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軍政 > 正文

微信在美國封殺言論 美聯社等受影響

中共當局對微信平台上的所有信息進行監控、收集、存儲、分析、審查和訪問。

中國社交軟體微信不僅在中國大陸進行信息審查,針對國際用戶,微信也在其內置瀏覽器中設置了網址過濾功能,導致用戶間發送的許多中、英文新聞網址無法打開。同時,微信對海外用戶採取越來越嚴厲的封鎖策略,將言論審查輸出到海外。

微信封鎖海外網站波及美聯社

大紀元測試發現,微信不僅在美國本土大量封鎖海外中文網站,包括美國之音中文網、自由亞洲電台中文網和法國國際廣播電台(RFI)中文網等外國政府資助的中文媒體。還包括部分英文網站,如《洛杉磯時報》網站(latimes.com),英國的《衛報》(theguardian.com)等。

還有一個例子是美聯社,其英文網站www.ap.org被封鎖,另一新聞網站www.apnews.com則可正常訪問。

美聯社(Associated Press)是美國最大的通訊社,也是世界四大通訊社之一。據美聯社官官網(ap.org)介紹,美聯社是一家獨立的非營利性新聞合作社,而(apnews)是來自美聯社的新聞網。

值得注意的是,在被封鎖的提示(Tips)頁面,顯示“已停止訪問該網頁”,“據用戶投訴及騰訊安全網址檢測,該網頁包含違法或違規內容。為維護綠色上網環境,已停止訪問。”

該頁面下方提供了申請恢復訪問(Request to Restore Access)、常見問題(FAQ)、查看規則(Rules)選項。

點開查看規則(Rules)鏈接,出現了中文版“微信外部鏈接內容管理規範”。點擊常見問題(FAQ),同樣指向純中文頁面。點擊申請恢復訪問(Request to Restore Access),頁面稱“如果網頁存在誤報或已修改,請申請恢復訪問”。點擊“申請恢復”,頁面則要求提交“身份證”、“手機號碼”、“ICP備案號”等。

Wechat國際版卻沒有提供英文版規則,被認為在開國際玩笑。而這種情況不只出現在對外部鏈接的管理上,在針對賬號管理的“微信安全”中同樣出現了中文版(如圖)。

Wechat國際版頻繁出現中文提示。

旅美經濟觀察人士秦鵬向大紀元記者分析表示,這說明封鎖是針對中文用戶、中國人的,主要是海外華人在使用微信,華人大部分人是不看英文媒體的。它屏蔽的主要是中文頁面,針對英文的很少,很可能擔心被起訴,所以故意引導到中文規則頁面。這不是國際笑話,而是說明它見不得人。

2016年,加拿大多倫多大學蒙克國際事務的“公民實驗室”(Citizen Lab)曾發布“一App兩制:微信如何區別審查中國及海外用戶”的研究報告。

報告中提到一個案例,2015年美國馬丁路德金紀念日,微信推出了一個臨時功能。如果用戶在聊天窗口中鍵入civil rights(公民權利),在屏幕上會降下動畫的美國國旗符號。此功能僅適用於美國的用戶,但卻被中國用戶意外啟用。

騰訊在中國大陸因這個錯誤受到批評,很快禁用了中國用戶的功能,並發表聲明:“微信走向國際化的道路並不容易……”。

針對此次微信封鎖美聯社等英文網站卻提供中文規則,秦鵬認為,微信的主團隊在大陸,跟不上國際的特點,很多東西只是給翻譯了一下。他們對國外一些細節的東西不太懂,考慮不到國外用戶或者來到國外用戶的需求。

“他不是考慮西方人的感受問題,他考慮的第一點是封鎖的問題。”他說。

微信2012年開始布局全球市場,但其海外市場前景並不看好。2013年,騰訊曾宣布微信海外註冊用戶破億,但此後這一數字鮮有更新。外界認為,一是海外即時通訊市場已被WhatsApp和Line等應用佔領,二是使用微信遭受的審查和隱私侵犯讓外國用戶忌憚使用這一平台。

微信封鎖海外用戶言論審查輸出國外

近來,微信對海外用戶採取越來越嚴厲的封鎖策略。而此前的加拿大“公民實驗室”的研究認為,關鍵詞過濾僅僅針對那些用中國大陸手機號碼註冊微信號的用戶。

原北京盈科律師事務所高級合伙人律師祝聖武向大紀元表示,去年他到加拿大後不久,他的微信號就被封了。還有幾個美國朋友的微信賬號也被封了,僅僅因為言論。微信和微博在歐美的言論迫害和言論審查和在中國大陸是一模一樣的,唯一的差別是他們不能在歐美綁架人。

香港反送中運動以來,微信被指啟動看影響力封殺模式。2019年8月16日,自由經濟學家夏業良的微信賬號(海外手機註冊)被封。夏先生向記者確認,他在微信同學群里轉發李嘉誠在香港報紙上的廣告頁面和“黃台之瓜,何堪再摘”等內容以及個人回憶往昔歷史事件和對同學的告誡。微信稱其賬號“涉嫌傳播惡性謠言”,夏業良對此表示不服。

我的微信賬號被封,大概是我昨天在初中同學微信群里發了以下幾條帖子: pic.twitter.com/sdItpnvFGt

—夏業良(@XiaYeliang) August17,2019

“華人反極權聯盟”創辦人關堯的微信最近也被封號,在國內的家人受到騷擾。他認為被封的原因不僅因為發送敏感內容,而是其微信號被重點關注。

祝聖武認為,微信和微博是比華為更為嚴重的威脅。微信在海外華人中的用戶數量非常多,把共產黨在國內實行的言論審查制度傳播到國外,一是傳播危權主義的政治模式;二是幫共產黨收集數據,進行間諜活動;三是幫共產党進行政治迫害的工具。

他指出,在境外微信和微博上發送的數據,最終都會匯入到共產黨控制的伺服器裡面。這些伺服器雖然名義上是微博和騰訊的名下,但實際上是共產黨控制的。

“它是一個巨大的情報渠道,比共產黨的檔案庫來得厲害。”祝聖武舉例說,浙江杭州的吳有水律師2013年註冊了一個微博賬號,發表了幾篇文章,後來那個賬號就被吳有水律師註銷了。沒想到共產黨找到他,說你這個賬號曾經發表過什麼什麼言論,危害國家安全,並被立案處罰。

“它可以檢索出迫害對象的所有言論。並且這些言論不會因為用戶的身份的變換或者賬號的註銷而消失,它一直會存在那兒,這是非常恐怖的。這種恐怖傳遞下去,就是每個人都希望自己在20年之後還能夠經得起共產黨的審查,這種壓力就非常大。”他說,“如果極端地想到現在說的話回到文革還能不能安全,絕對只能閉嘴。”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時方 來源:大紀元記者李新安採訪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