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北美新聞 > 正文

川普選戰收大批小額捐款 改變共和黨籌款特點 或將改變共和黨

根據聯邦競選委員會的數據,在2020競選周期中,川普團隊收到低於200美元的小額直接捐款占捐款總額的61%,福克斯新聞認為,川普選戰的籌款特點改變了長期以來共和黨人選舉籌款靠大額、大捐獻者的特色。

福克斯新聞說,川普2020競選籌款的特點與2016年大選的特點一致。在2016年的選舉中,川普收到捐款中的65%是低於200美元的小額捐款。川普獲小額捐款的比例比2012年的共和黨候選人羅姆尼(Mitt Romney)的26%和2008年的共和黨候選人麥凱恩(John McCain)的25%都高很多。

有競選財務顧問分析說,小額捐款顯示,候選人的民粹主義言論引起草根階層的共鳴。“民主黨傳統上從小額捐款的民眾那裡獲得的益處最多”,“但從數字可以很清楚地看到,川普做了許多事去改變其中的態勢,很明顯,他給選戰帶來的民粹主義特色得到許多右翼小額捐款者的共鳴”。“責任政治中心”的個人捐款研究人員鮑姆伽特(Alex Baumgart)對福克斯說。

保守派人士表示,川普改變了共和黨。全國“茶黨”運動共同發起人、老布希任總統時的總統演講撰稿人約翰斯(Michael Johns)說:“今天的共和黨與五年前相比已經有巨大的不同”。而川普的貿易為中心的政策反應了這種變化。“美國人民要求一個安全的邊境、要求結束剝削式的不公平貿易政策…要求終止一種不負責任的沼澤文化”約翰斯說。

政治學者認為收入的數據顯示,更多的中等收入家庭轉而支持共和黨。“歷史上,選民收入與投票支持共和黨的程度有一個非常強的正比關係。但在2016年這種關係消失了。”研究競選的芝加哥大學公共政策教授富勒爾(Anthony Fowler)說。

富勒爾說,研究顯示從大捐款人手裡得到捐款並不一定是壞的。“如果有人擔心政客因從富人、大公司那裡得到捐款而行為不同的話,我們還沒發現什麼證據支持這個擔心。”

前面說的都是直接捐款,還有一些捐款就比較複雜了。比如經“政治行動委員會”(political action committee,簡稱PAC)籌得的捐款。川普總統與兩個PAC合作,一個是“川普使美國再次偉大委員會”和“川普勝利”。通過這兩個PAC籌得的捐款會被分成兩份,一份給共和黨全國委員會,另一部分給川普競選團隊。給共和黨全國委員會是因為他們獨立推介川普。

川普的兩個PAC得到47%的小額捐款。再加上直接捐款,川普總統在2020年大選中迄今為止收到的小額捐款是115,697,683元。大額捐款是117,457,166元。

與之前相比,在2020競選周期中,民主黨的總統候選人也增強了對草根階層的籌款。在參加辯論的20位參選人中,51%的個人捐款是小額捐款。而在2016年,希拉里的小額捐款只有26%,在2012年,奧巴馬的小額捐款也只佔43%。

當然,20名參選人的情況也差距很大。布克(Corey Booker)的小額捐款只有21%,前副總統拜登(Joe Biden)的佔38%,哈里斯(Pamala Harris)的佔41%,印第安納的市長布迪吉(Pete Buttigieg)佔到49%,伽巴德(Tulsi Gabbard)的佔到61%。華裔楊安澤(Andrew Yang)和沃倫(Elizabeth Warren)的佔67%,桑德斯(Bernie Sanders)的最高,為77%。最低的是紐約市長白思豪,小額捐款只有9%。

鮑姆伽特認為,川普與過去的其它共和黨人不同的地方是,他建立的籌款機器與眾不同,川普是個天生的競選人,他從宣誓就職起就開始積極競選連任。從那時起,許多的籌款都在政治鬥爭的背後進行著了。而且川普從2016年大選以來的籌款決定使他不太可能會超支。2016年川普選戰收支略有盈餘。

在2019年,從民主党參選人開始籌款以來,全體民主党參選人籌得2.09億元,超過川普的1.06億元,但由於川普從2017年初就已經開始籌款,迄今已經有2.33億元通過PAC和直接捐款到了川普手中,這個數字比民主党參選人的總和還多。

約翰斯表示,他希望(小額捐款增加的)這種轉變預示著共和黨正在成為“工薪階層的政黨”。他認為需要更多的人注意:自由的民主黨已經多年管理美國的大城市不善,而且令城市選民失望。“我們做好這個,就能開始看到一個革命性的轉變,包括使共和黨變成工薪階層政黨成為現實。”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希望之聲 記者季雲綜合編譯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北美新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