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胡少江:極權政府亂港的「乏走狗」胡錫進

 

在今天的中國,《環球時報》主編胡錫進成了一個代名詞,他是極權制度媒體的另類代言人。中國政府的正式發言人不少,有外交部的、港澳辦的、國台辦的等等,但是這些發言人講的話太空洞、太老套,而且是千篇一律;站在台上男男女女幾乎是「多孔一面」,國人看了厭煩,外人看了也只有啞然失笑的份兒,太丟人!

對於官方喉舌的這種三流表現,恐怕連臉皮厚得出名的極權政府也覺得太沒有面子,於是乎,在共產黨宣傳系統的正規軍之外,又建立一支游擊隊,請出一些在他們看來套路更野一些、花樣稍多一些、能在給讀者灌輸「主義」的時候換換口味的玩意兒,胡錫進就是政府的這些「玩意兒」中的一個。

胡錫進們貌似與那些板著面孔說話的官方喉舌有所不同,有時還有意搞出一些似乎有點出格的小動作,希望能夠藉此招徠多一些讀者,增加給極權政府幫忙的有效性。當然,有時在政府轉變觀點的時候,他們也被用來提前放風,試探社會接受程度,掩蓋政府出爾反爾的尷尬。比如在中日衝突和中美貿易戰的過程中,胡錫進們一會兒說東,一會兒說西,大都屬於這一類。

一言以蔽之,胡錫進們無論是裝扮得如憤青般的義憤填膺,還是表演得像思想家般的深沉,他們的本質都不過是極權政府的走狗,不信,你翻查一下胡錫進所有的文章,哪有一個字是沒有附和那個極權政府的?哪有一句話是為真正的弱勢群體說話的?哪有一篇文章是得罪那些手握大權的貪腐狗官的?

問題在於,這個走狗是一個「乏走狗」,在幫忙之餘,常常給主子惹禍,一不小心就會將主子不願意讓人知道的事情給捅出來。最近在香港問題上非常活躍的胡錫進和他主持的《環球時報》的種種表演,正是將「極權政府亂港的乏走狗」的「乏」字的定義詮釋得淋漓盡致。

本周二(13日),是「反送中」示威者們到香港機場抗議政府和警察的第二天,當天午夜,發生了隨後引起轟動的「付國豪事件」。身著記者服裝的付國豪在示威人群中近距離拍攝他人的臉部照片,引起了示威者的懷疑,當即詢問他是否記者,而面對詢問,付國豪「當時拔腿就跑」,在懷疑和混亂中,被示威者抓住。

隨後,付國豪身上的物品被搜出供在場者和傳媒拍攝,包括一件與荃灣毆打示威者的流氓們穿著一樣的「我愛警察」藍色T恤衫、一張赴港通行證、一張英文姓名不同的銀行信用卡、一張香港警察的名片和一張入境卡。憤怒的示威者捆住了付國豪的手腳,對他進行了非法拘禁,雖然當場有示威者進行了勸阻,但是還是有激進者對付進行了侮辱和毆打,一小時之後,付被救護車送到醫院。

我堅決譴責任何人對公民動用私刑,這一點對示威者也不例外。香港市民反對部分警察過度使用武力甚至動用私刑,但是如果我們自己不堅持遵守法律和有著更高的道德標準,就會淪落到與已經失去信用的「黑警」一樣的地步,就會失去我們守護法治和保衛自由的初衷。當然,這一點不是這篇評論的重點。

這篇評論想說的是,胡錫進是如何介入這個事件的?雖然身著記者服,但是付國豪從始到終沒有承認自己是記者,他的記者身份是《環球時報》總編胡錫進在事後主動披露的。胡錫進出來認領付國豪無外乎有兩個可能性:一個是為了向主子邀功;另一個是在主子的要求下不得不如此。無論是哪一種情形,胡這一次又把這個走狗的角色演砸了,成了一個「乏走狗」。

如果是為了向主子邀功,那麼胡錫進無疑是在大眾面前揭示了《環球時報》的亂港和違法行徑。胡錫進派記者進入香港,而該記者帶有曾經在荃灣流氓對示威者行凶時的服裝,這令人十分懷疑,《環球時報》與最近出現的香港黑社會和不明身份的人毆打示威者的行為是一種甚麼關係?此外,付國豪沒有記者證,也沒有香港工作許可,這樣到香港採訪,絕對違反了香港法律。任何在大陸這樣做的香港記者和外國記者都應該遭到拘留和驅逐。

胡錫進出面認領付國豪的第二種可能性更讓人心生恐懼。假如胡錫進純粹是應政府的要求出面來認領付國豪,那麼付國豪究竟是幹甚麼的?聯想到中國官媒派出的許多駐外記者的真實身份早就令許多外國人猜疑,而付國豪又在現場對示威者進行近距離臉部拍攝,再聯想到當天人們在機場還發現另外的深圳公安人員混跡於示威人群,更加上近幾周來在示威中發現的其他警察和不明身份人士等等,人們不禁要問,中國政府的「有關部門」究竟在幹甚麼?

胡錫進介入付國豪一事對外披露了許多人們原來不知道的細節,引出了人們的許多懷疑,由此看來,胡錫進真的幫了中國政府的一個倒忙。無人不曉,在極權政府的治下,胡錫進只不過是一個工具而已,可能在機場遭受到不公正待遇的付國豪也是一個工具,只不過他們這一次真的做得漏洞百出,不小心暴露了或者是中共官方本身、或是拍馬屁的中共官方媒體參與攪亂香港的真實角色。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來源:RFA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