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古詩古文 > 正文

最美還是納蘭詞 字字含情長相思!

◆◆

順治十一年臘月十二的北京城,

雪虐風饕,嚴寒刺骨,

當時各家各戶都門窗緊閉,

只有貴族明珠的府上熱熱鬧鬧,

興奮的迎接著長子的降臨。

因為是長子,

父親納蘭明珠寄予他更多希望,

《易經》有云:「君子以成德為行。

故名為納蘭成德,乳名冬郎,

後因皇太子取名「保成」,

為了避諱,改名性德。

納蘭性德因一句人生若只如初見而深深的打動我們的心,納蘭的詩詞不染世俗的風氣,情真意切,至今很多詩詞還被我們傳唱。

納蘭性德,寂寞如花的名字,溫暖如雪的記憶;

納蘭性德,這個雋永的名字,已成為文化符號,留在了歷史扉頁......

《木蘭詞》

人生若只如初見,何事秋風悲畫扇。

等閑變卻故人心,卻道故人心易變。

驪山語罷清宵半,淚雨零鈴終不怨。

何如薄倖錦衣郎,比翼連枝當日願。

有人說,年少時不能遇見太驚艷的人,否則這一生都會因為念念不忘而孤獨。

太驚艷的人,一旦過早遇見了,要麼餘生都是這人,要麼餘生都是回憶的痛。

十五歲前,納蘭容若度過了人生最無憂無慮的時光。

兩小無嫌猜,竹馬繞青梅,他和表妹惠兒初識愛情的滋味,但是隨即也陷入了痛苦。

封建家庭,男女之間的愛情,最是不堪一擊。表妹被父親安排入宮,做了皇帝的妃子。

他自己一生的愛都被這個女子帶走了,帶進了紅牆深處,帶走了朝朝暮暮,帶去了來生來世。

金庸在《白馬嘯西風》中有一段關於初戀的描寫:

江南有楊柳、桃花,有燕子、金魚……

漢人中有的是英俊勇武的少年,倜儻瀟洒的少年……

但李文秀很固執:那都是很好很好的,可是我偏不喜歡。

江南有楊柳、桃花,有燕子、金魚……

漢人中有的是英俊勇武的少年,倜儻瀟洒的少年……

但李文秀很固執:那都是很好很好的,可是我偏不喜歡。

人生若只如初見。真美,也真傷。

與你初見,便驚艷了一生,此後再好,都是過客。

《長相思》

山一程,水一程,

身向榆關那畔行,夜深千帳燈。

風一更,雪一更,

聒碎鄉心夢不成,故園無此聲。

說到納蘭性德,人們津津樂道的往往是他的詩詞。

卻不知道,他是一等侍衛,多次隨康熙出巡,還曾奉旨出使梭龍,考察沙俄侵邊情況。

翻山越嶺,登舟涉水,一程又一程,愈走離家鄉愈遠,離家鄉越遠越想念家鄉,離家越久,越懂得家鄉的意義。

一程山水,一更風雪,天涯羈旅,纏綿而不頹廢,柔情之中露出男兒鎮守邊塞的慷慨報國之志。

《畫堂春》

一生一代一雙人,爭教兩處銷魂。

相思相望不相親,天為誰春。

漿向藍橋易乞,葯成碧海難奔。

若容相訪飲牛津,相對忘貧。

一入宮門深似海,從此蕭郎是路人。

之前有人提到過,最悲傷的詩句有哪些。

我覺得這句「一生一代一雙人,爭教兩處銷魂。」應該榜上有名。

明明是一生一世,天作之合,卻偏偏不能在一起,兩地分隔。整日里,相思相望,而又不得相親,枉教得凄涼憔悴,黯然銷魂。

藍橋相遇並不是難事,難的是即使有不死的靈藥,也不能像嫦娥那樣飛入月宮與她相會。

如果能像牛郎織女一樣,渡過天河雙雙團聚,日子再貧苦他也心甘情願。

可惜他們再也不能相見,無論是生是死。

在最美好的時間,最喜歡的人不在身邊,如果人生能夠重新來一次,我寧願沒有最初的相遇。

《清平樂》

風鬟雨鬢,偏是來無准。

倦倚玉蘭看月暈,容易語低香近。

軟風吹遍窗紗,心期便隔天涯。

從此傷春傷別,黃昏只對梨花。

人這一輩子,遇見對你好的人,並沒有那麼難。但遇見始終待你如初的人,卻太不容易。

無論納蘭容若有多麼冷漠,盧蕊始終小心呵護,用一顆火熱的心,溫暖著另一個冰封的靈魂。

終於,納蘭容若漸漸接受了她,並且兩人準備迎接屬於他們的新生命。

但是,還沒等到彼此溫存,納蘭容若的心再次沉入冰谷。

盧蕊難產而死。

他欠盧蕊的太多,他本以為可以用自己的後半生去償還,但是命運偏偏不給他改過的機會。

有些事,錯過了,就是永遠;有些人,一轉身,就是一輩子。在愛情里,也許最傷人的不是錯過,而是再也無法彌補的過錯。

《浣溪沙》

誰念西風獨自涼?

蕭蕭黃葉閉疏窗,沉思往事立殘陽。

被酒莫驚春睡重,

賭書消得潑茶香,當時只道是尋常。

盧蕊去後,納蘭容若的身體一天不如一天。

皇帝讓御醫來看,但是都看不出個所以然。

他的病不在肉體,在心間。

他太想她了:

他喜歡深夜讀書,她貼心送來糕點和熱茶。

他喜歡細雨霏霏,她匆匆幫他撐起雨傘。

他喜歡寫詩作畫,她默默素手研磨紅袖添香。

……

以前總以為這些小事太過尋常,彼此的日子會很長很長,有更多的浪漫。

但是驀然回首,才驚覺:平凡,是人生唯一的答案。

人世間的各中情味,永遠只有在經歷後才明白。

嘗遍酸甜苦辣,才更懂得相知相守的可貴;歷盡滄海桑田,才更珍惜相依相偎的平淡。

人人爭唱飲水詞,

納蘭心事幾人知?

他是翩翩佳公子,

鐘鳴鼎食之家,極盡榮華;

他是人間惆悵客,

一生為情所苦,是千古斷腸人;

他是滿清第一才子,

通經文,工書法,擅丹青,精騎射,

是萬千淑女的夢中情郎;

他是天下第一狂生,

鄙夷權術,不屑權貴,

只求隨心而為,不求聞達諸侯。

他是納蘭性德,

他的心曾驕傲而雄壯;

他也是納蘭容若,

到頭來,只留下孤獨和憂傷。

看不到未來的苦悶、失去摯愛的痛苦,

和不被理解的悲傷。

納蘭一生,

半世性德,半世容若,

歸於一處,終成《飲水詞》。

他冰心一片,人間走上一遭,

留下300餘首詞作,揮一揮衣袖,

不帶走一片雲彩,

只留給我們,

無限的遐想和思念。

責任編輯: 宋雲   來源:唐詩宋詞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古詩古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