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軍政 > 正文

北京經濟政治上連出昏招 作繭自縛 金融專家:人民幣倒了2幣種最安全

中國經濟全面衰退,而美國經濟走勢強勁,貿易戰背景下,全球資金追捧美元和日元,成為避險貨幣。內外交困之際,中共軍委副主席會見朝鮮軍頭,受到外界矚目。在貿易戰持續的衝擊下,中國經濟下行趨勢越來越明顯,越來越多的中小企業陷入困境。中共央行17日宣布,實施貸款利率市場化。分析師認為,對於國有大企業有利,對中小企業無用。阿波羅網特約評論員林禾分析,中共的新政策作繭自縛,將削弱中共統治的財政基礎,加速中共的潰敗。北京在經濟和政治上連出昏招。

周一19日,美國商務部宣布,華為另外46家子公司被列入實體清單,並將華為臨時通用許可證從2019年8月19日起再延長90天。商務部長羅斯做出解釋。

內外交困之際,中共軍委副主席見朝鮮軍頭

8月17日,中共軍委副主席張又俠在北京會見了朝鮮軍方總政治局局長金秀吉。

美聯社報道稱,中朝兩國高級軍事領導人在北京會面,雙方再次承諾加強兩國武裝力量之間的交流。

目前,中共正面臨著經濟不斷惡化、香港反送中運動,以及中美貿易戰、被美國列為“貨幣操縱國”等內憂外困的問題,朝鮮軍方總政治局局長金秀吉訪問中國,備受外界矚目。

時政評論員李林一對大紀元表示,中朝軍方公開互動,這並不常見。朝鮮最近接連發射導彈,而中共正處於內外交困之際,中朝兩軍高層此時會面,可能是中朝聯手做戲給美國看。

台灣金融專家:人民幣倒了,美元日元最安全

在中國經濟全面衰退之際,美國經濟走勢強勁,全球資金追捧美元,人民幣貶值趨勢似乎無法挽回。

圖說:李勝彥曾任中央銀行業務局長、台灣銀行總經理、輸出入銀行理事主席,目前為新光金控獨立董事。

《自由財經》8月19日報道,台灣金融專家李勝彥表示,最近全球很多國家貨幣出現貶值,有點類似1997年的亞洲金融風暴。當時,亞洲金融風暴由泰銖貶值開始,這一次是由人民幣貶值帶頭,很多國家的貨幣競相貶值,唯有日圓從100左右,升漲至現在105。天下世界亂的時候,資金有避險需求,日圓跟美元一樣,是避險貨幣。

李勝彥曾任中央銀行業務局長、台灣銀行總經理、輸出入銀行理事主席,目前為新光金控獨立董事。

李勝彥說,一個國家經濟的強弱會反映在匯率上。一般來講,經濟強的國家,它的幣值就會較強,經濟不好,貨幣匯率要強,那強不了多久就會完蛋了。

李勝彥表示,目前一段時間,全球各國都需要美元,因市場需求量大,美元當然走強,且聯準會7月降息並未大幅牽動走勢,匯率相對安全;同時貿易戰到最後還是需要美元,所以美元還是會延續穩定的走勢,至少不會貶值,在避險需求效應下,大家抱住美元比較好。

美國商務部將46家華為子公司列入“實體清單”

周一19日,美國商務部工業和安全局認定,華為技術公司另外46家子公司被列入實體清單中。

5月以來,商務部已經將跟華為有關的100多個人或組織列入實體清單。對華為這些子公司的新限制從8月19日起開始生效。

美國商務部長羅斯說,美國政府將延長對華為的購貨許可,允許華為從美國公司進貨,為現有客戶提供服務。

美國商務部新聞稿說,工業和安全局還宣布,根據出口管理條例,將延長臨時通用許可證,授權在涉及出口、再出口和商品轉移交易中,同受實體清單約束的華為及其非美國子公司具體,有限地接觸。鑒於持續的國家安全和外交政策威脅,臨時通用許可證繼續的目的是為全美國的消費者提供必要的時間,從華為的設備過渡。該許可證將從2019年8月19日生效,再延長90天。

羅斯向美國福克斯商業台表示,“再延長90天是對一些美國電信企業,包括一些業務依賴於華為的鄉村地區的企業更多的時間來解除聯繫。”

商務部的聲明說,在臨時通用許可證範圍之外,受出口管理條例約束的任何出口,再出口,或國內商品轉移,都將繼續需要工業和安全局依據拒絕批准推定政策審查後發放的許可證。

工業和安全局的使命是促進美國的國家安全和外交政策目標,確保有效地出口管制和條約遵守制度,推動持久的美國戰略技術領導地位。工業和安全局致力於防止美國原產產品支持大規模殺傷性項目,恐怖主義,或破壞軍事現代化計劃的穩定。

中共央行推行貸款利率市場化

在貿易戰持續的衝擊下,中國經濟下行趨勢越來越明顯,越來越多的中小企業陷入困境。

中共央行8月17日宣布,從8月20日(周二)起,貸款市場報價利率(LPR)將成為基準放貸利率,目的是降低企業融資成本。

中國中小企業企業受到經濟放緩的打擊最大,而中國與美國持續的貿易戰並未顯示出緩和跡象,加劇了人們對國內經濟進一步減速的擔憂。

中共官方7月經濟數據全線下跌,城鎮失業率上升至有記錄以來的最高水平,工業增加值增速放緩至逾17年來最低水平,此外,由於信貸需求下降,上月新增貸款大幅減少。

事實上,今年以來,中共央行已向銀行體系注入大量資金,以期降低企業融資成本,但銀行不願向民營企業放貸,這些流動性很少能流向規模較小的借款人。

路透報道,分析師表示,貸款市場報價利率只是銀行貸款定價的基準,實際貸款利率還需要在貸款市場報價利率的基礎上進行加減點產生,而這根本上仍取決於企業信用狀況、盈利水平等基本面的情況,均與貸款報價方式改變的相關性不大。

一國有大行人士表示,由於宏觀經濟下行壓力加大的同時,整體經濟風險水平正在變高,風險溢價也在增加,銀行貸款定價水平無法顯著下降。他預計,完善貸款報價機制不會讓實際貸款利率水平明顯下降,因為銀行會增加一個較高的風險溢價。

平安證券首席經濟學家張明亦表示,隨著宏觀經濟增速與企業盈利增速的下行,商業銀行給企業貸款的風險溢價的確在上升,這也會導致銀行在設定貸款利率時不得不進行更高的加成。

交通銀行金融研究中心報告指出,貸款市場報價利率新舊兩個機制,形式上的區別僅僅是定價的起點發生了變化,起點由貸款基準4.3%降為中期借貸便利的3.3%,這並不意味著貸款利率會整體下行1%。

新報價方式,可能對於資信等級高的大企業而言,有了與銀行更大的議價空間,而對於中小企業來說,銀行對於信用風險的擔憂是決定其融資成本的根本,並且貸款市場報價利率本身是對優質客戶的定價,並不能對中小企業貸款加點的幅度產生實質性約束。

分析:中共作繭自縛,消弱統治基礎

對此,阿波羅網特約評論員林禾表示,中共刺激經濟的任何政策都很難達到預期效果,原因在於中國經濟依然掌控在中共手裡,北京出台的一切措施都本能的傾向於國有企業,都在強化“國進民退”這個調子。中共央行這次利率改革也不例外。

林禾表示,目前中國經濟衰退的事實在中共官方數據中都得到證實,中共官方調查城鎮失業率從6月份的5.1%上升至7月的5.3%。中國中小企業承擔著90%的就業需要,就業率的下降顯示的是中小企業經營的困境,其境遇亟需改善。

但中共央行推出的這個“利率市場化”,其內在邏輯依然是讓國有大企業獲得更多的低價的信貸資源,對民企的擠出效應沒有弱化反而還有所加強。然而,國企經濟效益遠遠不如民企。

民企佔全民就業和稅收的,按中共中央統戰部副部長冉萬祥2017年所說現在我國的民營企業近2500萬戶,它的作用和貢獻可以用五個數字來概括,就是“56789”,“5”就是民營企業對國家的稅收貢獻超過50%。“6”就是國內民營企業的國內生產總值、固定資產投資以及對外直接投資均超過60%。“7”就是高新技術企業佔比超過了70%。“8”就是城鎮就業超過80%。“9”就是民營企業對新增就業貢獻率達到了90%。

如今,中共央行推行貸款利率市場化,本意是應對中美貿易戰,但起到結果反而是使民企的弱勢財經地位受到進一步打擊,結果就是中共作繭自縛,進一步削弱稅收,減小就業機會,降低高新技術的提升,反而削弱中共的總體財力,削弱中共的統治基礎,加速中共的潰敗。這和中朝高官會面加強關係一樣,都是連出昏招。

只要中共體制存在一天,中共的措施將一如既往使中國經濟繼續朝畸形的方向發展,國進民退將會愈演愈烈。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來源:阿波羅網陸凡客綜合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