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好文 > 正文

余東海:全世界流氓政權「團結」起來 也不是美國的對手

—美國的強大是人類之福

作者:
全世界流氓政權「團結」起來,也不是美國的對手。蓋美國的強大有其一定的文明基礎、價值支持和制度保障,具有可持續發展性。今年國慶,美國展現了強大的軍力,美國總統川普(川普)在林肯紀念堂前發表了演講。他在結語中說:「我們永遠不會忘記我們是美國人,未來屬於我們。未來屬於勇敢、強者、自豪和自由。我們是一群追逐一個夢想和一個偉大命運的人。」這種自信頗有基礎,頗為真實,非馬幫的四個自信所能比擬。

黑暗過後就是美好的黎明

最好的政治是王道德治,愛民如子,視民如傷,導之以德,齊之以禮,這是推父母之心於百姓,把人民當子女看。這是仁本主義文明。其次是民主法治,道之以政,齊之以刑,保障人民的人權自由和人格尊嚴,把人當人看。這是人本主義文明。現代西方就是民主政治和人本文明,美國做得最好。美國的強大,良有以也。

全世界流氓政權「團結」起來,也不是美國的對手。蓋美國的強大有其一定的文明基礎、價值支持和制度保障,具有可持續發展性。

或說:「美國的本質就是基督教的統治,兩黨制只一點花樣,沒有改變這個一種思想體系統治的客觀事實!」大多數基督徒持這個觀點,其實不符合客觀事實。政教合一的西方中世紀才是基督教的統治,即教主制。教主制與民主制,制度模式、架構、性質、文明程度和文化背景皆大不同,教主制植根於神本主義,民主制植根於人本主義。在美國,神本主義雖然影響不小,但已喪失指導政治的資格。

7月4日是美國國慶日,今年國慶,美國展現了強大的軍力,美國總統川普(川普)在林肯紀念堂前發表了演講。他在結語中說:「我們永遠不會忘記我們是美國人,未來屬於我們。未來屬於勇敢、強者、自豪和自由。我們是一群追逐一個夢想和一個偉大命運的人。」這種自信頗有基礎,頗為真實,非馬幫的四個自信所能比擬。

美國當然不可能十全十美。從文化的深處和歷史的高處看,其政治存在本質缺陷,不足以把科學關進籠子,不足以讓官民有恥且格。所以,美國是可以超越的,但方法只有一種,那就是王道。

去馬歸儒以後的中國,同樣會擁有強烈的道德自信、道路自信和制度自信。未來屬於人本文明,更長遠的未來屬於仁本文明。屆時,全人類有德者團結起來,共同追逐大同理想的偉大和人類良知的光明,共同建設一個高度仁義、自由、文明、和諧的人類命運共同體。

試圖用野蠻的方式超越或戰勝美國,是愚蠢的狂妄和白日做夢。邪不勝正,此之謂也。這種白日夢有兩類,一類是極權主義模式,一類是宗教極端主義模式,都屬於恐怖主義,也都只能以製造麻煩和害人始,以自找麻煩和自絕終。

美國雖然霸道兮兮問題多多,有時也不乏王道風範。王道政治絕不會以言治罪,絕不會因為某些國民批判儒家、反對政府而治罪,絕不會因此而放棄保護他們的責任。並且推己及人,惠及外人。在力所能及的情況下,盡量維護外國人民的民權民生,盡量保護他們的生命財產安全。這一點美國政府做得不夠也不錯。

是否珍貴生命維護平民,是政治正邪的關鍵區別。正義事業和戰爭有時候或許不得不犧牲人命或者傷及平民。但那是一種無奈,與主動殺害無辜、危害平民、把人民當炮灰是兩回事。正義力量會盡最大的努力減少犧牲並避免傷及無辜。美國這方面就做得很好,很有王道精神。在沒有王道的時代,美國的強大是人類之福。

或問美國最大的問題是什麼?答:這個問題太大太寬泛了。我姑且大而言之:美國最大的問題是婦人之仁,仁而不義,缺乏義刑義殺義戰的決心和果敢,沒有全面負起一個大國應負的責任。對於窮凶極惡之徒,應該誅殺而輕判之;對於兩極邪惡勢力,有能力消滅而寬縱之,都是不負責任的表現,都是對上天厚愛的辜負。

唯我中華王道,方能真正地全面地是是非非善善惡惡,還世界一個清平和美好!

如果說齊桓晉文是中國古典霸道,美國政治就是現代西方霸道。對於霸道,不能敵視和反對。霸道是准文明,其反面是野蠻。反對霸道就是反文明,輕則蠻夷化,重則豺狼化,也是招災引禍、自我毀滅的捷徑。

君不見,抵制美國農產品,改買非洲豬瘟疫區的俄羅斯豬肉,結果讓非洲豬瘟肆虐中國,很可能百年難除。對於國家和沒有特供的人民來說,後患無窮。這個事件可以以小見大,也頗有象徵意義。反美親俄,後患無窮,一切只是剛剛開始。

馬幫要不惜一切代價與美國魚死網破,輸贏顯而易見,被當成代價的弱勢群體勢必更加水深火熱,艱難困苦。好在馬美之爭的結果亦不卜可知,黑極之後是黎明,是一個沒有馬幫、沒有貪官惡吏暴政重稅的中國,一個自由文明和諧美好生機勃勃充滿希望的新中國。那樣的中國,是東海、是儒家是中國人民的美好期願,也一定會受到美國和西方人民的熱烈歡迎!

責任編輯: 江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