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國際財經 > 正文

經濟學家:人民幣破七投資人該如何?

8月5日,人民幣兌美元匯率創下2008年以來的最低點,離岸價跌穿了7.1,下滑到7.1114;外界普遍認為這是中共有意讓人民幣貶值,將其視為打貿易戰的一種手段。同日,美國財政部長史蒂芬‧姆欽(Steven Mnuchin)發表聲明,美國政府將中共列入“貨幣操縱國”。

讓人民幣貶值暫緩壓力卻讓投資人信心崩盤

美國UCLA安德森管理學院的經濟學家俞偉雄(William Yu)認為,中共當局放手讓人民幣兌美元貶破長久固守的7元心理關卡是“非常糟糕”的決定,因為貨幣貶值對中國大陸乃是“雙面刃”,優點可能只是讓出口貿易商喘口氣,減緩壓力,但卻會讓投資人長期以來建立的信心崩盤。

俞偉雄說:“目前表面上看不出來,但檯面下可能暗潮洶湧。很多外資都在將人民幣兌換成美元,中國大陸需要用更大的能量來阻止人民幣貶值。”他說人民幣破七的關卡,讓金融業者產生信心危機,對中國而言是“弊大於利”。

人民幣貶值也連帶使“港幣”受波及

據俞偉雄觀察,人民幣貶值也連帶使“港幣”受波及,而且港幣與美元的關係更密切。香港一直是亞洲的金融中心,也是中國對外的經濟窗口,但近兩個月以來香港發生的社會事件,導致越來越多外企產生危機感。

香港因有英國殖民時期留下的法制體系,對許多想和中國大陸做生意,但又不相信中國法律體系的外國企業來說,是一個很好的中介站,但現在因“反送中”條例而延伸的問題,讓香港逐漸失去這個優勢,“過去投資人對香港‘法治’的信心也受到嚴重打擊。”

結構性的改革本符合中國大陸長遠利益

觀察美中貿易2018年3月至今的衝突談判,余偉雄認為北京“玩得一手爛棋”。他認為美國政府提出的要求,對中國長期經濟發展而言是有益的:“這些結構性的改革都是中國經濟發展所需要的,當然短期會有些損失,但長期而言是好的。中共政府應該接受,但現在已經很困難,騎虎難下。”

據美國財政部規定,列入“貨幣操縱國”後未能在一年內採取適當政策糾正匯率和國際貿易盈餘的狀況,美國總統將採取進一步措施,包括拒絕該國得到美國海外私人投資公司(OPIC)融資;禁止該國參與美國政府採購;要求國際貨幣基金(IMF)加強監督;指示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USTR)在評估貿易協定或談判時,把匯率操縱的因素納入考量。

俞偉雄認為,自2018年3月22日川普總統簽署備忘錄後,美國就逐步對中共提出警訊與制裁方案,此次將中共列入“貨幣操縱國”只是再次重申美國政府堅定的態度,他說:“美國政府可以做的都做了,貼標籤的意義,大於實際懲罰。”

手中仍持有“人民幣”能換就換

俞偉雄提醒一般投資大眾,若手中仍持有“人民幣”能換就換。因為人民幣不會有更多的升值空間,但跌幅可能會很深。2015年以後中國大陸發生過一波資金外移潮,促使中共祭出嚴格的資金控管,他說:“如果沒有管制,會出來的錢會更多”,但無論是富裕的東南沿海城市或廣袤的西北地帶,成千上萬的中國人都在想方設法繞開政府對資金外流的嚴格控制。

俞偉雄表示,有些投資者會出於“慣性”的觀察,認為人民幣幾次下跌後會補漲。但這必須承擔很大的風險,或是因資金無法外移,改投資中國房地產,但這同樣必須承擔中國房市泡沫化的風險,他說:“在中國大陸做什麼投資都很困難”,他也呼籲在中國大陸的廠商不要再觀望,因為賺取巨額順差的時代已經結束了。

中國大陸已不再是投資、製造產業的好環境,俞偉雄建議若產品將銷售至美國,那就考慮在美國設廠。或是選擇中南美洲、東南亞國家:“如果有機會,早一點行動比晚一點好,可以搬出就搬出。不是說一定會發生,但要趁現在行動機會大一點。”

他說:“現在賣廠房,可能還有人會買,但之後很難說。”

川普建議習近平親自會見抗議者

香港抗議者和當局的對峙不見緩和,中共軍隊在深圳大集結的畫面在網路上瘋傳,令人們擔心中共是否真的會發起鎮壓行動。8月15日,川普總統發推,建議習近平親自和香港抗議者見面。他說:“如果習主席能夠與抗議者直接和親自會面,那麼香港問題就會有一個快樂和開明的結局。我毫不懷疑!”

俞偉雄也希望北京政府能用聰明、智慧、道德來處理現在的經濟危機,而且美方還是不斷給中共機會,如果中共拋出橄欖枝,拿出具體誠意改變,也還有轉圜餘地。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時方 來源:大紀元記者徐綉惠洛杉磯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國際財經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