,將寫景、詠史、抒情融為一體,給人以撼魂盪魄的藝術力量,被譽為“古今絕唱”。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宋雲 來源:美文頭條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古詩古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