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人物 > 正文

龔楚將軍:游擊戰十六字方針被剽竊 其實是朱德提出的

游擊戰術,朱德提出以下各點:(一)敵進我退:當敵軍向我進攻時,其兵力必多倍於我,且其銳氣正盛,我軍應主動撤退,保存實力,待機轉移攻勢。(二)敵退我追:敵軍撤退時,其銳氣已減,我軍應主動追擊,相機消滅其一部份兵力,打擊其士氣,積小勝為大勝。(三)敵駐我擾:敵軍宿營時,我軍即以小部隊於夜間輪迴襲擊敵人,使敵軍無休息之時間,以疲憊敵人,造成對我有利之形勢。(四)敵疲我打:當敵軍陷入疲憊狀態,我軍有可乘之機,應即集中兵力,主動進攻,以殲滅敵人。

四、紅四軍整編

紅軍整編問題,原決定編為三個師,但會議時沒有郴州、宜章、耒陽各縣黨的負責同志參加。前敵委員會於第二天召集各縣黨政負責人開會討論,由毛澤東報告會議經過,徵詢地方同志的意見。當時耒陽、郴州兩縣負責同志均提出反對,他們認為赤衛隊只能暫時在資興、酃縣、永興等縣地區打游擊,策應紅四軍作戰,將來一有機會即須返回原籍各縣游擊,以領導工農鬥爭。宜章的獨立營及赤衛隊只願意編入廿九團。水口山工人武裝即願意加入廿八團。各縣負責人並強調:若前敵委員會強迫改編,則必招致不良後果。毛澤東當時垂頭喪氣,一言不發。朱德是精兵主義者,他倒同意各縣負責人的意見。我對原案本來就不同意,我覺得赤衛隊必須保留,分路游擊,以發動群眾鬥爭。因而提出:耒陽、郴州兩縣赤衛隊可各自整編為一個獨立營,宜章獨立營歸併二十九團第一營,因廿九團第一營戰鬥損失較大,亟須補充,宜章赤衛隊除保留一個中隊以掩護宜章眷屬外,分別補充二、三營,水口山工人武裝交廿八團由王團長編配。

毛澤東雖很不滿意,但又不能強迫改編,他站起來說:“這次改編可照各位的意見進行,但各位須要明白,我們是革命者,紅四軍是現時中國主要革命武裝隊伍,應以加入紅四軍為榮。你們部份同志的反對意見,完全是農民意識,地方主義在作祟,此後必須要糾正”。

他的話講完後大家也就散會。

是晚前敵委員會再開了一次會議,討論整編的具體辦法。

毛澤東首先報告,他說:今天我徵得宋喬生同志的同意,水口山工人武裝願意與工農軍第一師合編,請各位就各方意見提出切實可行的辦法。

朱德宣布:耒陽赤衛隊約有壹百人自願加入廿八團,此外可照今天上午的會議整編。當時決定的具體辦法如下:

關於部隊編配辨法:

(一)廿八團由耒陽及各縣自動參加的赤衛隊補充。

(二)廿九團由宜章獨立營與該團第一營合併。

(三)工農軍第一師改編為卅一團,並將王佐、袁文才兩部及水口山工人武裝並編。

(四)宜章赤衛隊,除編一個宜章縣獨立中隊,負責掩護宜章縣老弱眷屬外,其餘補充廿九團第二、三營及團直屬部隊。

(五)郴、耒兩縣其餘赤衛隊,由各該縣黨政負責人整編為獨立營,以利訓練作戰。

(六)另成立一個軍士教導隊,由各團及各縣選送優秀分子,以造就初級軍事幹部。

關於人事決定:

(一)紅四軍軍長朱德,黨代表毛澤東。

(二)廿八團團長王爾琢,黨代表陳毅。

(三)廿九團團長鬍少海,黨代表龔楚。

(四)卅一團團長伍仲豪,黨代表何挺穎。

以上整編計劃,立即實施,並限一天完成。廿九團整編後的人數達二千人,士兵成份除少數是廣東樂昌籍外,百份之九十八是宜章工農分子,充滿散漫的自由主義的作風。幸連長以上的軍官,大多數是黃埔軍校及湖南講武堂出身,亦多為宜章籍,對於管理與教育方面,他們努力逐漸推行,官兵關係尚稱融洽。

五、戰略與戰術的研討

紅四軍既已編組完成,今後的戰略和戰術問題,必須加以研究,以適應今後的作戰環境,曾由前敵委員會召集了一次擴大會議,各團、營長及黨代表均出席參加。

毛澤東在這次會議上,作了一個戰略性的報告。闡述了當前革命鬥爭的形勢:“中國革命自南昌暴動、廣州暴動失敗後,整個中國已由帝國主義的走狗——軍閥——所控制,但爭奪中國這個殖民地的不是一個帝國主義,而是有很多個帝國主義,他們各自唆使他們的走狗——軍閥去爭奪地盤,以擴張他們在中國的勢力範圍。因而中國的軍閥就不斷的在混戰中,此起彼落,永無間斷。這樣就給我們的革命力量有創建割據地及生存和發展的機會,但軍閥的內戰有時會停止,有時又會緊張;我們也就必須要有正確的政略和戰略方能達到生存和發展的目的”。

接著他又說:“現階段的革命,主要是軍事鬥爭。沒有軍事的勝利,就沒有政權的存在。但在經常情形下,敵人的軍隊數倍或數十倍於我們,我們以極小的軍隊力量和龐大的軍隊力量作戰,要有另一套作戰的戰略和戰術方能戰勝敵人。於是他就提出原則性的意見來請各人討論。

(一)我們隨時隨地都要發動群眾,武裝群眾,配合紅軍作戰,使戰爭的性質成為人民戰爭。

(二)我們在有敵情顧慮時,須集結兵力,準備於敵人進攻時,擇其弱點,實行主動的進攻,以速戰速決的方法消滅敵人。這可以稱為:戰略持久戰,戰術速決戰。

(三)如敵人的兵力過大,我們沒有戰勝把握時,以旋磨打圈的戰術,與敵周旋,他去東我去西,選擇其弱點打擊之,或擾亂其後方。

(四)敵軍內鬨,敵情不緊張,我們的紅軍就分散開來做群眾的工作,波浪式的擴大我們這個以井岡山為中心的根據地,進而推及一省而至完成建立全國的革命政權”。

接著是朱德發表意見。他說他同意毛澤東同志的意見,我們的革命事業準備長時間的進行,所以我們就要與敵人進行持久戰。但與敵人作戰時,要以最堅決的行動迅速解決敵人,使敵人增援不及,所以稱為速決戰。我們以少數兵力,劣勢裝備和人數眾多裝備優良的敵人作戰,要採用游擊戰來配合運動戰。游擊戰術,他提出以下各點:

(一)敵進我退:當敵軍向我進攻時,其兵力必多倍於我,且其銳氣正盛,我軍應主動撤退,保存實力,待機轉移攻勢。

(二)敵退我追:敵軍撤退時,其銳氣已減,我軍應主動追擊,相機消滅其一部份兵力,打擊其士氣,積小勝為大勝。

(三)敵駐我擾:敵軍宿營時,我軍即以小部隊於夜間輪迴襲擊敵人,使敵軍無休息之時間,以疲憊敵人,造成對我有利之形勢。

(四)敵疲我打:當敵軍陷入疲憊狀態,我軍有可乘之機,應即集中兵力,主動進攻,以殲滅敵人。

以上四項游擊戰術十六字訣,若能靈活運用,可以制敵致勝。在作戰中我們還要特別注意的是:我們的械彈補充,要取之於敵人,無論在任何環境作戰,不能浪費一顆子彈,丟掉一桿槍。為了保證這項要求切實執行,朱德主張每班步兵配兩名梭標手,既可用梭標衝鋒肉搏,以補救我們刺刀之不足,又可奪取敵人的槍彈以武裝自己,並且要奪取更多的槍彈武裝人民。

我覺得朱毛兩人所提出的戰略戰術理論,都非常正確,甚感快慰。我又根據我自己的經驗和理想,提出了二點補充意見:

(一)猛打猛追:我軍於進攻敵人,投入戰鬥時,必須立即以勇猛堅決的精神,施行衝鋒,發揮最高的威力以壓倒敵人,迅速解決戰鬥;敵人退卻時,必須絕無猶疑的猛烈追擊(包括戰場內與戰場外)使敵人無喘息的機會,一鼓而殲滅之。

(二)飄忽無常:我軍為求得主動,無論進攻敵人或避開敵人進攻,均須行蹤飄忽,出敵不意,乘敵之虛,避敵之實,處處尋敵弱點,而施以堅強之攻擊,以短促之時間解決戰鬥,旋即迅速撤退,以保障已得的勝利。要能做到飄忽無常,必須經常明了敵情(番號、數量、裝備、動態、主官姓名及其特性)根據敵情來決定自己的行動與計劃,並要使自己的行動計劃,能絕對機密和迅速,這是最重要的先決條件。

經過一番熱烈的討論和闡述之後,會議便告結束。紅軍的戰略戰術,從此就奠定了基本原則。

六、紅軍的黨組織及黨代表制度

紅四軍自成立後,一直都忙於作戰及群眾工作,對於黨的組織未加整理,過去廿八團只有一個黨支部,由陳毅任書記,廿九團在宜章時成立一個支部,由我任書記,黨員只有三十八人,整編後,自應從新調整。至於黨代表制度,只有團級有黨代表,其餘營、連均付缺如。為了加強軍中黨的領導工作,前敵委員會特為此召開了一次會議,出席有:毛澤東、朱德、陳毅、王爾琢、何挺穎、龔楚。

開會時,毛澤東指出:廿八、廿九兩團黨的組織太不健全,黨代表制度,亦未真正建立起來,為了加強黨在紅軍中的領導,必須健全黨的組織及建立黨代表制度,方能負起今後鬥爭任務。毛澤東報告後,便由各人報告各部黨的組織情況。陳毅報告廿八團的黨務,廿八團在一九二七年十月於上猷縣鵝形時已組織了一個支部,黨員有八十餘人,幾個月來雖有新來的同志,但亦有戰鬥死亡,現在約有九十餘人,正準備成立團的黨部,但因工作太忙,尚未實施。

龔楚報告廿九團黨的組織狀況,廿九團支部在今年二月初旬成立於宜章,當時只有黨員十六人。近三個月來部隊不斷的擴大,宜章青年團支部書記胡世健同志等十八人參加了紅軍後,均已轉為正式黨員,胡少海團長亦已在宜章時正式加入黨,現在全團黨員有三十八人,尚有新參加的地方同志還未登記,正在準備辦理及調查中。對於黨的組織生活,仍能利用時間開小組會議,約半個月舉行一次,支部黨員大會則久未舉行。

何挺穎報告三十一團黨務,略云:卅一團原有黨員百多人,現在新加入的水口山工人赤衛隊黨員人數,尚待調查登記。但在改編前已有師黨委,各連亦有支部,黨的生活亦頗正常。

各團黨代表報告後,朱德便起立講話,他的態度非常嚴肅,略謂:過去我們天天只顧打仗,忽視了黨務工作,這是我們過去最大的缺點,今後負責黨務工作的同志,必須特別注意,飯可以不吃,黨務不能放棄,我們幹革命,全靠黨的領導,黨的工作不好,革命就沒有成功的希望,今後我們應該怎樣做,請毛澤東同志提出具體意見,我們照辦就是。

毛澤東接著就提出以下的具體意見:

甲、關於黨的組織問題:

(一)連成立支部,由連黨代表兼任支部書記。

(二)營部成立特別小組,直接受團黨委領導。

(三)團成立團部黨委,由團黨代表任書記。

(四)軍成立軍黨委,由陳毅同志代理書記。

乙、關於黨代表問題:

(一)連設連黨代表。

(二)營暫不設黨代表。

(三)團設團黨代表。

(四)軍設軍黨代表。

各級黨代表的職權:監督軍事主管官一切行為,並領導黨的一切工作及貫徹黨的一切主張。

毛澤東報告後,大家都對他的建議,並無異議的一致通過了。

會議結束後,紅軍初期黨在軍中的代表制度,便照此實施。

七、紅軍官兵的新任務

紅軍官兵的任務,首先要談的是紅四軍士兵的成份質素。第廿八團大部份是葉挺廿四師的士兵,這部份士兵雖是職業軍人,但多數是武漢工農份子參軍,另一部份是國軍許克祥的俘虜及湖南農民。第廿九團的士兵是宜章農民,第卅一團的士兵是武漢警備團的士兵及湘東的農民。一般來說:他們的文化水平都很低,但革命精神甚佳。

過去士兵的工作,是受訓和作戰,但這時就不同了,他們除了作戰和受訓之外,還要去發動群眾,組織群眾,指導群眾怎樣分田地,怎樣組織工會、農會,怎樣建立蘇維埃政權,怎樣組織工農赤衛隊,甚至負責訓練他們怎樣作戰,怎樣對付白軍(國民黨軍隊統被稱為白軍)怎樣偵察敵情,怎樣與紅軍連絡等等工作。

這一連串的新任務,大多數士兵都樂意去做。為了使士兵能夠負起這些緊重而複雜的任務,我們發動識字運動,並進行群眾工作的訓練。

識字運動實施的方法,是每連選出文化水平較高的士兵一人至三人,利用一切可能的時間,分班教育,但當時缺乏紙筆,我們便用樹枝燒成炭條(柳枝最好用)在地上寫字,或用柴枝在沙土上寫字,解決了缺乏紙筆的困難,亦逐漸的提高了士兵的文化水平。同時講解接近群眾的方法和方式,使士兵認識軍民合作的重要性。

對於官佐的教育,我們經常開討論會,分別擬定軍事、政治、群眾工作等各項問題,於晚間進行討論,以提高他們的知識水準。

經過了一段時間之後,他們學會了各種工作和宣傳方法,於是他們不僅是上佳的戰鬥員,而且是堅強的群眾工作隊、宣傳隊。

廿九團的官兵在群眾工作上,成績很好,因為他們全是經過組織鬥爭的工農會員,對於學習群眾工作駕輕就熟。我記得我們在蓮花、酃縣各地的時候,以十天至半個月的時間便將廣大地區的群眾工作做好。特別有一次在酃縣到郴州的路上,為了爭取一家農民為交通站的事。因為那個地點只有三家人,又在大路邊,地點適中,那時我們在十都,我派了一個連在附近工作了四天,要他們完成這個任務。開始的時候是發動農民分土豪的穀米財物,但他們不敢。我們派士兵挑了一百斤穀子及豬肉送給一家人家,他們也不敢要。正在毫無辦法的時候,一個士兵同志便向連的黨代表彭嚴說:這家農民有男女六口人,家裡很窮,他們不肯收穀子的原因,一定是怕人家知道,將來會受土豪的追究,不如待我在夜間送上,相信他們會接受。

彭黨代表同意他的計劃,便派了一班士兵於深夜送了二百斤谷及廿斤豬肉給這家農民,果然那家人很歡喜的接受了。經過了他們的宣傳和教育後,這家農民後來便成了我們很好的交通站。報告敵情和送信,又快捷又確實。

在幹部方面的例子:廿九團的一個連長陳光,他原是宜章獨立營的連長,並非軍校出身,文化程度很低,但由於他作戰勇敢,勤於學習,勇於任事,所以該營編入廿九團後,仍給他充當連長,以後他在中央蘇區紅軍突圍前已升任十五師師長,解放戰爭時期已升至兵團司令員。似這種例子很多,足以證明紅軍官兵的教育和訓練工作十分成功。

紅軍官兵所擔負的任務雖然艱巨,可是他們擔負的任務越多,進步即越快,因為這刺激起官兵的進取心和向上心,使他們永遠不甘居後。

八、紅軍的待遇與補給

紅軍的待遇,在湘南時官兵平等,每月一律發十二個銀洋,糧食全部購買。士兵的生活過得很好,他們每月發餉後,多能送幾個大洋給家人。當時三個大洋可買一百斤糙米,因此農民都喜歡參軍。我們的經費是由廣東出發入湘時,帶來一筆范石生髮給的現金,經過仁化縣城又籌了幾千元,在坪石消滅許克祥部之後,擄獲更豐,足敷支持五個月的經費。

退出湘南,進入寧岡山區以後,官兵多了一倍(包括三十一團),存款已將用罄,如何補給便成為當時嚴重時問題。

前敵委員會曾為此開了一次會議。決定全部糧食由沒收富戶存糧補給,每日每人發給五分菜錢(每月二元五角),每月每人發給零用錢二元。又為長遠之計,規定紅軍勢力所控制的地區,分了田的農民按每年生產收穫糧食總額的百份之十五繳納為軍糧。各部隊分散工作打土豪所搜獲的現金及豪紳地主的罰金,一概繳交軍部統籌辦理(羅霄山脈中段蘇維埃政府成立之後便依此而行。)

這個辦法決定後,通令各級黨委,發動全體黨員在群眾中起領導作用,並向非黨員解釋,然後由各級主管官及黨代表向官兵宣布,由六月份起開始照新規定待遇實施。官兵的反應初期尚有少部份認為待遇太薄,表示不滿,但經過短時間後,也就無怨言了。

官兵的伙食由士兵自己輪流派人採辦,每逢到白區打土豪時,他們就可將伙食費節省下來,因此,每月的伙食費便有剩餘可分,這樣他們就可以有較多的零用錢。當時的物價低廉,一角錢可買半斤豬肉,或十二個雞蛋,他們的營養並不算壞,與一般農民比較生活還好得多,待遇雖薄,他們亦感滿意。

官兵開小差(逃兵)的現象幾乎沒有,除了有些農民思家觀念太重,請求離隊回家之外,沒有私自逃跑的事情。

服裝的補充較為困難,多數士兵都穿著普通的工農服裝,有時在打土豪時遇有適用而又需要補充時,他們就向黨代表要求發給,這樣,也暫時解決了一部份衣服問題。

這是我離開紅四軍之前的情形。在我離開之後,朱毛對於軍服的補給,即逐漸改善,但零用錢就每月只發二元。

紅軍的給養儘管有困難,待遇菲薄,但並不影響戰鬥意志,因為有黨的組織監視,同時又怕被白軍捉去殺頭,回家又怕被豪紳地主報復,故生活雖艱苦亦只有繼續堅持下去。

九、軍隊民主與士兵委員會

紅軍中最突出的措施,是在軍隊中推行民主制度。它的內容:待遇平等,經濟公開,廢除軍閥制度打罵作風,推行自動自覺精神遵守紀律,以生活檢討、工作檢討、來糾正個人的錯誤及表揚個人的成績,用教育方法來推動工作的積極性和生活的紀律化。

檢討會大約是每個星期舉行一次,每次作戰後亦必開檢討會。這種檢討會,由全體官兵混合分組舉行,士兵在檢討會上可以批評,檢討每一個士兵,而且可以批評和檢討每一個官長,受批評者得申述理由,經過檢討以定其情節輕重,由連長、黨代表予以適當的處分。處分的方法,有勸告、警告、做苦工等,犯錯誤嚴重者,呈報上級處置。

這就是所謂軍隊民主的內容。

士兵委員會,是為了實現軍隊民主而組成,以連為單位,由全體士兵大會選出五人至七人為委員,組成委員會。任務是推行民主制度,監督連內日常生活事務;如採購伙食,管理公共衛生,稽核連內經費開支及監察官兵生活實況……等,以保障民主制度之實施。

自軍隊民主推行以後,紅軍內部發生了很多問題,主要的是:連以下幹部及士兵對上級發布的命令,常常不切實執行,甚至發生反抗事件。他們要求上級一切行政措施,甚至軍事決策均須以“民主集權制”由下而上的經過討論決定,然後再交由上級頒布及監督施行。

在待遇平等的口號下,他們批評朱、毛及部份上級負責同志,吃好,穿好。他們並反對官長騎馬,認為這絕不平等,為了諸如此類的大小事情,經常鬧情緒。

毛澤東為了上述事件,曾經在黨內展開反極端民主主義及反對平均主義的鬥爭。以後情況雖有改善,但仍不免常有不愉快的事件。

待至一九三〇年以後,士兵委員會的組織就取銷了。但戰後討論會及生活檢討會,學習檢討會,即在閩贛蘇區時期仍有舉行,這兩種會議對於作戰經驗的獲益和生活學習,均有幫助,發揮過極大的作用。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東方白 來源:龔楚將軍回憶錄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