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中國基建投資未出現反彈 超萬億專項債作用甚微?

截至7月,中共今年的專項債發行量超過16800億元,但中國大陸1~7月基建投資不增反降。有分析認為,中國經濟正在惡化,原有刺激措施已經不足以對衝進一步下行的壓力。

中國經濟惡化,原有刺激措施不足以對沖。

據中共統計當局最新數據,基建投資不增反降。中共為刺激基建投資,已經加大了地方債的發行,有分析認為,中國經濟有進一步惡化的跡象,中共目前的刺激措施已經不足以對沖。

中共專項債大幅增發但基建投資不增反降

據中共統計當局最新數據,1~7月基礎設施投資同比增速從1~6月的4.1%放緩至3.8%,為年內最低增速,這顯示基建投資不僅沒有反彈,反而還在下降。

在經濟下行壓力逐漸加大的背景下,為刺激基建投資拉動經濟增長,中共當局加大了地方債的發行。今年中國新增地方政府債務限額30800億元人民幣,其中專項債務21500億元,較2018年規模增加8000億。

據中共財政部數據顯示,截至7月底,新增地方政府債券25529億元,佔全年新增地方政府債務限額83%。其中,一般債券8667億元,佔93%;專項債券16862億元,佔78%。

在大幅擴張今年專項地方債發行規模後,中共在今年6月明確專項債可以用作重大項目資本金,意在刺激基建投資。不過,這項政策效果如何,似乎不被業內人士看好。

路透引述分析人士觀點說,當前的投資增速與經濟增速基本是匹配的,年內增發的專項債,是否足以提振信心、穩定社會投資的作用可能還需進一步觀察。

交通銀行金融研究中心高級研究員劉學智表示,“年初以來出台大量促進基建的對策,但目前來看效果不明顯。”

劉學智認為,由於基建投資基數已經很大,拉動基建投資的邊際效用減弱,基建補短板對基建投資增速的抬升幅度有限。

長江證券首席經濟學家伍戈稍早撰文稱,過去幾個月,中國大陸的製造業採購經理人指數(PMI)已持續在50榮枯線以下,穩增長的政策力度或將逐步增大。

他指出,儘管未來專項債券擴容、基建資本金比率下調、新一輪債券置換等或值得期待,然而,基建投資受到債務等約束,其抬升有些艱難但依然是趨勢。

自去年二季度,中國基建投資增速告別過去多年的兩位數增長,驟降至5%以下的個位增長、甚至下跌,成為拖累投資增速的重要因素。

太和智庫研究員張超表示,由於缺乏債務刺激,而且地方政府預期收入下滑,基建投資並未按照某些凱恩斯派學者預期的那樣持續發力。一方面,基建投放資金受限,在去槓桿的推動下,地方政府很難進一步舉債加槓桿來為基建融資;另一方面,“減稅降負”政策的出台使得地方政府收入進一步回落。

中共現有刺激政策已不足以對衝下行壓力的增加

路透報道認為,從中共官方最新出爐經濟數據觀察,工業增加值同比增速創下近17年半新低,需求低迷態勢明顯,加之消費和投資同比增速回落,顯示中國經濟下行壓力進一步加大。疊加外部面臨的不確定性,中共現有政策組合已經不足以對沖經濟下行。

彭博報道說,中國經濟放緩的勢頭中共官方本周陸續公布的關於投資、零售和信貸等數據中得到進一步的證實。

彭博首席亞洲經濟學家舒暢和彭博經濟學家曲天石認為,從中國大陸7月份經濟數據看,這預示將來可能會出現更糟糕的情況。

他們表示,中國國內需求仍然過於疲弱,失業率也出現上升跡象,無法吸收貿易戰帶來的外部衝擊。

麥格理證券駐香港中國經濟研究主管胡偉俊表示,“出口、基礎設施支出和房地產投資這三大周期性推動因素都在放緩,短期內可能會實施更多流動性寬鬆措施,例如下調存款準備金率,但這些措施不足以扭轉經濟形勢。

渣打銀行(Standard Chartered)經濟學家丁爽也表示,最新出台的數據表明,中國經濟面臨越來越大的下行壓力,而此前的刺激政策並沒有緩解這種壓力。

中共刺激經濟的效率已大幅降低。根據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去年發布的研究報告,2008年,中國大陸需要約人民幣6.5萬億元的貸款使名義GDP每年增加約5萬億元。而到了2016年,中國大陸需要20萬億元的額外貸款才能實現同樣的擴張。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時方 來源:希望之聲記者賀景田綜合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