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好文 > 正文

戴耀廷:全球抗衡威權浪潮中 香港角色獨特

香港雖已成為中共治下的特別行政區,但仍能保持追求民主自由的心,在此關鍵時刻,港人能起來頂住中共專制統治之魔爪。在未來的一段日子,即使中共膽敢派兵鎮壓香港的民主抗爭運動,但怎也不能撲滅在香港的民主之火。香港會繼續成為中共政權刺背之芒,雖小卻有可能在未來日子帶來中國的變天。

在20世紀的最後數十年,可說是民主浪潮在人類社會的黃金時期,一個個專制國家成功民主化。因此,著名政治學家福山才會有人類已到了歷史的終結之說,就是他相信民主體制應是人類社會發展的最高峯。但踏入21世紀,全球卻出現專制回潮的勢頭。一些正朝向全面民主化發展的半民主體制或已是民主的體制,都出現停滯甚至倒退的現象。

全球影響力最大的專制政權,就是由中共領導的中國政權。尤其是透過經濟發展而積累起強大經濟力量之後,中共政權更積極把自己一套以專制統治帶動急速經濟增長的發展模式向全球擴散,抗衡歐美那套民主人權發展模式。

這套專制統治帶動經濟發展的模式,對第三世界的獨裁者極具吸引力,甚至一些民主基礎不穩的新興民主國家的政治領袖也想參考。即使一些民主制度歷史悠久的國家,亦想透過與經濟實力強大的中共政權維持良好的商貿關係而從中得益,有一段時間,即使看到中共政權在國內不斷打壓國民維護個人權利的行動,及把專制統治正向全球擴散,亦不敢得失中共政權,甚至卑躬屈膝。

在民主退潮及專制冒升的全球趨勢之下,想不到香港這一個還未民主化,且原先朝向民主體制發展的路徑已被中共封殺的地方,卻有可能成為自由民主世界與專制世界發生激烈交鋒的最前線,頂住專制力量進侵。

在之前,全世界的人,或許連很多香港人及中共政權,都以為香港只是一個經濟城市,全城的人都只懂向錢看。想不到在沒有人察覺下,在殖民統治時期已受西方文化所感染,並因資訊高度自由,孕育出一股非常強烈的民主訴求。這股爭取民主的抗爭力量由2003年的反23條運動,到2014年的雨傘運動,至現在的反送中運動,慢慢凝聚起來,雖被不斷打壓,反有更多港人明白民主對香港未來的重要性,顯得非常堅韌、多元及多變。

當全世界都懾於中共政權的強勢及霸權時,小小的香港雖只有700萬人口,卻不懼怕看來是非常強大的中共專制政權,現在仍是持續不斷及堅定地為守護香港核心價值而抗爭。

其實在上世紀70年代開始,香港在世界的格局下,早就有不一樣的位置。雖不是一個主權國,但香港在重要的國際組織有特別的位置,比中共政權更早已融入國際社會,過去亦為中共政權結束孤立重回國際社會作出過很大貢獻。當時的想法是若中共政權能融入國際社會,願意依從國際秩序的規則,那中共的專制統治會一步步改善,有一天能自由化,建立起民主人權的制度。

鎮壓不能撲滅民運之火

但想不到中共政權雖在過去40年經濟有長足的進步,但大家期望的自由及民主化並沒有出現,反在習近平的極權統治下變本加厲。香港雖已成為中共治下的特別行政區,但仍能保持追求民主自由的心,在此關鍵時刻,港人能起來頂住中共專制統治之魔爪。在未來的一段日子,即使中共膽敢派兵鎮壓香港的民主抗爭運動,但怎也不能撲滅在香港的民主之火。香港會繼續成為中共政權刺背之芒,雖小卻有可能在未來日子帶來中國的變天。

香港一直在國際社會是特例,過去是在經濟層面,現在會在政治層面發揮意想不到的作用。國際社會應緊密關注關注香港的情況,更要承認香港在這民主與專制之戰中的獨特角色。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蘋果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